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丹师剑宗 > 第一千九百七十八章 天级剑法

第一千九百七十八章 天级剑法

手机阅读

第一千九百七十八章 天级剑法

他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蹬蹬蹬连番后退。

直到退出了剑碑通道,这才停了下来,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一脸的惨白。

“怎么了?”

苍鹭长老吃了一惊,立刻给陆尘体内灌入内气。

良久过后,陆尘才缓过气来,道:“这一层的意境是重,而力量正好就是我的短板。

长老,咱们偃月书院有没有能够炼力的地方?”

“炼力。”

苍鹭长老沉吟,道:“倒是有这个地方,是一方沼泽。

沼泽有十丈深,你在越深的地方呆的越久,身体承受的压力就会越大。

通过这种方式,便可以提升你的肉体力量。

但是以你的境界进入,只怕稍有不足。

沼泽里面没有天地灵气,而且淤泥深陷,身体毛孔几乎都要被堵塞。

你必须掌握到用丹田和经脉自主呼吸,才能够在里面修炼。

要不然,就会把自己溺死。”

“丹田呼吸,长老说的是胎息吧。”

陆尘思考道。

苍鹭点头:“就是胎息,至少得原力境才能领悟。”

陆尘点头,表示明白。

原力境,此境界的意思,就是向天夺命。

修炼到原力境,便会寿命提升。

一重一甲子!

一甲子,就是六十年,

意思就是原力境每提升一重,便能提升六十年寿命。

九重,那就是五百四十年寿命,超脱凡人之上。

话说回来,原力境为什么能够如此长命?

便是因为他们不再用嘴和鼻子呼吸,而是使用了内呼吸,胎息。

胎息,就好像是胎儿一样在母亲的肚子里,不会受到尘世间的污染,寿命也会越长。

换言之,胎息就是原力境的标志。

他陆尘想要进入那重力沼泽修炼,就得先突破到原力境,掌握胎息!

“我明白了。”

陆尘沉吟片刻,忽然站起身来,道:“长老,咱们去望气塔吧,我想去那里提升修为。”

苍鹭一怔,接着点头道:“也好。

看来这第五层的重之一字,对你来说比较艰难。

你需打破这个短板,方能更上一层楼。”

说着,他就要带陆尘下楼离开。

这时候,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好从楼下走上。

“苍鹭长老。”

这青年桀骜一笑,也不拱手,就淡淡招呼一声。

而紧跟着,他面色一冷,看向了苍鹭身后的陆尘,道:“又是你,你是苍鹭长老的跟屁虫吗?”

“原来是袁凌志师兄。”

陆尘微微一笑,道:“师兄别来无恙。”

“自然无恙,倒是你,被人打了么,一脸苍白,气息紊乱。”

袁凌志讥笑道:“不会是跑来逞强,想要通过第五层吧。

你也不看你是什么境界,稍有一点儿天赋,就张狂到要上天不成?

前四层你通过了没有,就想一蹴而就,当真无知!

没有被剑碑通道碾压死,这都是你的运气。

哦不对,肯定是苍鹭长老救了你一命,要不然你必死无疑。”

“袁凌志师兄说得对,不知道师兄走到了第几层?”

陆尘并不生气,而是好奇问道。

袁凌志傲然一笑,道:“我自然远胜于你,第六层!”

陆尘讶道:“第五层师兄居然通过了,这一层有极强悍的重力大剑,师兄是怎么通过的?”

“呵呵,你想知道?”

袁凌志促狭一笑。

陆尘见状,立刻摇头道:“算了,师兄不愿意说,我就不打扰师兄。

不过我估计,师兄只怕用的是入微,以巧破力是吧。”

袁凌志表情一僵。

陆尘立刻明白,自己猜对了。

其实面对此层那强横的重力大剑,用入微境界来以巧破力,绝对是一个好方法。

但是,这个方法只是取巧,并不会给人带来任何好处。

如果用这种方法通过了剑碑,那哪怕你走到了最高一层,也没什么意义。

剑碑通道,是一种考验,也是一种磨练。

只有踏踏实实通过了考验,才能让自己走向更高的境界。

就比如自己之前在前四层,就是因为多思多想,才领悟到了剑气领域。

若是不这么做,而是仅仅依靠入微大成,自己岂能有所提升?

要知道若是依靠入微大成,这第五层的重力大剑对自己来讲,也只是随手可破。

但是自己偏偏不愿意这么做。

为什么呢?

答案很简单:只为习得更高深的剑道!

想到这里,陆尘不禁摇头暗叹。

这个人能够上到第六层,仅仅只是为了虚荣而已。

而正因为他没有真正打通第五层,这才导致他无法走上第七层。

虽然陆尘还没有上过六层七层,但他已经将袁凌志看破了。

此人天赋尚可,但骄傲太甚。

如果不有所改变,那毕生成就有限。

“师兄,我建议你将第五层再走一次。

这一次不用入微,而是用力量和剑碑通道硬碰硬。

我想,你应该会有所收获。”

下楼的时候,陆尘随口提醒一句。

虽然袁凌志这人并不怎么讨喜,但是好歹也是宗门的剑道天才,也和自己没有仇怨。

自己提醒他,正好也能通过他检验一下,看看自己的想法对还是不对。

然而,袁凌志讥讽一笑,道:“你连第一层都通不过,也好意思来指点我?”

说罢,扬长而去。

陆尘淡笑一声,对此不以为意,道:“长老,我们走吧。”

苍鹭长老却是定在原地,两眼灼灼的看着陆尘,道:“袁凌志不听你的,只怕会后悔。”

“那倒不会,只要我走上了第七层,袁凌志自然会回过头来思考我的建议。”

陆尘淡淡道。

苍鹭闻言一笑:“说的也是。

不过你要上第七层,只怕还要好久。”

“那也不一定。其实我有特殊的领悟胎息的法门!”

陆尘说着,神秘一笑。

“哦?”

苍鹭长老讶然,将信将疑:“当真如此,那我就要提前恭喜你了。”

陆尘大笑:“长老,你就等着给我拿天级剑法吧!”

"偃月书院,望气塔。

陆尘蹭在苍鹭长老身后御风而行。

在众人的注目下,他们缓缓落下。

“居然要让长老亲自送过来,这人是谁?”

似曾相识的议论声在四周响起。

望气塔周围迅速变得吵闹起来。

苍鹭长老道:“都让开些。”

他身上真气吐出,说话间就让前面的人自动分开,留出一条通道。

“走吧。”

苍鹭拉着陆尘,迅速走进了望气塔中。

这时候,外围的人们才靠拢起来,羡慕嫉妒恨道:“居然要让长老亲自送,还不用排队,凭什么?”

“就凭人家是剑道天才,有本事你也去修炼剑道。”

“我又没剑道天赋,修炼剑道只会浪费时间。”

“那你就自认倒霉吧。”

几人嘀嘀咕咕,相互抱怨。

不过他们再抱怨,也无可奈何,只能忍着。

偃月书院现在的情况就是如此,谁也没有办法。

而在外面众人吵吵闹闹的时候,苍鹭长老将陆尘带到了第一层比较靠南的位置。

他指了指身边的房门,道:“在望气塔,直线境的望气室只有九间,每一层一间。

你要想上到最高层,就得打败里面的对手。

你看这房门,有一个掌印。

你将手掌放进去,就会给里面放出一个信号,代表你要挑战。

等里面的人有了空闲,便会出来和你战斗。

败者,离开!”

陆尘问道:“那如果里面的人一直没有空闲呢?”

苍鹭长老笑道:“没有空闲,他也得停下来。

因为给他的时间,最多只有十二个时尘。

一旦他经历了一次日出,吸纳了一次鸿蒙紫气,就得出来迎战。

如若不然,望气室会发出警告,将他标记,取消他至少一个月的入室机会。”

“标记……”

陆尘忽然凑到长老身边,低声道:“长老有没有听过可以标记人的气雾?”

“你中标了?”

苍鹭长老一怔。

陆尘点头。

苍鹭不禁苦笑道:“你可真能折腾,还能遇到用标记气雾的人。”

说着,他右手拍到了陆尘身上,用真气扫荡陆尘全身。

陆尘心头猛地一紧,迅速运用内气抵抗。

他是怕被苍鹭发现了自己丹田的异常。

苍鹭并没有多想,而是笑了声道;“紧张什么,我还能吃了你不成……”

正说着,他面色猛地一变,道:“标记液,不是标记气雾,你被谁用标记液标记了?”

苍鹭右手一抓,将陆尘身上的衣衫扯了过来。

接着真气震动,一滴液体就被震了出来,被他用玉盒接住。

陆尘见状,惊讶无比,道:“我什么时候被这标记液标记了?”

他皱着眉头,思虑片刻,叫道:“唔,我明白了。

是紫云山庄的丫鬟。

难怪我会被他们找到,就是因为那时候被标记了。”

“什么!?”

苍鹭大惊,疑惑道:“你之前不是说和那丫鬟聊了聊吗,怎么会被她标记了。

她标记你干什么,有什么企图?”

陆尘连忙解释:“是另一个丫鬟,那丫鬟心术不正,想要杀我。

而那个叫甘霖儿的是个好人,想要救我,便和我一起出手杀了对方。”

“居然如此。”

苍鹭将信将疑。

总觉得陆尘有什么隐瞒,但是又不觉得陆尘会有什么坏心思。

大概这就是人家陆尘的机缘,而他有所收获,害怕节外生枝,便不愿意说出来。

如此想着,苍鹭也没有去过分纠结,就道:“标记液给你消除了,你有兴趣拿去自己研究。”

说着,将手中的玉盒送给陆尘。

陆尘连忙接过:“多谢长老。”

苍鹭提醒道:“标记液这东西,用真气或是精神力都可以检查出来。

你多练习一下精神力,也免得被人标记还茫然无知。”

“是,长老!”

陆尘感激点头,心头暗道,等精神力恢复差不多了,自己也就把身上的标记气雾去掉。

虽然依靠苍鹭长老,也能瞬间帮自己拔除标记气雾。

但是陆尘总怕丹田上的异常被人发现,小心翼翼,不愿意被人用精神力和真气查看。

要知道就刚刚那么一瞬间,便把自己惊得半死。

好在苍鹭长老人品高尚,没有趁机在自己身体里暗查,让自己躲过一劫。

接下来的时间,陆尘不停地咨询苍鹭长老,了解偃月书院的一草一木。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