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爱上千年老妖 > 633.第633章 相信自己最爱的人

633.第633章 相信自己最爱的人

手机阅读

夜玄离难以相信的盯着苏青的而脸上,想从她的脸上看出一丝别的什么,想从她的脸上看出除了冷漠还有些什么剩余的东西。

但是………可惜,他什么都看不到,完完全全什么都看不到。“军长,恭喜你,夫人有喜了!”军医放下听诊器,一脸祝贺的表情看着夜玄离。

躺在床上的苏青开心的摸了摸自己的小腹,怀孕了,有

“恭喜你,军长!”

“恭喜你,拉开了窗帘,外面的光芒瞬间全部都灌了进来,照在他完美的五官上,苏青穿上了鞋子,忍着不适,一步一步的朝着夜玄离走了过去,伸手轻轻的从夜玄离的身后抱住了他,“怎么?有宝宝了,你不开心吗?”

“………”夜玄离深吸了一口气,转过身反手抱住苏青,靠在她的肩头上,闭上眼,眼泪猝不及防的掉了下来。

第一次感觉到了生命的无奈,无奈到了极点。

他伸手快速的擦过眼泪,已经不想让苏青看见自己这幅模样,他足够痛苦了,不想在让苏青跟着他一起痛苦。

强行勾起来的微笑,勾的再好苏青也看清了笑容下面的苦涩,“不高兴的话,宝宝可以不要的!”

“没有啊,我没有不高兴!”夜玄离摇了摇头。

只是…………

莫非这一次要连孩子和她一起失去吗?

失去她已经够让他受不了了,要是在失去了孩子,那他该怎么活下去。

或许这一次,历的情劫就是想让他活不下去。

整个人都是痛苦的。

夜玄离更紧的抱着苏青,紧的恨不得想要将苏青镶进他的身子里去。

“我感觉到了,你不高兴!”苏青也抱着他,“阿离,你在不高兴什么,可以告诉我吗?”

“青青,你知道要是没有你,我会或不下去吧!”夜玄离深吸了一口气,一脸的深情。

“我可以什么都没有,唯独你,我不能没有,要是没有你,我真的不知道我的人生该怎么继续下去!”夜玄离说道。

“不会的,你不会没有我的!”苏青抱住夜玄离,心里已经拿定了主意。

“夜玄离,你不用担心,我会一直一直在你身边!”,说的很是认真。

“青青,我们要不…………”夜玄离深吸了一口气,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直接就说了出来,“要不,这个孩子我们别要了!”

一句话就让苏青的眼睛彻底红了。

“不要孩子?”苏青一愣,显然没有想到夜玄离是真的不高兴,还真的不想要孩子,“为什么?为什么不要孩子,难道你想要我们两个,就一生一世的两个人过吗?”

“我舍不得,舍不得…………”夜玄离望着苏青白皙的脸庞,疼惜的摩挲着她的脸庞。

要她怎么告诉苏青,这个孩子是劫难。

明明他已经那么小心,怎么还会怀上孩子?

明明,明明…………

“舍不得什么?”

“我舍不得让孩子拖垮你的身体!”夜玄离说。

“有了孩子,我高兴都来不及,孩子不会拖垮我的身体的!”苏青说,“有了孩子以后我会更加用心的调理身体!”

浑身都痛也好,在长蛇皮也好,或者是失忆症犯了也好,抑郁症犯了也好,她都可以不在乎,若是有一天她真的死了,至少还有孩子陪着夜玄离度过。

她不想让夜玄离在她死了之后,彻底忘了她。

如果有了个孩子,至少夜玄离的心里还会有她,她可以什么都不在乎,也可以什么都不担心,但是…………

苏青只是想着,就觉得悲伤。

她自己的身体她怎么会不知道。

想着自己有可能死掉,那自己死掉之后夜玄离堂堂岭南军长怎么可能一辈子单身,要是在她死后夜玄离就遇到了比她更好的女人,那她要怎么办?

苏青只是想着,整个人就感觉到无尽的苦涩,不能,不能让夜玄离忘了她,至少,至少她要给夜玄离生个孩子。

“我们别要这个孩子了!”夜玄离一脸的坚定,松开了苏青,看着苏青猛地跪在苏青眼前,“青青,我们别要这个孩子了,好吗?”

苏青顿时眼泪也掉了下来,看着高大的男人跪在她眼前,她拼命的拉夜玄离,“不要跪我,你不要跪我,起来,我们结婚典礼上那个牧师的模样,我………”

“夜玄离,我自己的身体我都知道,要是我真的死了…………”苏青的话还没有说完。

夜玄离忽然撕心裂肺的吼了起来,“你为什么要这么说,为什么要说出你要是死了,这种话出来,你明明知道我不想让你死的,我怎么会舍得让你死,你不会死的,不会死的————!”

连他自己都在骗他自己。

所有的一切都是煎熬,数之不尽的煎熬。

这个情劫原来一次比一次难历,一次比一次煎熬。

他和苏青真的

怎么说只要努力的向前走就没有什么是过不了的,他们之间再多的痛苦都已经经历过了这点痛苦已经不算什么了,已经很多年了过去了,很多年,现在在机器已经毫无意义了,只是觉得,但是错过的现在没有得到觉得很惋惜罢了,后来他们等到自己在长大一点就觉得其实也没有什么的深爱着一个人,不就是希望他们幸福就算是感觉到了痛苦或者是。受不了了。这些都是人生中,一定会经历的经历着就经历着吧,反正总会在经历中学到很多事情的想要笑的时候就一定要哭,哭了的时候一定要微笑,不要一直一个心情,会影响自己未来的生活的。

“我能感觉得到我的身体是怎么回事!”苏青苦涩的笑着,她站在夜玄离跟前,被跪着的夜玄离抱着,阳光才刺眼,浑身都痛。

“夜玄离,你知不知道我有多茫然,我都记不得,我甚至都记得我们竟然曾经还住在南屏街里过!”苏青的眼眶里沾满了泪水,“我记得不,我真的都记不得!”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了,我也不知道我的记忆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为什么会这样…………”苏青说着,眼泪婆娑楚楚可怜,“我记不得了,很多,很多事情都记不得了,你感觉不到吗?”

“生活还是需要继续过下去,我们还是要继续相爱,这个孩子不能没有!”苏青深吸了一口气,倘然痛苦的神情,“要是没有了孩子,我想在没有了孩子那一刻我就会死吧!”

苏青从未想过真的有一天她说的话竟然会一语成鉴。

没有想到说的每句话真的有一天都会真的发生。

“所以孩子青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因为每次都这样,她都记得夜玄离上次跪的人是他的父亲。

有些事情记不得,有些事情又记得特别清楚。

苏青深吸了一口气,“你起来,你跪我做什么,我说了孩子要要,就一定要要!”

“…………”夜玄离认命的盯着眼前的苏青,“你是不是,是不是认为我…………”

“我认为你什么?”

“夜玄离,你为什么这个要求都不能满足我?”苏青问道,“我们之间就不能有个孩子吗?我真的很想要有个孩子!”

“求求你,孩子别要了!”夜玄离真心的觉得孩子一定会拖垮苏青的身子。

“不行!”苏青转过身离开,“我要出去透透气,我不想在见到你了!”

“你给我站住!”夜玄离站了起来,立即几大步抓住她的手腕,“我说孩子不要刚才是在求你,现在是在命令你,这个孩子不能要,我不允许你要这个孩子!”

“为什么?这个孩子有罪吗?”苏青大声的问道,“要是真的要说这个孩子有罪,那么就是这个孩子不该投胎来做我们的孩子,不高来做夜玄离和我苏青的孩子!”

“青青,你别这样!”夜玄离祈求的看着苏青,“没有了孩子,我们依然能过的很好!”

“夜玄离,要是我不能陪着你很久,很久就让孩子陪着你吧!”。

“你别这样!”夜玄离无可奈何的看着苏青,感觉到自己跟她妥协的几率已经够多了。

“如果你不想看见这些天让你不高兴的我,那我就回平阳街跟我爹娘住一段时间,等到你平静下来之后,我们在重新在一起!”苏青挣开夜玄离的手腕一步一步的往衣橱走去。

“你要干什么?”夜玄离追上去。

苏青拉开衣橱的门,将里面的衣服一件一件的拿下来,“我去跟我爹娘住一段时间等到你平静了自己,也想好了要这个属于我们的孩子,我在回来跟你一起住,我怕我跟你在一起,你会趁着我那天不注意,不经过我的允许就让医生把我的孩子给打了!”

“…………”夜玄离一怔看着苏青,“你,在你心里我就是这样子的人吗?”

苏青笑了笑,没有说祸患,眼眶已经很红了,红到连自己都觉得到了痛楚。

“在你心里我会做出伤害你身体的事情来吗?”没有什么事,我们这一生没办法经过没办法经历的,他相信自己要相信自己最爱的人。

“你不想要这个孩子,我知道!”

“…………”夜玄离没有在说话,任由苏青收拾着衣物,看着苏青决绝的背影,他控制不住的看着苏青问道,“你就真的这么想回到平阳街住?”

“我想,我想回到平阳街住,这个孩子已经三个月了,我想,想要给孩子一个更好的环境!”苏青说,“我不想让孩子看着我们整天争吵,我想就算是孩子现在还暂时没有生出来,但是他已经有生命了他,应该能感觉到大人的悲伤吧!”

一句话,就足够让人划清了界限。

要有这个孩子?

“你不能爱席亦铭,你是我的女人,我们在上帝面前宣誓过了,你是我的,你只能是我的!”夜玄离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冷静的说着,“你爱我,你只爱我!”

他不知道他是在麻痹苏青,还是在麻痹自己。

苏青是爱他的,苏青是爱他的。

他的心里不停的回忆着以前的过往,尽管苏青在冷漠,他都相信苏青是爱着他的。

或许现在是………

能有什么,能让苏青变成这个样子,明明爱他却还在口是心非。

他的脑袋一片混乱,他什么都想不出来,什么都想不到,仿佛一切都是被注定了一样,他什么都想不到,内心深处只有满满的寂寥。

苏青………真的不爱他?

“夜玄离,你不是还没吃饭吗?快去吃饭吧,别在这里想一个要糖吃的孩子,可怜兮兮的让人看一眼都心烦!”苏青冷讽的笑着,目光冷的像一束寒冰,“快些下去吧,有一堆人想讨好你呢,客厅里的丫鬟,包括你曾经拿来让我嫉妒的玩具聂梓云,那些人都在用极其深情的眼光在看着你,他们爱你,快,快下去!”

夜玄离站在床头,一双骨节分明的手忍不住的捏紧了,剧烈的颤抖着,只差一点,就差一点他就忍不住将她扔出去了。

这样子的女人,这样子的苏青让她陌生的很。

“哎————!”苏青看她半天都没有下去,彻底吼了起来,“你快点滚下去好不好,不要在这里了,我肚子里还怀着你夜玄离的孩子呢?你信不信我现在就从你的落地窗跳下去,让孩子流掉?”

她的眼神里全是冷漠,没有一点点对孩子的疼惜。

这样的苏青让夜玄离非常陌生的,像是从来没有见过一样。

夜玄离深邃的的身子蜷缩在衣柜里,有些困难。

席亦铭才出现,坐在床上的苏青便立即欣喜的转过头,“亦铭哥,你怎么来了?”

意识到自己的习惯性的口误,苏青立即尴尬的笑了一声,改口说道,“亦铭,你怎么来了?”

“星余………”席亦铭朝着苏青的肉身伸手,嗓音温润如玉,“别闹了,跟我回去!”

“星余?谁是星余?你是不是搞错了,我是苏青啊!”苏青愣了愣,随即才继续说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让她为他摆平一切,她会让他好好的活下去,存活千世万世。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