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军婚小媳妇:首长,请立正 > 639.第639章 那个男婴死了!

639.第639章 那个男婴死了!

手机阅读

在他们疯狂缠绵时,唐槐来到了杨红星的住处。

唐槐站在门口,轻轻地敲着门。

杨红星已经睡下了,她白天在工地工不轻松,累得很,虽然现在是九点多,但她已经睡得很香很香了。

听到敲门声,她以为是唐颖或者唐菲下晚自习回来了,没好气地吼道:“不是让你们都带钥匙的吗?敲什么敲!”

“是我。”唐槐提着一个小纸袋,姿态优雅地站在门口,浅浅的笑着。

杨红星一听到这个声音,像被人浇了一盆冷水,马上清醒过来。

她鲤鱼一般顶了起来,用最快的速度跳下床,跑到门口,隔着门,防备地问:“你来做什么?”

“有事,想问问你。”唐槐语气淡淡的,但声音很好听。

不管是冷着的语气,还是淡然的语气、平静的语气,她的声音,都是这么好听。

而且,无论是什么环境下,语速都不会过快也不会过慢,不紧不徐的,从容,淡定。

杨红星心里咯噔一响,唐槐会有什么话要问她?她不是很有本事了吗?

“问什么?”杨红星问。

“一些,关于唐颖,景鹏,陈建三人的事。唐颖妈,你是不打算给我开门吗?”唐槐扬唇,笑得无比优雅。

听到“陈建”二字,杨红星就像听到阎王二字一样,内心感到无比可怕。

她暗暗地咬了咬牙,在心里把唐槐骂了一个遍,才把门打开。

也不等她请进门,唐槐朝她笑了笑,直径从她面前绕了进来。

走了屋里,唐槐很不客气的在一张凳子上坐下,她笑道:“不用给我倒水,大家都这么熟了,不用搞得这么客气。”

杨红星很气:你想喝水,我还未必倒给你呢!

杨红星拉过一张椅子,在唐槐面前坐下,语气很不好:“到底要问我什么?”

景老太已经答应景鹏和唐颖的婚事了,杨红星现在对唐槐,不这么怕了。

他们两个孩子,生米煮成熟饭了,按照景家的家风,不会不娶唐颖的。

杨红星觉得,唐槐过来,无非就是羡慕唐颖能够嫁进景家。

唐槐跟景煊处对象也这么久了,虽然年纪都小,可是她还没得到景老太的允许。

唐颖跟景鹏处对象比他们迟,可是现在,他们准备结婚了,唐槐心里肯定不平衡,肯定嫉妒羡慕。

“就问一点小事情。”唐槐颔首,微笑地看着杨红星:“我想知道,我阿妈生的第一个孩子,现在在哪里。”

杨红星一听,脑子嗡的一炸,她惊恐地看着唐槐:“你……你说什么?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大家都不要拐弯抹角了,行吗?”唐槐脸上的微笑敛了敛,她扶了扶额头,“彼此都心知肚明了,还拐弯抹角的,好玩吗?”

杨红星努力让自己镇定,脸色却很白,她道:“你就是你阿妈生的第一个孩子!”

唐槐看着杨红星,脸上虽然带笑,目光却清冷一片:“你是把我当傻子了吗?这样可一点都不好玩,你惹我心情不好的话,我会跑到景奶奶面前说,唐颖怀孕打胎的事的。”

杨红星一听,脸色更白了,她生气地瞪着唐槐:“你怎么这么狠毒?你是看不得唐颖幸福是吗?你是听到他们要结婚的消息,所以才来找茬,故意让我们添堵的是吧?唐槐,我真是小看你了,没想到你坏起来,真的一点人情都不讲。唐颖怎么说,也是你堂妹,你就这么看不得她好?她嫁的是景鹏,又不是景少,你紧张什么?”

“我阿妈第一胎是个儿子,而我是偷梁换柱给换了过来的!”唐槐连笑都不想跟杨红星笑了,她冷冷地看着杨红星:“而做偷梁换柱的事的那个人,是你!杨红星,到底是谁狠毒,这个说不准。是啊,我不狠一点,能有如今这个地位吗?拿着这些照片,好好欣赏一下吧。”

唐槐把纸袋,扔给了杨红星,杨红星接过:“什么照片啊?”

她就这样,把纸袋倒过来,口袋朝下,里面的照片,全都被她洒了出来,掉到地上。

一张一张的照片,就这样,通过明亮的灯光,清晰的展现在杨红星和唐槐眼前。

唐槐垂眸,淡淡地看着照片。

而杨红星,在看清楚照片上的人时,脸色突然大变:“这……这……”

然后,她惊恐地看向唐槐:“你……你怎么……会有这些的……?”

“当然是拍下来的。”唐槐似笑非笑地看着杨红星:“我知道我跑到景老太面前说唐颖和陈建的事,她未必会相信我,为了我以后的路好走一些,我不得不留几手。唐颖妈,我拍照的技术好吧?”

一张一张的照片中,都是陈建和唐颖在一起的,有两个人面对面站着,有两个人相搂吻着,有两张是从背后照的,陈建搂着唐颖,可是他的手,却放在唐颖的屁股上。

不同的地方,但相同的人,做着相同的事,又搂又抱又吻,还有两张,看去像早晨,在住宅楼下……

凡是有点脑子的人,看到这两张照片,都能够知道,他们昨晚睡在一块,早上出门别分……

“唐槐,你好狠!”杨红星脸色很不好。

“跟你比起来,是不是还差了一点?”唐槐眨了眨眼,眸光熠熠生辉,“其实,我还可以更狠的哦。”

杨红星目光惊恐地落在那些照片上,她不敢捡起来,这些照片,像病毒一样,让她感到绝望,感到恐惧。

“哦,我忘了告诉你,最近几晚,唐颖都跟陈建在一块,除了跟景鹏在帝江酒吧的那一晚。”

“你胡说!唐颖虽然不在家住,可她是在景老太租房住的,她晚上照顾着景老太!”

“你为什么不去问问景老太?或者,现在就去陈建住处,肯定能捉间在床。”

“你跟踪他们?”

“你说呢?”

“你到底想怎样?”

“刚才不是说了吗?我想知道,那个孩子在哪,你抱到哪里去了。”

“死了!”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