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 1024.第1024章 她们是服气的

1024.第1024章 她们是服气的

手机阅读

白童笑着看他:“你还好意思说,外界都有传言了,说我们关系不正当,这叫我单独叫出来,这不更坐实了她们的传言。”

“哦?”蓝胤颇有些好笑:“所以呢?”

他和白童都是实打实的夫妻关系,居然传言他们的关系不正当?

这不用说,都知道是她们的那一群女兵传的。

这部队上,人人都是知道白童是他的媳妇儿。

“所以,我们得好好避嫌。”

蓝胤按捺不住,一把将她抱过来,让她跨坐在自己的腿上,环了她的腰,看着她的盈盈笑脸反问:“难道,我们不是应该把这个关系坐实吗?”

隔着薄薄的布料,白童自然是清楚的感觉到蓝胤身上这么明显的变化,直直的抵在那儿,根本令人想忽视都难。

白童的小脸烫了起来。

****

一个月的军训,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转头,这约定的时间就到了。

蒙利华和上级首长们都过来检阅战果。

看着站在训练场上那英姿飒爽的女兵们,蒙利华是又欣喜又爱怜啊。

个个都瘦了……不,这些女兵们,一惯也不胖,但黑了,这可是实打实的。

可精神面貌,却是极好,一个个精神抖擞。

女兵们也打好了背包,一字儿的排开,等着上车呢。

“白童,你还在磨磨蹭蹭的做什么?还不快些收拾跟上?”周姿柔甚至催促了一句。

“我不跟你们走。”白童平静的说。

“啥?”周姿柔有些愣了。

这么一个月的集训下来,周姿柔都已经把白童当作自己这文工团的一员了,这叫打包离开,这白童居然不跟着走?

沈铁君瞪了周姿柔一眼:“你傻了吧?她都不是我们文工团的人,她跟着我们走干什么?”

这一说,众人才恍然大悟。

沈铁君看向白童:“那你是回哪儿报道?”

白童平静的道:“我只是一个国防生,这假期按规定要参加军政训练,训练完成后,我自己还是回我的学校。”

“哦。”众人才点点头。

这么久的相处,除了在黄月琴的事上,大家有过隔阂,在后来的相处中,还是比较融洽。

“那你以后要来部队再看我们啊。”一个个还是跟白童一一告别。

“会的。”白童平静的说。

欢送这些女兵的,除了白童,自然还有这边神剑团的人员。

这一个月下来,不多不少还是有些感情的。

陈实对大家道:“欢迎大家以后经常来神剑团玩。”

这一说,女兵们都伶牙俐齿的反对:“不来了不来了,这神剑团我们以后都不来了。”

蒙利华好笑的训斥着她们:“你们还不来了?以后啊,你们想来都进不了这个大门,还不珍惜这样的机会?”

虽然这样,她还是跟陈实一一道别。

在看着白童的时候,蒙利华迟疑了一下。

初初来的时候,她认为白童就仅仅是一名国防生啊,后来才知晓,这居然是蓝胤的妻子。

以前不知道也就算了,现在知道她具体的身份,总不可能再这么打着马虎眼过去。

所以,这场面话还是得说两句。

“不好意思,你跟蓝胤当初的喜酒没有来喝上,很是抱歉。祝你跟蓝团长两人幸福美满,百年好合。”蒙利华说着,主动的伸出了手。

“谢谢。”白童此刻也是大方的接受这迟来的祝福,跟蒙利华握了握手。

在军训期间,她尽量低调,不搞特殊化,但现在这军训已经结束,也没必要遮遮掩掩。

那一群女兵已经在接二连三的登车,听着这话都是一惊,一个刚刚在往车厢上爬的女兵,一失手,就掉了下来。

可大家的关注点,根本就不在她的身上。

大家一齐回头看向白童,又看向蒙利华。

她们没有听错吧?

她们的蒙团长,在祝福谁?

看着蒙利华跟白童紧握的手,只要没有眼瞎,都能明白,这话,是跟白童在说。而白童,刚才也是郎声说了一句:“谢谢。”

“什么?”钱苇苇瞪大了眼。

她一直就在怀疑,白童和蓝胤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可是,现在听说,这白童跟蓝胤居然真的是一对,是夫妻,还是有些震惊。

大家也是齐齐表示不相信:“居然是真的?”

“不会吧?”

“啊,上次钱苇苇还分析得有理有据……”

钱苇苇听着这话,立刻回头看了一眼提她名字的人。

要知道,那一晚,她是泼了白童一床的水,害得白童的被子床铺被打湿。

她一直就怕白童打击报复,一直就在担心着,可现在要上车走了,都还没有动静。

周姿柔也是一脸不可置信。

这样一想,她突然也就能明白,为什么,那一晚,白童会进那边的家属楼了。

这样看来,白童完全是可以堂而皇之的回那边啊。

“白童,你居然瞒着我们?”

“白童,你真的结婚了?”

无数人的眼光,是又羡慕又妒忌。

要知道,蓝胤一惯是无数军中女孩子的梦中情人啊,甚至有两个文工团的女兵当初跑来参军,就是看了蓝胤参演的征兵宣传片。

她们不求别的,只求在部队中,有那么一点点的机会,跟蓝胤遇上,哪怕只是远远看一眼,或者说一句话,就足够了。

然后,前阵子蓝胤结婚的消息,她们也有所耳闻,甚至有些不服气——凭什么能嫁给蓝胤啊?

可现在,蓝胤的媳妇就跟她们呆在一起,接受了整整一个月的训练。

人家在这期间,谦虚低调,一点都没有透露过跟蓝胤的关系,即不耍特权,也不炫身份,该怎么训练就怎么,该受罚也是受罚,哪怕被人冤枉,也是依理依法的解决问题。

论军事素质,文工团的没有哪一个女兵能比得上她,特别是那一手枪法,换作丢在女子特战部队也不多让。

论个人修养,人家有文化、有修养,谦虚低调、顾全大局,没有一点点的优越感。

反看黄月琴,整天就是吹嘘着她的大伯多厉害,张口闭口都是把她的大伯挂在嘴边,就这一点对比,高下立判。

大家是服气的。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