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汉血丹心 > 正文 第六百五十一章 甲兵入殿

正文 第六百五十一章 甲兵入殿

手机阅读

羽林将军韩嫣一身戎甲,手握宝剑,神情坚毅地守在宫殿门外。他并不知道自己今天的所作所为,到底算不算得上是正确。不过,从此刻开始,余生岁月,他将不会后悔。

秋风微凉,长安开始落叶。看着威武的千余羽林军士卒按照自己的布置,牢牢的守护在大殿周围各处。他轻轻吐出一口气,心中有着莫名的兴奋和期待。

元召,这个他已经暗中在心底追随了很多年的人,必定会成为一个与所有人都不同的“权臣”。想到这里,他把手中的剑握的紧紧的。心志坚定,不再犹豫。

在离大殿门口不远的地方,有三个人被羽林军带进宫来。树上的黄叶片片飘落,头顶身旁,一片肃杀之气。韩嫣并不知道他们的具体身份。但既然是出自元召的吩咐,他还是允许把他们带了进来。

三人中那个清瘦的老书生模样人,他略微有些印象,好像是曾经在长乐塬上见过一面。而另一个微微发福的男子,一脸富态模样,显然是个豪门人物。最令他感到意外的是,当中那个浑身是伤神情却显得很是桀骜不驯的家伙。

韩嫣眼中所见,那人显然是没有进过未央宫,眼神中有些好奇的东西瞅了几眼,然后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笑意浮现在脸上。那当中有嘲讽、有悔恨、有艳羡……更有一种即将看到他一手导演的大剧落幕后的爽利。

此时此刻,没有人会知道,名叫朱安世的男子,把自己当成了一个死人。他知道早早晚晚都会死在这次长安波澜中。但他却宁愿死在元召手上,也不愿意被那些宵小之徒所害。

朱安世在安静的等待着自己的命运裁决者。风卷起落叶,天地浮尘,扑入富丽堂皇的含元殿深处。如同这里无声的战场一样,许多人的命运,将在今天走向另一个方向。

秋天是个杀人的好日子。肃杀之气,开始漫过长安。

御史大夫张汤这会儿已经顾不得去理会廷尉韦吉的惊恐了。当他看完丞相公孙弘扔到他怀里的那几份记载着他历年以来所有隐秘事的资料后,脸色灰白,手脚发抖,已经不能用害怕来形容了。

他怎么也想不明白,怎么可以有人有这样的本事,不仅把他所做过的不能见光之事都抖搂的一清二楚,而且就连他在府中的一些最私密之事,都记载在案,一清二楚。这种如同见鬼的感觉,让这个城府极深心狠手辣的人,也不禁浑身冰冷,无意识的四周张望一圈,似乎是冥冥中有什么东西在冷冷的瞅着他一般。汗流浃背,如芒在刺!

廷尉韦吉更是好不到哪里去。他简直就要站不住了。能够爬到今天的地位,以酷吏之名令人望而生畏,这些年来所做过的伤天害理之事还少吗?而且更重要和更致命的是,他早些年为了攀附入京的诸侯王们,接受过他们的金银贿赂,为其谋取各种私利。包括几个已经以谋逆罪名被处死的诸侯,都与他有过很深的牵连。

这些事,只

要说出一件来,都是杀头抄家的罪名。更不用说上面所列,斑斑在目令人发指的那些刑讯所死之人……一旦大白于天下,就算是皇帝再倚重信任,想要求活也难!

偌大的含元殿,此刻静的连掉下一根针都听的清清楚楚。在无数人震惊的目光中,见到刚才还趾高气昂异常嚣张的这两位当朝重要人物一下子变得这么令人奇怪,不禁心中纷纷猜测,丞相公孙弘到底亮出来什么秘密武器,让他们没有还手之力。

不过,并没有等到猜测的时间过久,公孙弘又开始说话了。而且他这次的目标,转移向了所有站到右边拥护皇太后临朝听政的人。

“我想你们一定很奇怪吧?堂堂的御史大夫和大汉廷尉怎么会是这样的表情……那现在就可以告诉你们,其实不光是他们,包括你们所有人在内,这里面对你们做过的事,都记得一清二楚。哈哈!都没有想到吧?今日你们既然想为以一己私利而乱政,老夫身为当朝丞相,岂能不闻不问?来人,把这份名单上的人,挨个送给他们,让他们都自己好好瞧瞧,这些年的所作所为吧!”

公孙弘说到这里,早有人走上前来,接过他手上所捧的那厚厚一叠,然后走到右边阵列中,一一分发给那些狐疑不定的大臣们。

片刻之后,等到看清楚自己手里拿着的那份东西上到底记载的什么,一片低沉的惊呼声如同海啸掠过含元殿,倒吸冷气和哀嚎不断……。

毫无疑问,他们看到的和那两位大人看到的并没有什么不同,都是自己过去所干的一些不能见光之事,被人详细记录在案,然后在今天此时,如此的重要时刻,忽然就展现在了眼前。这种在一点儿都没有思想准备的情况下,被人揭穿隐私的慌恐感,任何人恐怕都不能保持平静。

而站在太子阵营这边的人,也是吃惊不小。没有人会想到丞相公孙弘会在今天突然爆发。而且一出手就是如此厉害的杀招,真是看不出来呀!这个在平日印象里傀儡般的人物,这会儿没有人再敢直视于他。

与此同时,不管是惊恐慌乱的皇太后阵营,还是惊喜交加的太子这边,许许多多的目光再次不约而同的看向平静站立在九龙阶前的那个身影时,心中浮现起的念头,恐怕都差不多。

整个交锋的过程,元召好像并没有真正的出手。他就只是站在那里,无形中就已经主宰了全局。

尚书常侍严助感觉到心头跳的厉害。他自问这些年来除了贪图财富,索贿受贿巨多之外,对于皇帝陛下还是很忠诚的。而那些小节之亏,好像并不会影响到他的青云之路。然而,当他低头看到自己手上所拿的记载中,头一条就是当年他奉天子之令持节去东南沿海平叛,收受藩王贿赂,暗中透露消息给沿海的几位诸侯王,让他们提前知晓了朝廷的意图和布局。以至于后来酿成了不该有的风波和损失。这件事,从那至今并没有人透露出去半分,严助甚至早已经渐渐

抛到了脑后。然而今天,当他看到这一条被作为罪状,赫然在列时,他就知道,有人已经拿捏住了自己的命脉。想要反抗,不过是取死之道也!

与他情况差不多的,还有许多人。在大家的为官生涯中,到底曾经做过哪些不可见人之事,自己心中比谁都清楚。如今一旦被人抓住把柄,不知所措者大有人在。

“皇太后!您要给我们做主呀……这、这完全就是诬陷!诬陷啊……!”

最先忍不住心中惊惧的是廷尉韦吉。他这些年掌管律例,比谁都清楚,手上的那些罪名一旦落实,会是怎样的大罪!事到如今别无他法可想,也许唯有让皇太后做主,看在大家伙儿都全力支持她的份儿上,全力挽回当前局面了。

随着他的大声喊冤,随后已经感觉到大事不妙的许多人追随其后,纷纷拜倒在阶前,声泪俱下的恳求皇太后做主,千万不要相信别人污蔑之词。

一片惊扰纷乱中,皇太后终于也坐不住。她虽然还有些不明白在这么短的功夫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看到支持她的诸位大臣脸上的惊慌失措之态,也知道事态严重了。在忠心侍卫和宫人们的簇拥下,珠帘掀起,这位大汉皇太后亲自站到了御座之前,九龙金阶之上。

“御史大夫,廷尉大人,还有你们……众卿家不必如此!你们的忠心耿耿,哀家一向明白。丞相,你如此污蔑同殿称臣的同僚们,究竟居心何在?难道想趁着皇帝不在的情况下,做那等悖逆之事吗?哼!”

皇太后的脸色难看,话语诛心。公孙弘这个老家伙,想当初也算是曾经受过田家恩惠的人,却没有想到,不仅不思回报,今天竟然赤膊上阵,甘愿为元召打头阵。真是可杀!

被太后当着所有人的面如此奚落嘲讽,公孙弘却面不改色,没有一点难堪之意。他只是躬身施了一礼,淡淡说到。

“老臣所言,句句属实。此间证据,不容抵赖。这些人身为朝堂大臣,蒙受皇恩浩荡,然而背地里的所作所为,实在是愧对天地,更对不起皇帝陛下的信任啊!至于皇太后口中所说的老臣之居心,实在是不知所谓……老臣之心,可昭日月,今日所为,都是为了大汉的江山社稷着想而已!望皇太后明鉴。”

皇太后心中怒火升腾,看着拥护她的那帮臣子们眼中的希翼和鼓动之色,又想到长久以来那些仇恨,蓦然就声音尖利起来。

“公孙弘,还有你……元召!你们这些人今天的所作所为,形同谋逆!哀家以皇太后的身份,今天要治你们的大不敬之罪!羽林军侍卫们何在?快来人,先把他们抓起来,等候皇帝陛下发落!”

大殿门被推开。听到召唤的羽林军一拥而入,不容分说,当殿抓人……!

(本章完)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