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覆汉 > 第十五章 孝衣白肥冲南风

第十五章 孝衣白肥冲南风

手机阅读

公孙珣只看了一眼,便知道甄逸基本上是十死无生了。

事情到了这一步,少年游学时的情形又历历在目,所谓昔日风采今日枯槁,如此分明的形状就在眼前,他哪里还会有什么多余心思?原本只是想着趁机解决公孙越的婚事问题,此时倒是真心多了几分替对方接手身后事的想法。

实际上,勉强保持住姿态后,烛火之下,公孙珣便上前握住了对方那只枯瘦如木的手,语气也平稳了下来:“大隐兄自去吧!世乱如麻,可但有我在,必然有你妻子儿女一份周全。”

“正是此言。”甄逸明显有些回光返照的感觉,居然能挣扎起身。

见到如此情形,听到如此对话,原本就在榻下候着的甄氏家人哪里又会不明白呢?除了原本就候在舍前的张夫人,其余家人又赶紧去将族中长辈请来,还将甄逸的几个子女全都抱来候在院中。

“我本俗人,又生而富贵,所以此去并无他愿。”甄逸看着公孙珣勉力言道。“唯独一个,便是妻子儿女,还有这份家业……若托付文琪,不知文琪想如何安排?”

公孙珣握着对方的手许诺正色道:“我嫡长子公孙定,愿以甄氏女为妻。”

“如此甚好。”甄逸眼中光彩更盛了几分。“但你我子女俱为幼年,世道又这么乱,将来的事情谁能说得准呢?”

公孙珣欲言又止。

“我知道文琪要说什么。”甄逸手上此时居然也有了几分力气。“若让我妻改嫁,我是愿意的,她常山族中也必然是愿意的,怕就怕我族中有碍……但既然是文琪过来,此番便无碍了。”

“那君妻本人愿否?”公孙珣回头看了一眼就在外间的张夫人,然后不由叹气,他实在不想甄逸本人居然已经有了让妻子改嫁的念头。

当然,真要是仔细一想,倒也寻常……一来,想那张举留在城内,徘徊不定,此人的心思城外路人都知道,何况是甄氏本家人呢?二来,也是如今风俗如此。

譬如说,历史上荀攸和钟繇曾经一起算命,算命的人说荀攸会早死,荀攸本人自然不以为意,可旁边的钟繇却当场开玩笑,说等荀公达一死便要把他最宠爱的爱妾给立即改嫁出去。

后来,荀公达果然早死,钟繇居然就以这句话为根据从荀氏族中索要来了荀攸的后事处置权,一边帮荀公达打理后事一边将他屋子里的女人全数嫁了出去……时人全都称赞他们二人乃是真性情,更没见到荀氏族人多嘴。

归根到底,这是因为这年头的生死观念格外通脱,又没有后世礼教大于人性的情形,如此而已。

“我妻大概是不愿的。”甄逸微微抬眼看了下自己妻子所在的房舍外间,却是坦诚言道。“但我有遗言,她也一定会听的……所以,还望文琪日后能好生待她。”

“我已有正妻,焉能再委屈君妻?”公孙珣吃一堑长一智,所以这次决定把事情说清楚。“不过阿越因为守孝三年的缘故,尚未婚配,如今正在滹沱河北大营处,为护军司马,他既是你我兄弟,又是你我同门……不如让他替你照顾妻子儿女?”

“阿越吗?”甄逸思索片刻,这才恍然醒悟过来,然后居然是连连点头。“阿越也非不行,如此对我妻而言也是好事,但……”

“你的子女自然是甄姓长大,将来你家的财产也自然是你二子成婚后来分。”公孙珣赶紧做出保证。

“非此言也。”甄逸勉力晃动了一下脑袋。“这等事何须你亲口保证?我是说若阿越来娶我妻,那张纯……”

“此亦无需多言。”公孙珣按住对方手言道。“我既然来了,又如何料理不得一个张纯?”

“那就好,那就好……”甄逸缓缓言道。“如此,文琪且出去吧,我有言说与我妻,还有族中长辈。”

公孙珣叹了口气,便抽身而出,而已经将二人对话听得七七八八的张夫人也是泪眼婆娑,勉力朝着迎面之人微微曲身行礼,这才低头入内。

公孙珣不想听人家夫妻的体己话,便径直走出堂外,而这时,甄氏族中长辈,还有甄逸的子女也全都到了跟前……而这个时候公孙珣才从甄豹口中得知,原来,昔日曾见过一面的甄逸长子已经夭折,眼前连妻带妾,所出二子五女,居然全都算是幼冲之龄。

其中,次子甄俨,长女甄姜,幼女甄宓,乃是嫡出;幼子甄尧,次女甄脱、三女甄容、四女甄道,则是出于两个妾室。

如此满院孤儿寡母,老弱幼冲,灯火之下愈发显得凄惨。偏偏甄氏唯一的依仗,也就是甄逸的伯父甄举尚在洛中,而且如今还隐隐有阿附赵忠的恶名,政治地位也不是很稳固,也就难怪张纯会有多余想法了。

当然了,世事纷乱,十数万大军就是三十里外对垒,而甄氏这占据了半个无极县的财富偏偏确实让人心动不已……这才是张纯起了贼胆的根本原因。

所以说,张纯这厮非只是私事有碍,便是公事也让人恼火……确实可恶!

一念至此,公孙珣自然知道自己此时该干什么,他从甄豹手中夺来一个灯笼,便径直出了院落,稍微一拐,就对着候在院外池塘边的娄圭、戏忠、韩当劈头而问:“我欲杀张纯,尔等可有计策?”

韩当且不提,灯笼下,娄圭与戏忠只在院墙下对视一眼,便已经有话要说了。

“君侯。”娄圭迫不及待的应声道。“君侯想要杀张纯,实在是易如反掌。”

“不错。”戏忠到底是等‘前辈’说完一句话后才跟上的。“若论权威,如今君侯持节而来,节杖即天子代表,便是不能无故斩两千石,却也足以号令一方;而若是论实力,南面滹沱河处便有数万大军,足以碾压张纯和他的郡卒……想杀他,总是有法子的。”

“志才你还少说了一条。”娄圭捻须冷笑道。“之前四年,君侯为中山太守三年,而那张纯来此勉强半年而已,此地人心甚至于无极城外的郡卒之心,也俱在君侯!故此,想杀此人,实在是轻而易举。不过,此人终究是两千石,总得找个理由行事,而君侯此问大概便是这个意思吧?”

“正是。”公孙珣提着灯笼,难得惜字如墨。

“其实这个也简单。”戏志才稍一思索便干脆答道。“若想求速,在本地寻一刺客,直接杀了,他又待如何?若是求稳,何妨催促他进军……若是他不听令,便奏免他的太守之职,路上再杀;若是他听令去前线,便让他死在乱箭之下!”

公孙珣缓缓颔首。

“当然,还有一法。”戏忠忽然笑道。“若是君侯想尽力求名,不妨等这此间主人去世,然后直接大会宾客,说此间主人托以后事,请君侯杀张纯报仇……然后君侯便明火执仗,当众攻杀此辈,再向朝廷请罪!届时最多功过相抵,免职一时,说不定还能戴罪立功,依旧任用呢!”

公孙珣微微一怔,稍一思索,却发现这似乎也不是不行……不过前提是他准备放弃眼前下曲阳一战,并暂时归隐养名。

而且再说了,眼前的局势和优势都摆在这里,这种法子和直接派刺客一样,未免失之于猛烈。倒是那个把对方喊到前线,直接来个惨烈殉国更靠谱一些。

而就在公孙珣将要拿定主意之时,娄子伯却忽然在旁摇头:“志才计策确实对路,但总觉的哪里有些浪费……将军在中山如此人望根基,为何不用呢?”

“子伯兄有什么想法吗?”戏忠昂然反问。

“我并未有他意。”娄圭得意笑言道。“只是想着本来就要调度中山兵马,而张纯来此半年,必然在军中有所安插,不如趁势做一番准备……一举多得之余也能把事情做得圆润一些。”

公孙珣再度缓缓点头,刚要吩咐,却忽然听到身后院中哭声陡然一起,然后不由长叹一声,双目居然也有些泛红:“我心已乱,更兼要处置大隐兄身后事……此事你们三人去为吧!只一条,等过几日我走时,务必要让张纯也老老实实到前线等死!”

言罢,公孙珣将手中灯笼扔入池塘,头也不回折身向内,而娄圭、戏忠、韩当三人也赶紧躬身相送。

晚风暗拂,哭声中,蝉鸣蛙叫不断,娄子伯三人相互感慨了几句,也直接出门运作去了。

话说,张纯出身渔阳大族,族中兄弟二人俱为两千石,倒也算是个世族。但是边郡世族嘛,德行清望这种东西是扯不上边的,经学什么的也是扯不到的,倒是武事上颇有建树,这种人讲究的就是欺软怕硬和误判形势……其实,公孙瓒这人似乎也是这德行。

那么回到眼前,之前公孙珣来到滹沱河接管本地战事,一开始这位中山太守其实是被郭勋耍了一下,故意没告诉他新任节帅来此的。而后来,等他得到消息,原本也准备遣使而去的,却又被郡中有心人提醒了甄逸和公孙珣的关系,以及公孙珣在中山的根基。

换言之,这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