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捡漏 > 1244 你舍得佛陀舍利吗

1244 你舍得佛陀舍利吗

手机阅读

当问过柳老头这东西用途的时候,金锋嘴角狠狠的一抽。

这个死老头竟然把这个铁板用来临摹字,真是……太他妈奢侈了。

这可是免死金牌啊。

而且,还是极富传奇的一块免死金牌。

柳老头在一边写着合同,金锋则毫不客气的拿起免死金牌看了起来。

看,就看免死金牌的第一行的最后一个字。

那个字是个朔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有了这个朔字,金锋的心就定了一大半了。

其他的‘卿恕九死,子孙免三死。或犯常刑,有司不得加责……’

以及镇海节度使、镇东节度使、还有乾宁三年……

乾宁三年是公元896年,也就是唐昭宗三年。那时候整个大唐已经日薄西山,刚刚经历了黄巢之乱,江山社稷风雨飘摇,命悬一线。

这块免死金牌就是唐昭宗为犒赏彭城郡王钱镠平定董昌叛唐称帝所赐一块金书铁券。

钱镠也是五代十国里吴越国的国主。

这块丹书铁劵来头很大,钱家传了一千多年,历史书里记载了很详实。

赵匡胤看过、赵祯看过、赵顼看过。

到了明朝时候,钱家的人犯了事把这块丹书铁劵拿出来去找朱元璋,还真的免了罪。

朱棣在后来的时候也看过,到了乾隆下江南也看过。

鬼子来了以后这块丹书铁劵被藏至深井当中逃过一劫,后来钱家人捐给了国家,再后来,又被国博给‘借’去了。

这一借,也就借走了整整六十年。

国博那块钱家的免死金牌上是少了一个朔字。明史中记载着是朱元璋用刀刮的。

但在清朝后人的临本中,却是朔字完好。

“这个免死金牌我要了。”

“不给我,我就不换。”

对付像柳老头这样的耿直人,金锋比他更直接,更粗暴。

“留给你也是浪费,临摹就临摹,你把墨汁沾在上面,上要不了多久这块金牌废了。”

“临摹又丑,又不会爱惜金牌。真矬。”

一边的柳老头不干了,直接跟金锋理论了起来。

不过柳老头嘴炮那是金锋的对手,三言两句就把柳老头给说急了。

“你说我临摹得丑?那你临摹个我看看?”

金锋肯定要临摹给他看。包包里变戏法似的摸出毛笔来就着柳老头钢笔的墨水滴了一滴,飞龙走蛇的唰了几下。

当即就把柳老头给看成木头了。

死死的盯着金锋手里的狼毫笔,得到金锋同意后把狼毫笔拿过手来仔细的看了下。

好家伙!

满金星玻璃底的小叶紫檀,一看包浆那至少也得到民国了。

骂骂咧咧的倒水把毛笔洗干净,开笔之后拿到鼻子前一嗅,当即柳老头立马翻了脸。

“再加这支笔,否则,免谈。”

金锋当即沉下脸:“民国小叶紫檀狼毫最少也得三万。你不要太过分。”

“什么三万,最多也就一万块钱。”

“呵呵,一万?整体六厘米出头的狼毛,才值一万?你能再无知点么?”

“你就吹吧。六厘米的狼毛,现在早就绝种了。你这个,就是马毛。”

“马毛?那你刚才闻什么闻?”

这句话出来柳老头顿时被说得哑口无言,面红耳赤。

这是民国时候的狼毫笔,没有经过处理的,狼毛有狗的味道,那是行里人一闻就明白的铁律。

到了现在,狼毫经过了一些去味处理,极少闻得到狼毫的原味。

开笔之后可以清楚的看得见里面每一根毛的颜色,确实是极品狼毫笔。

再加上小叶紫檀满金星,这笔还真的值三万。

柳老头沉寂了几秒也耍起了赖皮,反正就得加紫檀狼毫才换,否则交易取消。

最后肯定是皆大欢喜的结局,两个人都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交易完成之后,两个人连互道告辞都懒得说一句,装上东西就走人,生怕对方反悔似的。

眼看着柳老头一路小跑离开了园子,金锋却是停下了脚步,随手将那印章往包包里一丢,拿起橘子皮抹起了丹书铁劵来。

这块丹书铁劵比不上唐昭宗赐给钱镠那块,但也是在明末时期的复制品,也算是个不大不小的漏。

当年满清攻进江南,扬州十日,嘉定三屠。

驻守天堂之城的监国朱常淓率文武百官出城,向清军统帅递上降书,清军不费吹灰之力占领杭州,免去一场劫难。

当年的钱家人生怕这块免死金牌被满清抢了去就复制了一块,但是哪个朔字却是还保留着。

没走多久便自到了著名的灵隐寺的山门外,带着小丫头去了飞来峰下面的三生石。

一百年前,自己来过这里,现在又来这里,一时间的感慨,颇为唏嘘。

三生三世三生石,大名鼎鼎的三生石三个字不过碗口大小。

一旁刻着的是苏东坡的《僧圆泽传》。原本是佛家故事,却是经过苏东坡的大名也流传开来。

绵绵春雨不住的下着,一大一小两个人静静的站在三生石前。

听完金锋讲述的故事,小丫头抬起头来,轻声说道:“你能看见你的前世吗?”

“那都是骗人的。”

“佛家讲的因果宿命修的来世,今生都圆满不了,更何况来世。”

小丫头眯着眼睛,轻轻问道:“什么是圆满。”

金锋愣了愣,竟然一时间找不到回应的话语,垂下眼皮轻声说道:“不要问太多。”

这时候,旁边一朵花伞下传来一个脆生生的女声。

“人生七苦,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

“圆满,就是对来世的渴望。”

金锋身子一震,急忙回头。

“梵青竹。”

花伞下,一个高挑女孩慢慢抬起头来,俏生生的凝望金锋。月射寒江般的清丽容颜,素颜淡妆高贵出尘。

一身职业装的梵青竹静静的站起金锋跟前,面容晰白中带着一丝病态,盈润粼粼瑞凤双瞳中包涵了无尽的凄苦,深深的眷念。

看见梵青竹的一瞬间,小丫头脸色一下就变了。

上前一步紧紧握住金锋的手,死死的咬着唇躲在金锋的身后,仿佛看见了极其恐怖的一幕。

就算是做过多少坏事、心理年龄丝毫不亚于任何成年人的小丫头在见到梵青竹的时候也是被吓着了。

手心里传来小丫头冰冷小手的体温,金锋把小丫头握得更紧。

梵青竹冲着金锋微微一笑,刹那间的倾国倾城叫金锋整个世界都亮了起来。

走到金锋跟前,梵青竹却是跟金锋擦肩而过,径直到了三生石面前,双眼迷离的看着血红的三个字。

纤细修长惨白的素手应该在三生石上,摸着冰冷的石头,梵青竹静静的闭上眼睛。

左手繁华,右手血泪。

前世因果,宿命轮回,缘起缘灭都刻在这三生石前。

恩怨情仇,悲欢离合,三生石前,一笔勾销。

小丫头拽拽金锋的手,轻轻的用唇语告诉金锋。

“她……还有五个月……可以活……”

金锋闭上眼睛,嘴唇下撇,脸色顿沉。

“命师,看破不说破。”

小丫头默默垂下眼皮。

静静的看着梵青竹瘦得心痛的背影,好像一只孤雁,又像是一个痴女,十公分高的水晶恨天高承载的是一朵即将凋零的玫瑰花。

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候,梵青竹暗地里擦去眼泪蓦然转身,冲着金锋笑着说:“摸下三生石,缘定三生,锁定来生。”

“很灵的。要不要试试?”

金锋轻声说道:“你刚说错了。”

“圆满,就是今生的圆满。”

“今生的圆满,就是放下。”

梵青竹笑着说道:“我要放得下,我就是成弘一法师了。”

金锋嗯了一声轻笑说道:“那就不用放下。有个念想,总是好的。”

刚刚说完这话,身后就有人接了金锋的话茬。

“金锋施主放得下佛陀舍利吗?”

金锋面色一凛,身子不动,脑袋慢慢转身过来,鹰视狼顾打了出去。

“空智会长!”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