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剑道师祖2 > 第一百七十一章劫数

第一百七十一章劫数

手机阅读

猝不及防的一记掌刀,机敏如冯妖妖也没能躲过,练成千丝万劫手,养成阴邪狠毒的心性以来这是她第一次设计不成遭到反噬。

她着实没有想到断痕的心性与昆仑众弟子截然不同,既刚猛凌厉又智计非凡。

徐明征亦是大为意外,一时之间竟而愣在当场,没有做出反应。

断痕出手狠辣,掌刀甫一切入冯妖妖的胸口便即向内掏去,欲要捏碎她的心脏,一根根毒丝却从她体内生出勾缠住了他的手腕,冯妖妖提起一掌震向断痕,断痕左手相应,彭的一声闷响,冯妖妖的掌功并没有占到什么便宜,但却借着这一掌之力倒掠了出去。

断痕的手“嗤”的一声抽出,冯妖妖胸口喷出一道血雾,徐明征这才反应过来,二指掐诀,两杆大旗向着断痕飞射而来,断痕提足起身,两杆大旗便重重地插进地下,旋即拉开一段距离,在土壤中彼此灵气勾连,徐明征飞身而起强攻断痕。

“昆仑派居然有你这样的人,呵......”,

冯妖妖胸前的伤口飞快的修补着,血肉之中好似有什么东西在蠕动,不一会儿那狰狞的伤口竟恢复如初了;她嗤笑一声道:“岩烈,聂天远若是有你一半心性,又怎会被我所杀?”,

方才断痕虽则是假装昏迷,实际上蛊毒也已经渐渐的开始发作,这时与徐明征再战以他连哼都不哼一声;冯妖妖知道寻常修士断然无法忍受蛊毒入体的痛楚的,但一些自幼修行的武者却是内外兼修,练成了一副铁打的神经,肉体上的任何痛苦都无法撼动他们分毫,万灵大阵中的张阙便是如此;论武学修为断痕比之张阙要胜出不少,这蛊毒能否影响到他她心里还真是没底;是以此时她欲以言语刺激断痕,让他分心,让他愤怒,好让蛊毒进一步蚕食他的身体。

“知道岩烈为何会死吗?当初在万灵大阵中我因私仇被陆鸿和一个叫独孤伽罗小姑娘联手针对;是岩烈和碧荷姑娘偶然经过救我脱身,他以为我只是一个弱女子,而陆鸿则是欺我冯家,抢了花魁的恶徒,却没有想到我才是在暗中掌控一切的人,直到他中我的蛊毒将死之际才看清我的真面目”,

“可惜,太晚了,他一直到死都心心念念着昆仑,我却没有给他一丝一毫的机会”,

长春真人门下弟子自由便在一起修行,及至十四岁时才各择一处洞天福地分开修行,断痕虽然心寒如铁,但对昆仑山的师兄弟却很有感情;敦厚稳重的岩烈,纯真无邪的碧荷,闲云野鹤般的聂天远.....虽然从未与人说起过,但他清楚的知道这些人在自己心中所占的分量;冯妖妖的话像刀子一样刺痛着他的心。

但他脸上却毫无表情,不愿久战,竟融通了手臂上的筋脉,让体内蛊毒稍稍耸动也要加催功力,在两杆大旗组成的小阵中把徐明征牢牢的压制住,几番交错后徐明征便被断痕一拳打在身上,他可怕的拳头硬生生把徐明征的胸口给砸的凹陷了下去。

“聂天远的死与他如出一辙,我只需稍稍利用丁墨对我的觊觎就让他们在一场误会下自相残杀,聂天远做梦也不会想到从背后捅他一剑的是丁墨;丁墨也不会想到我对聂天远早就动了杀心;谁让你们昆仑要和我过不去”,

“哦,对了,死的最惨的是你们那个六师弟,你应该去过我的虫巢了,他就是死在那个地方的......”,

“嗤”,

金光横扫而过,两杆大旗旗杆应声而断,鲜血从断痕口中溢出,但徐明征同样没能当初断痕郁怒之下的掌刀和指风,两道金光赫然穿透他的身体;纵然他全力出手也敌不过一个中了蛊毒的断痕。

心中却是恼怒于冯妖妖的激将之术,冷哼道:“冯姑娘有功夫行激将之法倒不如和我联手早点结果了他”,

在恶战中被激怒的人的确容易失去理智,使胜利的天平向自己一方倾斜,但作为断痕怒火发泄之下的受害者,徐明征只感觉郁闷。

&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