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无上斗魂 > 第796章 嫌命长的人,总是那么多

第796章 嫌命长的人,总是那么多

手机阅读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青冥石乃是比一般神器更具价值的巨宝,因为它可以辅助斗帝境巅峰的强者突破到斗神境界,虽然不一定成功,但机会却是能够提升不少。

但是除了对斗帝境巅峰的强者有用之外,对其他层次的强者却又是没有任何的用处。

所以此时,哪怕面对眼前这远比神器更具价值的青冥石,“天南地北”四大护法也只能叹息。

这青冥石虽好,但对他们却是没有任何的辅助作用。

因为,四大护法如今的修为,距离斗帝境巅峰差的实在是太过遥远了。

而且,以他们的修炼天赋而言,这一辈子也是不可能达到斗帝境巅峰的。

但是尽管如此,能够得到这青冥石,对于“天南地北”四大护法来说也是非常高兴的。

虽然以他们的修炼天赋根本用不到这青冥石,但在庞大的永存帝国之中,却是有很多人可以用到的。

特别是这一次招收的数百名合格的天骄和最近几年在大陆各处寻觅到的那些强者,恐怕用不了多久的时间,他们就能够用到这青冥石了。

到时候,因为这青冥石的原因,在庞大的永存帝国之中,恐怕会有很多人都有机会达到那虚无缥缈的斗神境界。

而在玄灵帝龟那巨大的身躯没入大海之中的瞬间,四大护法都不知道,暗中尾随他们而来的强者,并没有被完全的镇杀。

“永存帝国,在无尽之海的深处,他们,会不会和星月神殿有所关联?”就在玄灵帝龟的身躯没入大海的瞬间,一个身穿血色长袍的中年男子凭空浮现在大海的上空,正是那邪云宗的南门敌。

在先前众多尾随而来的强者之中,这南门敌根本没有因为那一道攻击而现身,而且那一道攻击也伤害不到他。

在众多的尾随者之中,他是唯一一个没有被“天南地北”四大护法发现的,也是在那一道攻击之后唯一的幸存者。

永存帝国之内有斗帝境界之人的存在,南门敌一点也不觉得震惊和奇怪,能够一直霸据着风云大陆上唯一的一品帝国,而且还一直都显得非常的神秘和强大,其内拥有几个斗帝境界的强者并不奇怪。

这在南门敌的理解之中,那都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在南门敌的猜测之中,永存帝国存在的地方,很有可能与邪云宗存在的地方一样,应该是存在于一个特殊的空间之中。

此时让南门敌有些疑惑的是,刚才的那一道攻击,貌似有些熟悉,就好像是前几天遇到的星月神殿四大护法之中其中一人的攻击手段。

也正是因为这样,这南门敌才有些疑惑,这永存帝国会不会和星月神殿之间存在着什么联系。 因为那玄灵帝龟太过强大,而且在其周围还有众多的阵法阻隔,让一般的人根本不敢探测那玄灵帝龟背上的宫殿之中有什么存在,哪怕南门敌也不敢轻易的探测,所以他也不知道先前那一道攻击是不是星

月神殿四大护法中的那一个强者施展的。

南门敌知道石天是星月神殿的人,若是石天也一同进入永存帝国的话,恐怕南门敌就可以肯定永存帝国与星月神殿之间的关系了。

只可惜,石天偏偏没有随着永存帝国的人一起离开。

“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一个重要的线索,就算是冒一点风险,若是能够探查到一些重要的信息,也是值得的。”南门敌眉头一皱,将自身的气息完全的收敛,瞬间就是没入那无尽之海。

星月神殿乃是邪云宗一直在追寻的目标,他们从来都不会放过任何一点线索,此时拥有如此重要的线索,南门敌觉得值得冒险一探。

南门敌的实力很强大,拥有斗帝境四重的强大修为,若是他将自己的气息彻底的收敛,将自己完全的隐匿伪装起来,恐怕就是一些比他高出三四重小境界的人都难以察觉到他的存在。

只可惜,此时的南门敌进入的是无尽之海,那是拥有无数海洋生物生活的地方,乃是众多深海大妖的天堂。

在这无尽之海之中,深海大妖的敏锐程度远比人类强者的要强大无数倍,稍微有一点异常情况,都是很难逃过那些深海大妖的捕捉。

玄灵帝龟,强大的九阶帝兽,深海大妖中的强大霸主之一,拥有着远比一般大妖更加敏锐的捕捉能力。

唰!

就在玄灵帝龟深入海面之下数千丈的时候,它那原本惺忪的巨大双眼突然猛地一瞪,巨大的身躯一停,瞬间转头看向身后无穷无尽的海洋。

“嫌命长的人,总是那么多。”一道苍老的声音,在那玄灵帝龟的口中戏谑的传出。

而后,只见那玄灵帝龟将自己那巨大的嘴巴张开,在它的嘴中竟然有飓风在咆哮着。

轰!

仿如离弦之箭一般的迅疾,玄灵帝龟口中的飓风瞬间就迅猛的激射而出,带着无比恐怖的威能朝着此时玄灵帝龟所在的上方击去。

那飓风所过之处,皆是将周围的海水完全的席卷,就好似一道飓风,带着一条水中巨龙咆哮而出,声势越加的浩大。

在这一瞬间,在玄灵帝龟背上大殿之中的“天南地北”四大护法都是脸色一变,能让玄灵帝龟出手的,绝对不是一般的强者,而且还是他们根本没有发现的存在。

而在发出那一道攻击之后,玄灵帝龟的身上有刺眼的青色光芒绽放,它也不管那一道攻击的效果如何,瞬间就是速度暴增,迅猛的就是朝着无尽之海的最深处激射而去。

就在那玄灵帝龟就要到达海底的时候,它的身躯却是猛地转向,瞬间就以一种奇怪的路线朝着另一个方向前行。

看其前行的路线,就好似在绕开一些障碍,可是在那大海的深处,却是什么也没有。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