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农女种田:山里汉子独宠妻 > 1771.第1771章 惯着谁(二更)

1771.第1771章 惯着谁(二更)

手机阅读

余四娘用一种很轻柔的声音,在穆大山耳畔道。

穆大山何尝不是觉得心暖乎乎的。

“双双娘,我也是……有你真好!”

……

……

老穆家老宅,穆双双和陆元丰还没走,两个还在老穆家院子里,他们还得盯一会儿。

若是穆老爷子醒来,没事儿了,他们就能走了。

当然,能从老爷子嘴里问出穆大德的事儿,那就更好了。

毕竟,这一次他们回来,最大的目的,还是找穆大德。

在院子里,站了半个时辰,穆双双算是见识到了穆老太骂人的本事。

明明这么久的时间,可以自己将宅子收拾好了。

偏偏将多余的力气,用在骂人上头。

穆双双甚至觉得,穆老爷子躺在屋里,怕是都不得安宁。

这以后,穆老爷子,还真不能死在穆老太前头,不然,真没了安宁的日子。

穆老太终于骂的口渴了,歇了口气,想去喝水,却发现,水缸里,半口水都没有。

拎着木桶,穆老太走到穆双双面前,“去,给我大桶水去!我渴了!”

穆双双不为所动,压根就不理会穆老太。

“臭丫头,你听不懂我说的话,还是咋的?”穆老太怒道。

“穆家奶,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更何况,双双一个女儿家,如何提的动一桶水?”陆元丰皱眉道。

之前,穆老太一直在骂咧,他也一直没说话。

没说话,不代表就真的能忍受。

“臭小子你要是心疼,你就去啊!你若是去了,我就不说这死丫头了!”穆老太理直气壮的道。

“你……”陆元丰还想说啥,被穆双双制止了。

“算了,丰子,你别理她,戏精一个,就喜欢没事儿找事儿!”穆双双道。

她一开口,陆元丰立刻噤声。

穆老太还想不依不饶的和穆双双吵,这时候,屋里传来穆老爷子的呻吟声。

看来,人是醒了。

穆老太也听到了声音,第一个冲了进去,嘴里还嚷嚷着。

“哎呀,老头子,你可算是醒了!”

穆双双和陆元丰跟着进屋,穆老爷子已经睁开了眼睛,脸色一如既往的苍白。

他在屋子里巡视了一周,最后将视线落在了穆双双身上。

他伸出自己颤巍巍的手,指着穆双双。

穆老太见状,跳起来就要赶人。

“滚出去,都给我滚出去,这里不欢迎你们!”

她话音刚落,炕上的穆老爷子就哽咽着开口,“老婆子,你出去,我和双双有话说!”

“啥?我出去?老不死的,你怕是糊涂了吧?这两个可不是啥好东西,他们可不会对你客气!”穆老太满脸不高兴的埋怨穆老爷子。

心底恨极了穆老爷子亲疏不分。

听到穆老太的话,穆老爷子满脸激动的冲穆老太道。

“出……咳咳咳……去!”

才说了两句话,就开始咳嗽,肺部差点都咳出来。

穆双双也不想穆老爷子就这么死了,赶紧冲穆老太道:“奶,我爷都病成这样了,你是想看他被活活气死,才开心吗?

我告诉你,我爷要是死了,你也别想好过!”

“你……我……”穆老太还想说啥,穆双双直接将人拉了出去。

被赶出去的穆老太,又在外头拍门咒骂。

穆双双猛地打开门,指着地上被她扔的水桶道:“你要是闲的发慌,就去打水,就打扫屋子!

你男人现在躺在炕上,需要的是静养,你忘了张槐树咋说的了?情绪再激动,是会死人的,你就这么希望我爷去死?”

“这是我家,轮到你来教训我,死丫头,你……”穆老太还在骂。

穆老爷子忽然挣扎着从炕上爬了起来,可到底是没力气,直接从炕上摔了下来。

陆元丰赶紧去扶。

瞧见屋子里的情况焦急的就要往里头冲,可她越是这样,穆老爷子越是激动。

原本好好的一张脸,差点断气似得。

穆双双终于忍不住了,提起手,冲着穆老太脸上,就是一巴掌。

“啪——”

巴掌落在穆老太的脸上,她的脸,一下子就肿了起来。

她不敢相信的看着穆双双,一只手捂着脸,眼睛死死的瞪着穆双双,又准备开口骂穆双双。

“你骂啊,从现在开始,你骂一句,我打一巴掌,我倒看谁吃亏!

爷病的这么严重,你不想办法给他一个舒服的环境,整天跟野猫发春似得,找这个麻烦,找那个麻烦,你是不是有病啊?有病你去治病,莫要来祸害其他人!”

穆双双厉声道。

她是忍够了,这老太婆就是一个惹祸精,男人成了这样,儿子成了这样,这个家成了这样,光顾着吵,光顾着闹,和白痴傻子有啥区别?

白痴,傻子,至少还有安静的时候,她是片刻都不能安宁。

自己不缓口气,也不绕过别人的耳朵,这样的人,就不该惯着。

“死丫头,你个不要脸的……”

“啪——”穆双双又抽了一巴掌。

“娼妇……”

“啪——”穆双双又是一个巴掌。

每一个巴掌,都没留情面。

穆老太的老脸,被打的肿的老高,可她还是学不乖,还准备骂。

屋子里,被陆元丰暂时安抚好的穆老爷子突然重重的吼了一声,“闭嘴——”

这一声喊出来,穆老爷子的面色,由惨白,变成了死灰色。

人一下子仿佛老了十几岁,头顶的白发,好像一瞬间,全都长出来了。

房门口,穆老太惊讶的合不拢嘴了。

还想说啥,瞅着穆双双高举的手掌,还有差点断气的男人,她气呼呼的转身走开了。

临走前,她还不忘用目光狠狠的瞪穆双双,一副要吃了她肉的样子。

穆双双将房门给关上了,走到炕边,冲穆老爷子道:“爷,刚才,张槐树给你看过了,说您没啥大问题,情绪不要太激动就行!”

穆老爷子点了点头。

脸上痛苦的表情,瞬间少了不少。

“双双,谢谢你们,还肯给我请大夫!”穆老爷子道。

“其实,我这把老骨头,死了也就死了,可我还是有几件事儿,放不下,想求双双帮我……”

(ps:昨天实在头疼的厉害,没更新,愧疚ing……另外,这本书,绝对不会太监的,放心啊~)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