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农家悍妻 > 第1011章

第1011章

手机阅读

既然想要变得强大,就要禁不住痛的考验,这不过是刚刚开始罢了。

巫舜拿了块矿石出来,专心地观察,仿佛没有看到大烟那求救般的眼神,也没有听到娇爷那抽搐颤抖着的声音。

口吐白沫了!

大烟余光瞥到娇爷的变化,一下瞪大了眼睛,顾不得去请求巫舜帮忙,赶紧又给娇爷仔细探查。

良久才松了口气,还好不是要命的事。

看着仍旧不停地抽搐着的娇爷,大烟既心疼又无语,她压根就不知娇爷这是什么鬼反应,明明就是胸口在产生变化,却跟吃了砒霜似的口吐白沫。

大烟想了想,起身去把榻上的东西清理了一下,然后把娇爷抱了上去。

“大哥,娇爷这情况要持久多久。”大烟束手无策,眼见巫舜也没有帮忙的意思,干脆就换了个事情来问。

巫舜想了想:“快则一个时辰,慢则三天三夜。对他来说,自然是时间越长越好,毕竟时间越长,改变的就越是彻底。相反时间越短,就越证明他是个废物。你是希望他时间长些,还是短一些?”

大烟:“……”

心疼娇爷一千次,却无能为力。

总不能因为心疼,就盼着他一个时辰就完事,那样也太不好了一点。

大烟默默地拿手帕给他擦了擦吐出来的白沫,然后摸了摸他的脑袋,内心有着深深的同情与怜惜,但不可否认的是……

还有点幸灾乐祸哈哈……

咳咳,这么幸灾乐祸貌似不太好,绝不能让娇爷给知道。

大烟揉了揉脸,控制了下自己的表情,让自己保持担忧与怜惜。

“大哥,就让他这么一直抽搐着吗?还要不要点别的什么东西?”大烟又给娇爷擦了擦嘴角,然后继续扭头问巫舜。

巫舜想了想,说道:“他可能需要灵气。”

大烟想了下,的确是这么一回事,只是这么简单的事情,自己竟然想不到。

不过娇爷才开始修炼,多的灵气他吸收不了。灵泉水对他来说,灵气还是太充足了些。

想了想,干脆就画了个聚灵阵。

不料聚灵阵刚启用没多久,娇爷就抽搐得更加厉害了,像一条离了水正在蹦跶着的鱼。

大烟:……

为什么反应会这么大?

讲真的,她没有坑自家男人的意思,这聚灵阵不是多厉害的,只能吸来比空气中多十倍的灵气。

“大大大哥,你确定他不会有问题?”大烟不放心,又扭头去问人。

巫舜:“你挺烦的。”

大烟(⊙o⊙)…

“他是泥捏的吗?让你如此担心他会碎掉。”巫舜蹙眉看着她,眉眼间尽是不耐烦。

大烟抠着手心,心里头就在想:泥捏的还好哩,碎了的话,加点水再继续捏出来就好了。娇爷却是玻璃做的,一不小心就会碎掉,捏不回来也粘不住。

又看了娇爷一眼,好担心。

巫舜很是嫌弃地看了正在抽搐着的娇爷一眼,对大烟说道:“既然你如此担心,那他还是一个时辰就停下来的好。”

“从一个彻头彻尾的废物,变成一个可修炼之人,哪能那么容易。倘若你实在心疼,我可以让他停下来,只要将蛟龙珠抽走便可。”

大烟果断拒绝:“算了,还是让他疼吧。”

对上巫舜那明显的不耐烦,大烟是不敢再问了。隔了足有一丈远,就能感觉他身上不断冒着的冷气,比这大冬天的天气还要冷。

兔子伸爪子,扒拉了巫舜的衣角一下。

巫舜低头看了它一眼,顿了一会儿,挥手拿出来一头九纹火兽。

“给你打发时间。”巫舜淡淡道。

大烟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正两眼冒光的兔子,嘴角狠狠的抽了抽。

去泥煤的打发时间,想吃直说。

九纹兽不是收拾好的,大烟踢了八爷一脚,让它去把阿福找回来。

自从有了阿福帮忙,她已经好久没有收拾猎物,现在挺着那么大的肚子,她也真懒得做这种事情。

在八爷去找阿福的工夫,大烟就拿了葫芦出来,试着去接点兽血。果然兽血还在,并且还没有流掉多少,偌大的一头火兽,还留下不少的兽血。

在接完兽血,正要盖上盖子的时候,忽然就感觉到身体对兽血的渴望,不自觉拿起葫芦来喝了一口。

一股血腥味充斥口腔,竟不觉得恶心,反而感觉挺好喝的,忍不住又喝了几口。

巫舜:→_→

或许是那眼神太过诡异,大烟很快就回过神来,并且感觉到不对。

看向葫芦,眼角直抽抽,满头黑线。

她竟喝了一半的生血。

察觉到巫舜那诡异的眼神,大烟的眼神则是这样的。

←_←

“好喝?”巫舜一脸怪异。

大烟舔了舔唇,又吧嗒吧嗒嘴,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已经相当无语。把葫芦塞住,伸手摸了摸肚子,怀疑自己真的是怀了一个怪胎。

这种感觉,从未有过的强烈。

压根就不是她想要喝,而是肚子里的熊孩子对她的影响,仿佛对她施展了诱惑术,让她感觉这血特别的好喝,产生了极大的渴望。

大烟忍不住发愁,熊孩子还没生下来,就开始坑她娘,等长大以后还得了?

“其实还行吧,回头我煮一点尝尝。”大烟冲巫舜干笑几声,不好跟他解释这件事,就将这事藏在了心里头,想着等娇爷醒来,再与娇爷说说。

巫舜狐疑地看着她,似乎不太相信,但又看不出来有什么不对,便又低头研究起手上的矿石来。

没过多会,阿福被找来。

把猎物扛出门口,门前就是天堑河,阿福就在那里处理猎物。

不要的东西,仍旧丢水里。

大烟坐在那里伺候娇爷,不知不觉地就伸手摸向葫芦,又要打开盖子喝上一点。等反应过来一巴掌拍自己脑门上,顺便地拍了一下肚皮。

熊孩子,给老娘消停一点。

某熊孩子:……

还没被生出来就挨打,简直了。

踹你!

大烟摸着被踹的肚皮若有所思,熊孩子要兽血,把喝兽血换成泡兽血行不行?

啪!

大烟又打了一下肚皮,结果又被踹了一下,顺便地小脚丫还顶在肚皮那里,能隐约看到脚印。

大烟:……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