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修仙小神农 > 第七百二十三章 咏春传人

第七百二十三章 咏春传人

手机阅读

赵小南接通电话,范统粗粝的大嗓门从电话那头传来。

“赵小南,你在哪呢?”

赵小南直截了当,“有事说事。”

他跟范统算不上朋友,所以范统没事不会打电话给他。

“你来我武馆一趟,有人找你。”

“找我?找我怎么会去你武馆?”赵小南疑问道。

“我哪知道,你快过来。”

赵小南笑了,范统这个二百五,居然还想糊弄他。

“让他来善水村来找我吧,我在村里。”

赵小南说完,挂了电话。

他敢挂电话,就知道范统一定会打来。

果然,赵小南没走几步,来电铃声再次响起。

赵小南接通电话。

“他不去。”范统闷闷的声音传来。

赵小南笑笑,“不来算了。”

说完,赵小南又挂了电话。

这次只过了三秒,范统就又打了过来。

赵小南接通之后,就听范统终于憋不住了,“他们来踢馆的,指明要见你。”

“踢馆?”赵小南想到范统找他肯定有事,却没想到是踢馆。

范统“嗯”了一声。

“你打不过他们?”赵小南问。

范统没好气的回道:“废话,打的过还用叫你来吗?”

“不去,我忙的很。”赵小南直接拒绝。

范统轻哼一声,“别跟我装,多少钱你说。”

赵小南嘿嘿一笑,“范大少果然快人快语,看在大家这么熟的份上,收你一百万好了。”

“一百万,你怎么不去抢?”范统气愤的声音传来,显然气的不轻。

赵小南无辜的说道:“这不是范大少你让我说的嘛!”

“师兄,让我跟赵师傅说说。”方文龙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范统喘着粗气的声音消失,电话那头传来方文龙的声音。

“赵师傅。”

赵小南笑着回了一声,“方教练。”

方文龙一开口,就是商量似的口吻,比范统态度可好多了。“赵师傅,咱们也算是老朋友了,能不能少要点儿?”

赵小南说一百万,也就是先试着要要,要是范统不还价最好,还价的话自然还可以商量,毕竟他现在缺钱。

上次赵小南帮助范统去踢馆,要了范统七十万的报酬,这次自然不能低于这个价格。

“方教练既然都这么说了,那就少要点吧,八十五万,可是不能再少了。”

八十五万刚好够泰和餐厅,那边的改装费。当然如果实在谈不拢,再降一点也不是不可以。反正给装修公司钱,也是先付一半,改装完了再付尾款,到时候从总店那边划拨一部分,也能补上

“谢谢赵师傅。”方文龙向赵小南道了一声谢。

紧接着赵小南听到,方文龙小声说话的声音,“师兄,八十五万。”

范统不耐烦的声音传来,“行了,让他赶紧过来吧。”

赵小南见对方不再压价,开心的同时,也有些担心。

范统肯出八十五万请他出手,来踢馆的人肯定非同小可。

虽然他现在从武道境界来论,已经算是宗师,但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赵小南还是懂的。

要是遇到平常人还好说,要是遇到个境界高深的修行者,那就惨了。

不过如果只是比武,应该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就是输了的话,钱是别想挣了。

赵小南将手机放回裤袋,又沿着来路折返了回去。

大王得了护身符,不用再提心吊胆,没心没肺的睡的正熟。

因为刚进山没多久,赵小南只走了二十分钟就回到了山下。

拦了一辆过路车之后,司机带着他们一人一猫,向范统的武馆赶去。

还没到范统的武馆门前,赵小南就远远看到,武馆大门前聚满了人,还有不少媒体记者拿着话筒,在摄像机面前正在报道着什么。

车子停在了正对武馆大门的路边,赵小南付给了过路车司机一百块车费,然后抱着大王下了车。

赵小南看向范统的武馆。

写着“打遍丽都无敌手”的招牌,格外引人注目。

也难怪老是有人来踢馆,这块招牌太欠打了!

赵小南抱着猫,往武馆大门处走去。

一个穿着武馆练功服的青年,看到赵小南脸色一喜,迅速迎了过来。

“赵师傅,你来了。”

赵小南看着这个青年,觉得有点儿眼熟。想了想,好像是范统的大徒弟,叫左少致。

赵小南笑着朝他点了点头。

“师父和师叔在里面等您。”左少致侧过身,伸手相请。

门口的媒体记者,有人注意到赵小南,一齐拥了过来。

“赵师傅,请问您是周式咏春的传人吗?”

“赵老板,周师傅说您偷师周式咏春,这是真的吗?”

“赵师傅,请问您的师傅是谁呢?”

“……”

媒体记者,拿着话筒往他脸上怼。

摄像师扛着摄像精确瞄准。

照相机咔嚓咔嚓闪个不停。

赵小南都听懵了。

周式咏春?什么鬼?

不是有人来踢馆吗?

大王一下子惊醒过来,看着个个如狼似虎的媒体记者,吓的差点逃走。

左少致见赵小南被围住,连忙招呼武馆的学员过来,护卫着赵小南和大王,从媒体记者的包围圈中挤出一条出路。

赵小南刚一进武馆,守在门边的学员,就把媒体记者拦在了大门外面。

赵小南顿时松了一口气。

“不是回村吗?你这是跑到哪里来了?”大王用猫语向赵小南质问道。

“有点事,等下再回去。”赵小南小声回了一句,然后抬眼看向武馆内。

武馆内有两拨人。

一拨是由范统和方文龙引领的学员弟子。

另一拨是由一个,穿着白色练功服的老头儿引领在前。

老头儿身后有十几个青年男女,也穿着练功服,只是颜色不同,有黑有白。

赵小南猜应该是学员弟子一类。剩下的则是一些媒体记者。

赵小南目光落到老头儿身上。

老头儿七八十岁,鹤发童颜,长发披散在肩头。

老头儿身材消瘦,站的却笔直,精神也不似寻常老人一般萎靡,眼中神采奕奕。

这应该就是要踢馆的人。

赵小南用【望气术】看了老头儿一眼,确认对方身上没有灵气之后,松了一口气。

赵小南在看老头儿时,老头儿也在看他。确切的说,武馆内外的人,目光都聚集在他身上。

左少致把赵小南,请到了范统和方文龙身边。

武馆内的学员、弟子,看到赵小南过来,脸上都有喜意。反观对面老头带来的那些青年男女,神色就不那么友好了。

方文龙看了老头儿一眼,然后小声对赵小南耳语道:“来踢馆的就是他。”

方文龙刚说完,对面的老头儿就含笑开了口,“赵师傅是吧?”

赵小南抬眼笑笑,“还没请教?”老头儿拱了拱手,“周式咏春第十二代传人——周国番。”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