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至尊鸿图 > 1271、 男人不该轻言放弃

1271、 男人不该轻言放弃

手机阅读

薛家良说:“这种事岂是我反对得了?我表态了,不支持,不反对。”

公然观察着薛家良的脸色,她觉得,没有他说得这么简单。

果然,薛家良晚上约见了郑清。

由于郑清晚上防汛值班,薛家良就来单位办公室找他。

看着曾经熟悉的办公室,薛家良很是感慨,他摸着自己使用过的办公桌,说道:“还是那个办公桌,你和德子都没换过?”

郑清笑着说:“从这个办公桌,走出个市长,谁舍得换呀?不但办公桌没换,您看这些柜子,还有这把转椅,都是您用过的,这个转椅经我手都修过两次了,但就是舍不得换,风水好啊,前后两任都高升了,我怎么也要沾沾福气呀。”

薛家良笑了,说道:“你还迷信这个呀?”

郑清说:“不是迷信,是跟机关经费有关,以前谢书记把控得就严,现在机关交给老严管了,他把控得更严,桌椅板凳坏了先修后买,看大门的、搞卫生的,都当修理工使用,他们中间又有瓦工还有木工,一人多能。”

薛家良说:“这是咱们纪委的特色,清水衙门,过日子不节俭点不行啊。”

“是的,给咱们的经费有限,而且人员有增多趋势,不勒紧腰带不行啊。”

郑清嘴里的严书记,是目前省纪委常务副书记,主持纪委的日常工作,以前一直是谢敏的搭档,跟谢敏有着太多相似的地方。

郑清给薛家良沏了一杯咖啡,说道:“没有茶了,我只能给您喝这种超市买的普通咖啡。”

薛家良说:“这就很了不起了,我对茶、咖啡什么的没有要求,你就是给我抓把树叶子泡开水都行,只要有涩味我就认为是好茶。”

郑清笑了,对于吃喝,薛家良还真没有特别的嗜好。

他笑着说:“哥,您找我有事吗?”

薛家良说:“没事就不能找你坐会吗?你小子,自打上次因为刘仁的案子匆匆见了一面后,这么长时间连个电话都不打,该不会因为我有个外甥女就跟我疏远了吧?”

郑清一听他这么说,就不好意思地低下头,说道:“哥,看您说的,我哪是那样的人啊——”

薛家良盯着他问道:“那你是什么人?难道是个连女孩子都不敢追的窝囊废?”

郑清一愣,说道:“哥——不是......不是您说的那样,这事,人家不愿意就算了,哪能不顾脸面死乞白赖呀,再说,人家有了更好的追求者。”

“呦呵,连这么机密的事你都知道了?是德子告诉你的吧?”

郑清不好意思地说:“您就别管是谁说的了。”

薛家良说:“看来,我让德子这个混蛋耍了。”

“为什么这样说?”

薛家良笑了一下,说道:“因为他比我更不希望看到茅岩和小双好上。”

郑清不解其意,说道:“不会吧?您和德子不希望亲上加亲吗?”

薛家良不高兴地说:“什么亲上加亲,我跟茅岩有什么亲戚关系?”

郑清说:“我就是这么一比喻。不过哥,听您的口气,您不喜欢茅岩?”

薛家良说:“谁说我不喜欢他,他是国家培养起来的军工工程师,年轻有为,前途无量,而且为人正派,性格温和,长得也好看,这样的人谁不喜欢?男女老少都喜欢……”

郑清不等薛家良说完,就补充道:“还有,家庭背景也好,咱连人家一个小手指头都比不上……”

薛家良说:“还有一点你也比不上人家,就是他敢追求自己喜欢的女孩子,明明得知你也喜欢这个女孩子的情况下,仍然敢于追求,这一点比你强的不是一星半点儿。”

郑清低下头,搓着手说:“因为他知道我已经放弃追求这个女孩子了,他才敢于去追求。”

薛家良用眼角偷瞄了他一眼,说道:“以男人的血性来分析,即便你不放弃,他也会去追求,谁这一辈子碰到中意的女孩都不太不容易,当然要逐鹿、绞杀一番,没有谁会轻言放弃的,除非……”

“除非什么?”

“窝、囊、废!”

这三个字,薛家良故意从嘴里一字一句地挤出。

郑清一听,眉毛立刻拧在一起,他虎视眈眈地看着薛家良,但很快,他的眉头就松开了,目光也温和下来,他苦笑了一下,说道:“哥,您这样不好吧?哪有亲舅舅破坏外甥女的幸福生活的?”

薛家良说:“的确没有亲舅舅破坏外甥女的幸福的,但我跟你说的意思是,外甥女直到现在都不没答应茅岩,你口中比你更好的人、还有你所谓的幸福生活,恰恰外甥女都没动心,难道你不认为你误会了我外甥女吗?”

郑清看着他,半天才说:“可是她拒绝我这是事实。”

“她目前没接受茅岩的求爱也是事实。”

“那……”郑清一时不知说什么好。

“那什么?如果你还喜欢你心目中的007,你就应该继续追求,不该轻言放弃,这才是男人!”

“可是……”

“可是什么?”

郑清抓了一下头发,说道:“可这是您的意思,小双不会跟您的意思一致。”

“你不去试试怎么知道?”

“我自愧不如,哪好意思厚着脸皮去试呀?”

“那好,以后我再管你叫窝囊废你不许恼。”

“哥——您这是在逼我去丢丑。”

“这怎么叫丢丑?哪个男人追自己喜欢的女人不使用一些手段?不丢丑你追得上吗?如果像你这样,在心爱的女孩子面前,保持一贯的矜持,我敢说,你这辈子都讨不到自己喜欢的老婆,活该三十多岁还打光棍!我下来真该跟老谢提个建议,让你出去锻炼锻炼去了,再在纪委待下去,真的就混成老八股了。”

郑清笑了,说道:“老谢早就跟我谈过,说我这个性格最适合做纪委工作了,他舍不得放我出去,我也不想出去,因为我知道自己不是当官的料,只适合做八股工作,按部就班、中规中矩、墨守成规。”

“嗨——说你耳朵大你还扇乎起来了?”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