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穿越者退散 > 第六百八十六章 女帝

第六百八十六章 女帝

手机阅读

露威妮亚的皇帝,不但全身肌肤白得发光,而且有着一头纯白色的长发。

她同样纯白的眼睛很大也很漂亮,总像是刚睡醒一样半睁着,所以给人一种迷离而神秘的美感。

她的气质非常高傲,但不是盛气凌人的那种低俗的傲,而是如同站在云巅、睥睨脚下一切生灵的神明般的那种傲然。

有着超脱尘世看穿一切的冷澈和淡然。

这个女人本身,简直就像一道超凡脱俗的白色光芒般!

在阿雷斯记忆中,没有任何一个人有这样杰出的气质。

有着非常甜美的容貌,同时也有着虚幻一般飘渺的不真实感,仿佛随时都会随着一阵风消散在空气里般。

冰山般的肖恩没有她那种超脱感,俊美无比的迪亚兹又没有她那样的仿佛能压制一切的静谧。

阿雷斯望着露威妮亚的皇帝出神,像盯着什么珍奇野兽般连眼睛都不眨。

艾迪森在旁边拽着他的裤脚:“阿雷斯大人,你这样盯着陛下看太无礼了!”

阿雷斯突然转过头,指着露威妮亚的皇帝大叫:“是她啊?!我和她在圣御武祭上见过面的!【参见第五百二十四章剧情】原来你们的皇帝是个女的啊?!而且为什么你们的皇帝居然亲自离开自己的国家,跑到圣雷贝斯的圣御武祭去露面啊?!”

原来露威妮亚的皇帝,就是在圣御武祭开幕演讲前,和阿雷斯握手的那个白发白眼的大美女!

为什么一国的皇帝,居然敢离开自己的皇宫,跟随使节团到遥远的异国参加圣御武祭?

她不怕身份暴露,会被别有用心的人盯上甚至暗杀吗?!

露威妮亚的女皇帝,仿佛看穿阿雷斯的想法,她笑了笑:“我实在按耐不住好奇,想亲自见识一下银色雷霆本人的风采,所以就低调地参加了圣御武祭。至于你在担心的问题,我自信有能力可以自保!”

(只是为了见我一面?不可能这么简单吧?)

一闪念经过脑海,阿雷斯皱着眉转移了话题:“不是说三大皇族不能离开皇宫吗?结果好像每个皇族都能随便出宫的样子……”

他扳着手指头:“据说,圣雷贝斯的大皇子出宫,结果死在异界之柱里面;而他的亲生母亲,是泽卢刚蒂亚的皇族,都直接离开泽卢刚蒂亚嫁到圣雷贝斯了;现在露威妮亚的皇帝你,居然也离开皇宫出国旅游…这天规看来也不是那么严格嘛……”

露威妮亚的皇帝笑了笑:“三大皇族不出宫的确是天规,因为出宫的话会伴随着非常可怕的危险,但如果全神戒备的话还是可以避免这些危险的。”

阿雷斯早就知道三大皇族是穿越者的后裔,自然也想得通三大皇族为什么会定下不出宫这种天规。

但他还是装作不知道地问:“所以三大皇族到底为什么不出皇宫呢?是在害怕什么吗?”

露威妮亚的皇帝,眼中闪过一丝伤感的黯然:“这个秘密不能公开,否则会令整个世界陷入崩溃危机哦!所以请原谅我要对你保密。”

(和艾德陛下一样的说法呢,但暂时还是看不出来这个女帝本质到底怎样。)

阿雷斯叹了口气:“居然是个女皇帝哦……”

露威妮亚的皇帝扬了扬眉梢:“怎么?女人就不能做皇帝吗?”

阿雷斯一瞬间,脑海里闪过好几位至今为止遇到过的杰出女性(莉娜、梅露可、菲妮、皇后塞切尔、伊芙琳、布兰妮、温妮、蒙娜……)

他飞快地摇着头:“并不!女人一点也不比男人差!只是觉得有点意外,我还以为你是个男性皇帝呢!”

艾迪森缩着脖子小声说:“这件事,我刚才和你先说一下就好了!不过露威妮亚有女性皇族也可以登基的传统,这件事全世界都知道吧?你意外个头啊?”

“哦~~~”

另一边,露威妮亚的皇帝,饶有兴趣地盯着阿雷斯:“虽然不知道,你是不是为了讨好我而故意这样说,但我对你的评价提升了一些哦。”

“谢谢,我绝对不是在讨好你。”

阿雷斯耸耸肩:“既然大家第一印象都不错,就趁着这股热度来谈谈正事吧?为什么要派人进入圣雷贝斯,把我接到露威妮亚来呢?”

露威妮亚的女帝,那双空灵的眼睛,仿佛在望着很遥远的地方:“如果看到一件稀世珍宝可能会被毁掉,当然会忍不住出手把它抢救回来。”

她所说的稀世珍宝,当然就是在指阿雷斯。

阿雷斯慢慢歪过头:“抢救回来,好变成自己拥有的东西吗?”

露威妮亚的女帝淡淡地说:“宝物最好的归宿,就是被珍惜它的人捧在手里,不是吗?”

阿雷斯冷笑着说:“可是这位号称珍惜它的人,明明也参与了想暗中毁掉宝物的阴谋呢!”

露威妮亚的女帝摇头:“虽然露威妮亚也知道你和菲妮·圣卢西恩的隐私,但我一直下令保守这个秘密。而且露威妮亚方面,从没对你做出过像艾哈·圣瓦尔那样的刺杀行为。”

她叹了口气:“对于你在圣雷贝斯的遭遇,还有所有被卷入到事件当中遭遇不幸的人表示遗憾。但这场悲剧完全是由泽卢刚蒂亚单方面引爆的,所以我们露威妮亚真的不应该对这件事负起任何责任。”

(滴水不漏的逻辑和口才!看上去像个女神一样出尘,但却是个相当厉害的人物啊…三大公国的皇帝果然都是怪物!这不是当然的吗?没有相当强的实力和智慧,早就在竞争皇位的时候就被淘汰了————)

阿雷斯的脑海,突然闪过天真可爱的哈特,本来以为已经在愈合的心猛然一痛!

他伤感而疲惫地叹着气:“唉…就算是这样,但这件宝物现在受了伤,而且非常愤怒和悲伤!他不会再轻易相信任何人,更不想变成被别人拥有的物品,身不由己地过着被利用被驱使的生活。”

露威妮亚的女帝,垂下深邃而淡然的目光:“也许过一段时间后,这件宝物会治愈心伤,然后愿意试着融入到比之前更完美的新环境里也说不定呢。”

她转过身飘向王座:“阿雷斯卿,露威妮亚永远会为你留下一席之地。”

(坚持要我做效忠的臣子,本质上还不是想利用我的能力吗?虽然你很厉害,但比艾德陛下还是差了好远,我这次不会轻易上当了!)

阿雷斯对露威妮亚女帝的背影鞠躬:“陛下,感谢你的好意。但我已经决定不再效忠任何国家或者皇帝了!从今以后,阿雷斯只是一个自由自在活在世界上的自由人!”

露威妮亚的女帝转过身,望着阿雷斯的白色眸子变得风雪弥漫:“不愿意做我的臣子吗?好吧,这种事本来也不可以强迫。不过你既然拒绝成为露威妮亚的一份子,那么请把你曾经从露威妮亚夺走的东西还回来。”

阿雷斯漆黑的眸子一凝:(来了!果然要向我讨债了!)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