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巅峰官路 > 第1224章陷害

第1224章陷害

手机阅读

罗子良昨天回来的时候,很清楚地知道岳书记就在省城,唯一的可能就是看到他进了省委大院,又奔纪检委办公楼来了。以岳学智的聪明头脑,肯定会猜到他来干什么,说不定尿遁了呢。

罗子良看到岳书记躲了,并没有气馁,现在是他求人,得放下面子,得委屈求全。他于是在走道上慢慢走着,从这头走到那头,又从那头走到这头,他就不信,岳书记能躲他一辈子。

“罗厅长,怎么是你?”这时候,第五纪检监察室的张建福探出头来,看到是罗子良,有些意外。

孙学恨科远封情酷所敌岗秘

“原来是张主任,你好呀。”罗子良微笑道。

“你怎么到我们这里散起步来了?”张建福问。

“我本来想找岳书记,但听说他便秘,一上厕所得两小时,所以得耐心等着。”罗子良一本正经地说。

“哈哈哈哈……罗厅长就是罗厅长,我们的岳书记你也敢编排?”张建福笑了起来。

“我难道说得不对吗?”罗子良反问。

“对啥对?他不是好好的吗,老人家身体好着呢。”张建福说。

“那他现在在哪?”罗子良有些不相信。

“他在楼上会议室里。”张建福笑道。

结恨球不仇封独酷所闹酷恨

“开会呀?”罗子良又问。

“没开会,他说去找一个什么文件,反正我不是听得太明白。”张建福摇了摇头。

“好,谢谢张主任。我这就找他去。”罗子良马上转身上楼。

到了六楼会议室,罗子良在门口果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在窗口负手而立,就试探地问,“岳书记?”

那名男子转过身来,正是岳学智,他有些愕然,怔怔地问,“小罗厅长,你怎么找到这里来了?”

罗子良笑道,“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岳书记,还是有缘的。”

“你不是休假了吗?怎么跑到省委来了?”岳学智叹了口气,走过来坐到了沙发上。

“我休假您怎么知道?”罗子良问。

“听别人闲聊听到的,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跑来找我干嘛?”岳学智大手一挥,转移了话题。

“我是为永泰市韩市长的事情来的。”罗子良开门见山地说。

“这个你别问我,我也不知道,都是下面的人经办的。再说了,这件事情你小子最好别过问,组织原则懂不懂?”岳学智说。

“我不干预你们的工作,我现在只是以一个普通干部的身份,向您转交一点有关于韩市长事情的证据,您先听听。”罗子良把和那个房地产商孙向华的交谈用手机放了出来。

“你这算什么证据呀?你别自欺欺人好不好?你的问话是带有诱导性的,别说我听不出来。”岳学智对这份录音不以为然。

“岳书记,我知道这份录音不能成为呈堂证供,但这是一份铺垫,一条通往真相的路。”罗子良说。

“我听不明白你说的什么铺垫呀,什么路呀的,我只能告诉你,组织会依法依规地去处理问题的。”岳学智还是不愿意多说。

“依法依规是没错,但归根到底,还是人去做,制度是好的,执行的人有没有偏颇就不知道了。”罗子良低声说。

“大胆,这是你能说的话吗?”岳学智黑起了脸。

“岳书记呀,我不会为谁说好话,我只想弄清楚事实,如果说是为了韩市长的清白,倒不如说是为了我自己内心的那份执念,因为我一直不相信韩市长会那么做,你就让我死心行不行?”罗子良执着地问。

艘恨术不远岗独鬼所地由通

“你到底想知道什么?了解些什么?”岳学智叹了口气。

“是谁出面举报的?”罗子良问。

孙球学地科岗鬼独接酷星克

“怎么,你想打击报复吗?举报人的信息我们是保密的,不可能告诉你,这是原则性问题。”岳学智严肃地说。

“好,我换个问题,永泰市房管局长张定一说韩市长给他打招呼了对不对?”罗子良又问。

“对。”岳学智说。

“韩市长对这件事情承认了没有?”罗子良接着问。

“没有。”岳学智摇头。

“最后一个问题,听说张定一张局长也被带到省城来了,现在在哪?”罗子良说。

孙球术不地岗方酷由敌球孙

在这件事情上,张定一就算有错,只属于失职渎职,不会被留置起来的。

“张局长下午我们就让他回去了。”岳学智说。

艘恨恨仇仇最鬼独接孙技指

“好了,谢谢您,岳书记。事情了结以后,我请您吃饭。”罗子良头也不回地走了。

艘恨恨仇仇最鬼独接孙技指  “罗厅长,怎么是你?”这时候,第五纪检监察室的张建福探出头来,看到是罗子良,有些意外。

“小罗,听我一句话,遇到事情要多想想,很多东西并不是表面上的那么简单,不要陷进去,不要一味按脾气来,如果你犯了什么错误,我也救不了你。”岳学智在他背后意味深长地说。

岳书记的话,让罗子良明白了这件事情一定还有许多不为人知的内幕,可能还会牵涉到高层次的博弈问题。说得简单点,就是有省领导在这件事情上发了话。但罗子良不管这些,下了楼,直接开车又返回永泰市了……

到了永泰市,已经是傍晚了。罗子良直接来到房管局张定一住的小区门口,坐在车子里等他。

罗子良做过永泰市副市长兼公安局长嘛,张定一是认识的,他家的住址也好查。

没多久,张定一就从单位开车回来了,准备转车进入小区。

在路边的罗子良打开车门,走下来喊道,“张局长!”

“哟,罗厅长,您怎么在这里呀?我不会看错吧?”一个大胖子急忙刹车,望着罗子良直发愣。

“你没有看错,我就是罗子良。我今天专门从省城过来请张局长你吃饭。”罗子良笑笑。

“那能让罗厅长您请呢?我请!我请!”张定一虽然有很多疑惑,但他的应付功夫还是很强的。

“谁请都无所谓,你前头带路吧。”罗子良也不跟他争辩。

面对昔时的领导,如今又是省城来的厅长,张定一当然不能拒绝。立即调转车头,向一家熟悉的酒店驶去。

不久以后,两人坐在一个包间里,点了酒菜。

在等待的过程中,罗子良盯着张定一问,“张局长,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去陷害韩市长?”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