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逆命魔王 > 第三十七章 陈丰的愤怒

第三十七章 陈丰的愤怒

手机阅读

乱坟岗。

一阵冷风吹来,陈阳回过身,望向不远处死鬼老爹的坟头。

“死老鬼,你果然成了魂体。”

陈阳有些意外的前行两步,虽热没有看到养父陈丰,可负面情绪绝对不可能是假的。

陈阳可以确定,他一定能看到自己,也能听到自己的话。

来自陈丰的负面情绪+133...

陈阳冷笑了一声,脸色阴沉的有些可怕,如果陈丰成了魂体的话,那么姐姐陈希的死...到底跟他有没有关系?

关于陈希的死亡原因,陈阳一直都在刻意回避着,然而现在看来,如果从养父身上得不到答案的话,只能去问陈希了。

“你这不孝子,拿着烟酒去孝敬陌生人,你忘了谁把你养大的?”阴森的声音带着一丝愤怒的响起,坟头上方,出现了一名约莫五十岁左右的中年人。

他身材矮小,约莫一米六左右的样子,看上去有些猥琐,不过那冰冷的目光内却噙着一抹阴狠。

“不孝?能把你埋在这里就已经够孝顺了,你大概是忘了,我们两个是怎么长大的。”陈阳冷冷的说道,往昔的一幕幕他已经很有不去想起了。

可在这一刻,却犹如回放一般,在他脑海中不断闪现出一幕幕的画面。

两人被陈丰从外面领养回来,本以为有了依靠,谁知道这个养父脾气古怪暴躁,没有正式工作。

陈阳两人的童年,开始陷入到了噩梦一般,在大雪纷飞的冬天被带去很远的地方乞讨,穿着单衣,只为博取路人的同情。

在外人眼里,养父陈丰是个好人,收养了陈阳姐弟两个,更是送陈阳去读书,然而这一切都是表象。

他的一切动向,包括偶尔在学校上课,也都在监视中完成。

没有自由,没有温暖,更谈不上幸福的童年,是陈阳两人心里的梦魇。

直至死鬼养父酗酒大醉之后,第二天冷冰冰的躺在床上,陈阳心里惊恐的同时,更多的则是窃喜。

终于...是要摆脱这样日复一日的掌控了呢。

“养大?”陈阳回过神来,冷冷一笑。

“你自己怎么对待我们的,心里没点逼数么?”陈阳罕见的冷着脸,望着那看似佝偻的猥琐魂体,眼中掠过一丝罕见的凌厉。

“没有我,你们早就饿死在大街上了。”陈丰愤怒的低吼着,目光死死的盯着陈阳,依旧是那暴躁的脾性。

“少给自己脸上贴金。”陈阳反驳了一句:“我问你,姐姐的死,跟你有没有关系?”

“什么?她死了?”陈丰微微愣了一下,显得有些意外,然而下一刻,他便有些病态的笑了起来。

“死的好啊,嘿嘿嘿...”

“你找死...”

陈阳脸上浮现出一抹戾气,手掌一翻,哭丧棒出现在他手中。

“呵,长本事了?想收拾我?”陈丰阴狠的笑了笑:“她杀了我一次,你想要杀第二次?”

陈丰的声音落下,陈阳猛然愣了下来。

“你什么意思?”陈阳冷冷的问道,手里的哭丧棒僵了下来。

“敢做不敢当?你别告诉我,当初不是你们串通好的趁我喝醉后,注射了大量的麻醉剂给我。”陈丰神色间充满了怨毒,死死的盯着陈阳。

“你放屁。”陈阳冷声道:“生前做了那么多缺德事,死了还要别人背锅,你是想告诉我,你的死,跟陈希有关?”

“你怎么可以这么不要脸的?一把年纪,都活在狗身上了?”

陈阳心里非常的烦躁,养父陈丰准确的说应该算是个比较复杂的人,典型的又想挨草又想立牌坊的货。

之所以送自己读书,也是为了掩人耳目,塑造一个外人眼中好养父的形象,而这,也是陈阳两人一直不敢轻易相信外人的原因。

然而不得不说,陈丰的话在陈阳心里也扎下了根。

按照他所说的,醉酒当晚被注射了大量的麻醉剂而导致死亡,真要是人为致死的话,不是自己。

那么最大的可能性...姐姐陈希!

陈阳不敢相信,也不愿意相信,那个温和的有些怯懦的女孩,会有这么大的勇气去做这样的事情。

三年前,她才十五岁。

“她如果真的死了,应该也成了魂体了吧?”陈丰没有理会陈阳的愤怒,逐渐的冷静了下来,只是那阴霾眸子内的狠厉却更为浓郁了一些。

“你要是敢靠近她,我保证,你连投胎转世的机会都没有。”陈阳脸色阴冷,开口说道。

以陈丰生前的一系列作为,死有余辜最为适合不过来形容他了,就算是陈希杀了他,那又怎么样?

更何况,这只是他的猜测。

养父陈丰的话也有待考证,对于这个人,就算是变成鬼,一百句话里,陈阳一个标点符号都不会信他的。

“你可真是个孝子。”陈丰嘲讽了一句,身为魂体,他也能察觉的出来,陈阳手里的哭丧棒有些邪门。

从那上面,他感受到了一股让他有些不安的气息。

“孝顺...你也配?”陈阳反唇相讥。

“老老实实的在这里呆着,做个安安分分的鬼,不要再招惹到我们的头上,不然的话...你会死的不能再死。”

陈阳的声音落下,转身对着乱坟岗外而去,对于这个死鬼老爹,陈阳没有丝毫的感情存在。

看着陈阳远去的背影,陈丰脸色阴沉到了极致,他为人本就心胸狭窄,就算是化作了魂体也是本性未改。

对于当年的死因,更是耿耿于怀,即便自己做过的坏事多到自己都数不清楚...也没有丝毫的悔改。

陈丰不知道陈阳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刚刚那根棒子挥起来的时候,他也有些心惊肉跳的。

然而瑕疵必报的性格,让他对于这姐弟两人已经痛恨到了极致。

可他只是一个魂体而已...

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人影,陈丰的神色更加阴冷,咬牙中,逐渐的消失在坟头上方。

整个乱坟岗再度恢复了死一般的宁静,夜风吹来,杂草摆动,呜咽的风声,使得这里多了一抹阴冷。

望着棚户区自己院子内的光,陈阳走了进去。

有点事情,是该跟陈希聊聊了!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