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我的性命我作主 > 第093章 到底什么级别?

第093章 到底什么级别?

手机阅读

兽车缓缓驶上金沙桥,黄强放眼望去,两岸包抄的士兵只有弓兵和刀盾兵两种,弓兵除配有弓箭以外,着铁甲再配近战钢刀,先前拦路那三十人就是弓兵。

刀盾兵着皮甲,武器就是刀盾。

看得出来,这是支千人队伍,按配置由一名千夫长带领,旗下有十名百夫长和若干什长、伍长。

此刻河对岸拦截的队伍前方一身戎装的千夫长楚雄骑着赤火兽傲立前方,他身边的是一位便装打扮的中年骑士,这人就是天眼城主博格的兄弟杰夫,他们两人身后则是十名传令兵,整个战场只有这十二人有坐骑。

黄强看着就觉得好笑,目标如此明显倒也省事。

队伍还在集结,在下级军官的指挥下,两端的包围基本成型。

“我要活的。”杰夫语气低沉,自己的侄子目前生死不知,大哥来信也只说侄子失踪,很有可能与家族这辆兽车目前的主人有关,并告诫自己随同侄子失踪的还有多名护卫高手,对方的武力必须重视,最好去请求赖乘风以官方势力出面拦截。

“没有问题。”楚雄点头应下,赖统领交待尽量满足这个中年人的要求,他不能不给面子。

楚雄一抬手,身后一名传令兵一踹赤火兽靠近楚雄:“大人,属下候命。”

“命令他们放下武器,立即投降。”

“是。”传令兵领命策动赤火兽向着黄强他们快速靠近。

此刻黄强站在车辕上,折扇轻摇也不回头,低声吩咐车厢内的丽丝:“好好呆着,我不叫你不许出来啊。”

丽丝顾不上说话,她在惊骇这个突然出现的铁箱子,人呆在里面怎么这么舒服,软绵绵的比兽皮可舒服多了,就是空间小一点,头顶的的盖子也太重了些。

黄强把丽丝藏进有减震软垫的合金包装箱,盖上盖子,在盖子处卡上一截树干,留出缝隙,这才对丽丝的安全彻底放心。

传令兵隔着五十多米就勒住缰绳,他对这群带着冰冷面具的怪人有着危险的直觉,虽然先前没有看清他们和哨卡的冲突,但是他和那三十多人擦身而过时却看清了他们脸上的惊惶。

传令兵清清嗓子,高吼道:“我们是西林卫,命令你们……”

“咴……”一声长嘶悲鸣,夹杂着传令兵一声惊呼,赤火兽倒退两步软倒在地,传令兵也在地上打了个滚,爬起来看了一眼赤火兽额头那个冒烟的圆洞,撒腿就往回跑,背心的冷汗瞬间打湿了皮甲内的贴身布衣。

楚雄身后士兵隐隐有些骚动,但很快被各级军官镇压下来。

“怎么回事?”楚雄沉声喝斥。

传令兵单膝跪地,惊惧的向后面那辆缓缓移动的兽车看了一眼,这才喘着气道:“禀大人,对方车上那个面具人手中射出一道劲气,属下坐骑额头穿孔而亡……。”

“果然如此?”楚雄倒吸一口凉气,他刚才已经看清情况,只是不敢相信自己拦下的是劲气能够外放五十米的高手,这才从传令兵口中证实。

“你们招惹的是什么人?难道说你们不要命了?可也犯不着拉我们下水啊。”楚雄脸色铁青,看向杰夫。

杰夫脸色也不好看,却不想就此罢休,待传令兵退下这才低声说道:“擒下对方,十万金币。”

楚雄呆了呆,看向面无表情的杰夫,杰夫缓缓点头。

“十万金币?自己十年的薪奉?”楚雄心里变得火热,反正自己也是奉赖统领的命令行事,出了事也算不到自己头上,对方就算是战帅强者也有同级的赖统领应付,应付不了还有皇宫大内那些深不可测的高手……,还有对方向着坐骑下手,不敢伤人应该是顾忌到官兵的身份,不敢和官兵硬来吧?想到这里楚雄的手缓缓举了起来。

“弓兵原地戒备,刀盾兵收缩包围,擒拿敌人。”楚雄挥手下达了命令,顿时号角响起,令旗飞舞,刀盾兵以刀击盾“锵锵……”的撞击声中,八百名士兵随着敲击节奏分前后向黄强一行围来。

“风一,你们去把那两人给我擒来。”黄强大袖一挥,袖筒内白光连闪,还围在楚雄身边的六头赤火兽相继悲鸣倒地,楚雄、杰夫和四名传令兵惊呼着从兽鞍上滚落,好在楚雄刚刚跨进战师境,身手也是不俗,自身站稳的同时还有余力拉了一把杰夫。

不过此时楚雄的脸色异常狰狞,紧紧抓住杰夫的衣领咆哮道:“你们倒底惹了什么人?这里有三百米……近三百米啊……。”

杰夫惊魂未定的脸上一片茫然……。

“劲气外放三百米就是统领大人也作不到……”楚雄躲在倒地的赤火兽后边,咬牙切齿的低吼。

“啊?难道是战王……。”杰夫这次慌了,如果招惹的真是战王强者,这整个西林国可没人能保得住自己这个家族,就是陛下也只能拉拢收买,眼下这千名士兵也绝不是对手。

“走,立刻逃离京城,派人给天眼城送信。”杰夫这个念头一升起,立刻弯下腰,挣脱楚雄的手,以少有的敏捷,借助地上几匹赤火兽尸体的掩护,快速闪到铁甲弓兵的身后,向着刚刚出来的那片树林跑去,那里还有他的四名护卫……。

楚雄呆了呆,摘下身边赤火兽尸体上的长弓,撘上一支雕翎箭,“嗖”的一箭射了出去。

“啊……”杰夫一声惨叫,后背中箭扑倒在地。

“给我抓回来。”楚雄抛下弓箭沉声下令,转身回望身后战场。

此时风一至风九九人组成的九宫八卦阵已经与刀盾兵正面撞上,九人穿插走位,好似穿花蝴蝶,晃得人眼花缭乱,不断的有刀盾兵被抛飞,断刀破盾也四处乱飞,不过眨眼间士兵队形大乱。

风一九人就像一股龙卷风直直的向着楚雄刮去,楚雄没有指挥,甚至没有拔刀,只是直直的看着那股旋风向自己接近,他知道自己作什么都是徒劳,对方有战王强者,自己这些人不可能留下对方,好在那人没有杀意,自己没必要再激怒对方。

楚雄没有命令指挥,他手下那些百夫长只能各自为政,拼命指挥手下拦截,一时间乱作一团。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