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归臻之上古秘境 > 第二十三章:幻境之战

第二十三章:幻境之战

手机阅读

众人相继掠回到崖上,而这时,崖下才传来“轰隆隆”的轻响。众人向下一看,好家伙,那商务车整个儿被摔得支离破碎,碎皮烂铁散落得到处都是。

众人互望一眼,稳了稳心神,程涛忍不住大叫道:“卧槽!怎么回事儿?好好的路面儿怎么就变成悬崖了?”

两个女生还在拍着胸脯儿压惊,梁山转头看了看四周道:“这里应是山区,离高速公路应该有一段距离了,我们怎么会到了这里?”

大仙儿也擦着冷汗问道:“老程呀,你确定你是看着路开的车?没睡着?”

大仙儿这话问得就多余,颜臻轻叹一声道:“应该是幻术,不然我们也到不了这儿。高速公路有护拦,这里又到处是颠簸的山路,要是车撞开护拦一路开过来的话,我们不会没有一点儿感觉,也就只有幻术能做到这一点。”

梁山惊道:“有人不想让我们去灵宝?”

颜臻点点头道:“也只能这么说了,我找不出其它的解释。”

韩诗诗一皱眉头问道:“能想到是谁吗?”

颜臻摇了摇头道:“能以幻术害人的高手不多,而能做到这样的,我却想不出会有谁。”

说着扫了众人一眼,众人却也纷纷摇头表示也想不出来。不禁相顾沉默。颜臻放眼望了下四周,又看了看天色道:“离天黑还有一段时间,我们先沿着来路走一趟,看看有什么线索吧。”

虽然没抱太大希望,却也不得不弄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众人一同沿着车痕往回探查着,却什么也没有发现。

从车痕可以看出,商务车一路开的很快,在这坑洼的山路上,一路留下了许多的印记。可是众人却没有一人有所感觉的。再往回走去,就到了高速公路边缘,却见这里是一个大转弯,商务车是在转弯处撞开了护拦,并穿过田野上了小路,然后一路进的山。

事情基本清楚了,却一点儿头绪也没有。是谁干的,原因又是什么也都不知道。颜臻一咬牙道:“想不出来就不想了,走吧。”

“去哪儿?”梁水撅着嘴问道。

颜臻打开手机地图看了看道:“此去灵宝还有五百公里,却有人不想让我们活着到达,那我们就一定要去看看才行。不然怎么对得起人家的一翻心意?”

说着抬起头望向一路走过来的山区道:“我们进山,直线穿过去。”

“啊……不能再找辆车吗?”梁水看了看脚上秀气的高跟儿鞋,这可是特意为某人穿的,就这么……

“对方一次没有得手,难保没有下次。还是步行进山安全一些,也免得伤了无辜之人。”还是梁山给妹妹解释了一翻。

没法儿,梁水从须弥空间内翻出运动鞋换上,众人一路向山区奔去。程涛不会飞掠,众人只能贴地狂奔,不一会儿就进了山林,奔跑的速度也降了下来。

北方的山里,树木大多不会很密,多以针叶或小叶树种居多,个个儿又高又直,而低处分岔不多,所以树林里还相对较宽敞。众人一路跑到天黑,这才找了个背风的地方安营扎寨了起来。

天上有星月,身边有朋友,众人倒也不觉得寂寥。大口吃肉,大碗喝酒,高谈阔论,嘻笑欢颜。下午之事既无头绪,也就不再挂怀,只要行事小心些,想必不会有什么危险。

正当众人相谈正欢之时,颜臻突然感到轩辕剑气又是一阵微微翻腾,心下一惊,暗道:“这感觉……与下午时一模一样,当时应该正是众人被施以幻术的时候,难道这感觉会是……警示?”

正当颜臻暗自思量之时,周围空间突然一阵荡漾,众人纷纷站起,各自转头向四周打量起来。却见周围一片平静,并无什么异常。颜臻心里却是一振,暗道果然来了,真气暗运之下,小心戒备了起来。

突然,身前劲风呼啸,一柄长枪向自已横着扫了过来。颜臻冷笑一声,一翻身,向后飘身而退,定晴望向长枪扫来的方向,却是大吃一惊,那不是别人,却正是已经消失了的李冰,或者说是赢勾。而其它众人却都已消失不见。

颜臻心里不禁升起一丝凝问,他不认为对面这人真是赢勾,只是不知道这人究竟是虚幻的,还是真实存在的。

但凡幻术都是以被施术者的五感来对其经神上的认知和判断进行干扰,从而达到产生幻觉的目的。而当时赢勾的荒原幻境,却是一个特例,是直接以灵魂法术的形式干扰颜臻与薛缘的灵魂波动而产生的。可如今这幻术又是怎么回事?众人并没有看到、听到、触到、嗅觉、或是尝到什么异常,可为什么还会产生幻觉呢?难道又是以灵魂干扰而施展的法术不成?

对面的赢勾又是一枪直接向颜臻当头砸了下来,颜臻心里一动,暗道:“这是什么招式?有这么用枪的吗?”人却又是向后飘退了数米,打量起四周,并暗暗放出神识感应着周围。

周围一片平静,并没有什么异常。可是颜臻却觉得,这就是最大的异常。程涛哪儿去了?师姐哪儿去了?众人本都在一起,一下了都不见了,这就太不正常了。而对面这位……

只见赢勾一声大吼,长枪轮起劲风呼啸,竟是一连三枪几乎同时向颜臻砸了过来。颜臻心里一阵腹诽,这他妈的不是力法吗?颜臻想起了那把大刀,这人应该是……梁水?

颜臻身形一矮,贴地向对面赢勾形象的梁水窜了过去,避开三枪连击的同时一指封在了梁水的穴道上。可梁水去并没有被制住,大怒之下身体一旋,长枪一分化为两把长长的钢爪,如穿花蝴蝶般形成一片爪影向颜臻真撞了过来。这一招,颜臻太熟悉了,就在这一招之下,自己干了一件不该干的事儿,看了不该看的……

颜臻见点穴也不管用,忙向后飘退,却没想到梁水却揉身而上,两把钢爪攻势完会展开,只见那李冰形象的梁水身体疾旋而上,紧贴着颜臻双爪如风向颜臻抓来。颜臻刚躲过一爪,另一爪已在颜臻面前,颜臻忙极力闪身躲开,却发现又是一爪跟了上来。只是这一爪,颜臻无论如何也无法躲闪,一伸手抓住了梁水握爪的右手,却发现左爪已到了心口之前,颜臻干脆向后仰天一躺,双脚用力一蹬,身体平着窜了出去,只见梁水又是一爪紧跟着向颜臻双脚爪去,颜臻这下可慌了。

颜臻心知梁水这兵器其实是两把短剑,要是被这么削上去,自己这两条脚就别要了。情急之下也顾不上许多,双腿一缩,如皮球般向后翻滚了出去。而梁水又紧跟着攻出五六剑,剑剑紧贴颜臻身体而过,削在地面之上,一时间,地面的碎右烂叶飞溅而起,形成了一条烟尘长龙,紧追着颜臻而去。

突然颜臻后背一疼,身体撞在了一棵树上,颜臻背靠着树干坐在地上无从使力,眼睁睁看着梁水紧跟着削了过来,吓得颜臻紧紧地盯着那钢爪形象的短剑向自已落下,却已无从招架躲闪。

“噗”地一声轻响,短剑还是短了一点儿,又是擦着颜臻双腿而过,却划破了颜臻的裤子削在了地面上,而梁水的这一轮攻击也终于结束了。

颜臻来不及庆幸,也不管梁水下一招是什么,趁着梁水回气之时忙一翻身滚了出去,双手双脚用力一撑飘出了十几米开外站定。而原地的梁水却是身体一旋,短剑双剑猛得向前一剪,那一人腰粗的树干被梁水拦腰剪断。

颜臻这时才来得及后怕,身上冷汗真冒,暗道:妈呀吓死我了……还真小看了这小妞儿了,当日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这一招就不应该让她有施展的机会。

颜臻暗自庆幸,对面的梁水冷冷地望着颜臻,身傍的大树缓缓倒下,“轰”地一声砸在了地面,顿时烟尘遮天蔽日而起。颜臻暗道一声不好,身形一晃向侧面冲了出去,只见烟尘之中,一道巨大的刀气如一把巨大的镰刀般向颜臻原本站立之处飞去,又是“轰”地一声,刀气撞进了地面,一个斜斜的大坑凭空而现,碎石四溅飞散,烟尘落叶更是充满了树林。

颜臻借烟尘遮挡视线之机,飘身躲在十几米外的一棵大树之后,暗道这样下去不行,只挨打不能还手,也撑不了多久。而且其它人也不知道情况如何,想必也已中招而自相残杀起来。

颜臻心急之下,暗暗感应四周,却根本感应不到施术者的位置,心里不禁更是大急。一咬牙,一发狠,颜臻以神识包裹轩辕剑气全力向四周扩散而出。

一时间,一股锐不可挡的气势直向四周蔓延开来,那气势森冷而不失皇者之风;锋锐犹暗存王者之范。虽没有嗜血狂魔般的无边杀意,却只显唯吾独尊的战天之心,仿佛只要颜臻一个念头,就连这天地也会被颜臻一剑斩开。却正是马老道第一次见到颜臻时看到的那股气势——剑意。

这却并非颜臻刻意为之,只是一时心急,不禁激起不屈之心。却是事隔这么多年,第一次重现这无尽剑意。而且还是配合着轩辕剑气,一起向周围蔓延而去。一时间,只见一道金光闪烁,向四下扩散而出,那金光并无攻击之力,而是如雾气般包裹着经过的一切,直向四下扩散出十几里。然后颜臻一声大吼,金光猛得一振,无尽剑意激荡更盛,天空之中的星月仿佛也为之一颤,被金光包裹之下的空间也似是一阵荡漾。周围的一切看似没有什么变化,而神识感应之下,却仿佛有什么东西瞬间崩塌。

金光一振之后,又疾速回缩成一团,没入颜臻体内,场中瞬间恢复了平静。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