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美漫丧钟 > 第42章 南达尔巴特

第42章 南达尔巴特

手机阅读

辛迪和苏明也只是说说,实际上,毫无线索地去猜测,并不会带来什么结论,只是浪费时间。

他招呼三人进来,让芭芭拉继续干活,又对辛迪说:

“我们在这里被各种东西拖延了时间,但这明显不是给影舞者联盟准备的,这些怪物挡不住我们,自然也挡不住雷霄古。”

“没错,所以我觉得他实际只是想把雷霄古引进哥谭,在路上下手,估计会用到大规模武器,而这里位于地下,反而是安全的。”辛迪也想到了同样的问题,她大概猜到了法尔科内的想法。

“那这么说,他把戈登绑来,其实是在保护他。”

“鬼知道他的想法,我也不在乎,反正你要问戈登事情,我们就去问,他抢走了戈登,他就是敌人。”辛迪毫不在意地说着,她只知道自己目前需要戈登那里关于蝙蝠的线索,至于其他的,她没兴趣。

芭芭拉在一旁破解着大门,指尖飞快地键盘上跳跃着:“我不知道什么是保护,但是他的手下真的在警局杀了很多人,这不像是要做好事,他有自己的目的。”

苏明和辛迪对视了一眼,没想到芭芭拉还能看到这层关系,虽然也只是猜测,但比之前要好多了。

“很好,反正不管他打算干什么,我们都不会让他如愿,戈登必须跟着我们这边。”苏明整理着背带,把霰弹枪拿在手中,接下来的路上还不知道有什么。

不过想了想,他决定试试好运作弊器,于是他把维可叫了过来。

“维可,你的新闻素材够了么?”

“嗯......差不多了,最好是能找到罗马人,我想给他做个专访。”

维可笑着点点头,这里的各种怪物一开始还有些新奇,但是现在就有些平淡了,观众们也会审美疲劳的。现在只要找到大反派,给故事一个结局,就可以收工回家。

“嗯,那就好,芭芭拉,可以开门了。”苏明拍拍芭芭拉的轮椅扶手,示意可以了。

大门打开,隔壁果然就是通往下层的楼梯间和电梯。

就是这么邪门!

如果不是运气这东西虚无缥缈,太不确定,苏明都想直接去寻找前往主世界的方法,把地球负11的事情交给她算了。

不过凭这女人疯狂的程度,她估计会给巴巴托斯做个专访,然后要求拍摄他毁灭世界的过程吧?

地球不重要,还是她的新闻最重要!至于新闻拍好了去哪里放,疯子是不会在乎这种事情的。

这次的大事件,苏明是一点也不能让她知道。

..............................................................................................

距离哥谭数千公里之外,冰天雪地之中。

有一片修筑在陡峭雪山断崖上的奇怪建筑群,这些建筑像是世界建筑风格的大杂烩,有着中东城堡那样的射击垛,还有着天朝园林那种联通每个建筑间的漂亮长廊。

在建筑群中,日式的庭院,哥特式的尖顶房屋都随处可见,它们错落有致地簇拥着一座宏伟的城堡,这座城堡雄踞在峭壁之上,就像是嵌入了山体。

这就是刺客联盟的总部,南达尔巴特。

除了刺客们本身,知道这里的人少之又少,南达尔巴特常年被积雪覆盖,居民们都过着简单又平静的生活——修炼自己的技艺,追求更高的境界,杀掉更多的人。

她们从这里出发,前往世界各地,去杀死自己的任务目标,或者死在外面。

刺客的活动都是为了钱,但是收集钱财是为了一个伟大的目标。

那就是毁灭这个世界!彻底推翻亚马逊这伙女人的统治!

雷霄古活了800多年了,那个时候亚马逊可还没有统一世界,出身于中东的他,从来不觉得女人有什么资格统治世界,她们只是奴隶和附属品,应该对男人俯首称臣才对。

确实这个世界女性的强者很多,其中有些人对付他只用一只手就够了,但雷霄古从来不把她们放在眼里。

她们就算再怎么强,也还是女人,就是弱。

弱在哪里呢?

不知道,但就是弱,别问他为什么,总之就是弱!

没有人知道在他身上发生过什么事,但所有人都知道他是个极端偏执的性别歧视者,这也让他成为了一个著名的恐怖疯子。

大概是八年前,本来在暗处谋划着毁灭世界的雷霄古,突然听说了哥谭出现了一个蒙面人,实力强大,而且智慧过人。

他对这个人有些兴趣,打算吸纳进入刺客联盟。

可那不光是个女人,而且一点也没有弱者的自觉,居然拒绝臣服于他?还说哥谭是她的城市,让他滚蛋。

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和忍者大师说话,于是他决定毁掉这个弱者的城市,净化这个世界中最大的污秽。

但是......

刺客联盟倾巢出动,都被这个蝙蝠装的怪女人通过种种方法打退了,这些年来发动了好几次的进攻,都徒劳而返,让他又羞又怒。

哪怕是他本人,面对这个怪人时也不是对手,她好像早就有计划,并且了解那座城中的一切,自己总是会莫名奇妙地因为小事失败。

不光是这样,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觉得能称得上是人的女人,他的女儿塔莉娅,第一次进攻过程中好像还和这个蝙蝠女发生了点什么,从那以后,就对于毁灭哥谭不太上心了。

如果塔莉娅不是他的女儿,他一定会杀了她。

此时的忍者大师,正盘膝坐在刺客联盟的大厅里,大厅只有三面墙壁,在面对群山的一面,则是一块开阔的大平台,露台外寒风呼啸,雪花纷飞,他把手凑近火堆取暖,同时看着那远处冰雪铸成的高山。

大厅中燃着能让人平心静气的熏香,淡淡的青烟环绕在古色古香的房檐和立柱上,他看起来心如止水,正在静静地等待。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