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超时空超级许愿系统 > 66.第66章 千军万马我独闯 吃人肉者不配活

66.第66章 千军万马我独闯 吃人肉者不配活

手机阅读

睢阳城城主府。

所谓的城主府早就不存在了。建府的砖石,木材早就被张巡张中丞与许远许待御史大人下令拆了拿去用作城防了。不仅城主府,也就是原先的太守府如此,其他城中官员们的府院也大都如此。现在指挥城防的张巡张大人现在是住在帐篷中的。当然为了必要的防护,院墙还是没拆的。大大小小的帐篷耸立在昔日高大威严的太守府院子中,也算这乱世中的一奇景。

平时这个相当于睢阳城防守战指挥中心的院子是很少有人的,人都上到城头上打仗了。但今天院子里却站满了人。因为今天是个大事:睢阳城被叛军围困大半年,断粮二个多月后,他们终于又要能吃上肉了!

没错,虽然是同样饿的身上没多少肉的女人的肉,但那可是大帅女人的肉啊。大帅居然舍得将他最疼爱的女人杀了来犒赏他们这些丘八,这本身就是极荣耀,极让人感动的事!

大帅已经不是当初一个个小小的真源县县令了,早在几个月前就被朝廷封为了御史中丞,御史中丞啊,那可是能直接入朝拜相的大官!他们这辈子能吃上御史中丞爱妾的肉,值了!

睢阳城中,大大小小的高中级军官都眼巴巴地看着大帅的主帐,期待着他将新鲜的,热乎的爱妾的肉端出来,给他们煮来吃。

唯一有点小遗憾的就是,大帅非要自己亲自动手杀爱妾,而不是让他们亲自动手。对于这个大帅以往极宠爱的小妾,许多将领都怀有不可告人的小心思呢。

主帐里传来女人哭泣的声音,大概是那个女人知道自己将下来将要被自己的丈夫亲手杀死,然后身上的肉被分给丈夫的手下们吃,因此在哭。

其实有什么好哭的呢?城中已经断粮多日,树皮,草根,老鼠,昆虫,凡是能吃的都被吃了,城里那些百姓被活活饿死的也不在少数。她现在被大帅杀了,还等于是早死早超脱了,有什么好哭的?

而且她的死还能成就大帅的“忠君爱国”威名,能帮助守军在下次抗击贼军,拖住燕军南下步伐,为被安禄山突然造反而被打的奄奄一息,摇摇欲坠的大唐多争取一点反应的时间,这可是有利天下苍生的大好事,她怎么就想不通呢?

“女人啊,毕竟就只是女人。不识大体!”众军官心中如此想道。

呛啷——这是宝剑出鞘的声音,看来大帅真的要动手了。

在场的军官中情绪一下子被调动了起来。有人亢奋,有人期待,有人麻木,有人敬佩,但唯两没有的就是同情与不忍。

天下大乱民相食。

这本就是历史上很常见的事。自本朝建立,结事五胡乱华的旧事也不过才区区百年。而五胡乱华之时,那些胡人可是拿汉人当“两腿羊”来吃的,还研究出了各种吃法。而普通百姓,夫杀妻,妻杀夫,父宰子,母杀女,易子而食的事也不算稀奇。

谁让生逢乱世呢?就是他们这些当兵的,今天他们吃大帅的爱妾,吃城中上不了战场的百姓,明天谁能保证战死后的他们的尸体不会被吃掉呢?

人死如灯灭,只不过是臭皮囊罢了。还是昔日圣神女皇帝大力提倡的佛教说的对。

突然,院门被人大力地踹开了。正在一脸期待着的从军官不由地全都朝门口看去,一个不起眼的小兵闯了进来,一手一个提着被打晕了的看门的守卫。

“大胆!你是哪个营的,居然敢闯大帅府?难道想造反不成?”大将雷万春跳出来冲来人大喝道。他之前在守雍丘城时,被燕军用弩机射中面部六箭,却仍旧巍然挺立不动,以致敌将怀疑他是假人。自此之后,军中所有人都很敬佩于他,隐隐推他为众军官之首。他又脾气暴躁,因此他却是第一个跳出来呵斥闯入者的。

闯入的小兵却对他这个“雷战神”不理不睬,提着两个被打晕的士兵就直往大帅主帐闯。

众人一时都被这陌生小兵的气势给镇住了。

憨傻的气质。

要是不憨不傻,既然看门的两守卫都被打晕了,干吗还提着他两人?虽说两人也饿的瘦骨嶙峋了,但怎么说也有百十来斤。他提两个百十来斤重的大活人,难道还不是憨?

至于说傻就更不要提了,现在是乱世,大帅又是杀伐果决之人,之前军中那么多有异心,想要投降燕军的高级军官都被他毫不犹豫给宰了。现在这在这成就大帅“忠君爱国”威名的庄严时刻,这憨小子闯进来,坏气氛,不是傻找死是什么?

一想到等会儿这憨傻的小子肯定会被大帅给宰了,在场心思灵活者就开始注意起这小子身上的肉来了。

“嗯,能两手提起两人,力气不小,腱子肉应该够多,正好配着大帅小妾那滑嫩却少嚼头的肉来搭着吃,应该不错!”他们心中这样想着。

别人想着等会怎么肥瘦搭配吃肉,而雷万春却受不了了,他自觉面子受了损。大叫一声,上前冲着那闯入的小兵面门就是一拳。他拳风刚猛,曾一拳打爆过敌人的头!

“这小兵完了。”在场所有人都心中笃定道。不过死个小兵,在这每天都死人的大战中,也根本不算什么。绝大多数人又转过头去看主帐中的动静,根本不理会这边的情况了。

“啊!”一声急促的痛呼,很奇怪,却似乎是出自从不知疼的雷老虎之口。那些扭转头去的军官又急转过头来看,却见刚出拳打那小兵的雷万春左手握着右手手腕,脸上露出既痛苦又震惊的表情。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那些之前扭头的人急问刚才没扭头的人。

“那小兵跟雷老虎对了一拳,雷老虎就那样了。”被问者同样一脸不敢相信的表情。他们却是看的清清楚楚,就在雷万春沙包大的拳头就要打到那小兵的面门时,后者突然伸开右手,握掌成拳,同样简单的一拳击出,正好与雷万春的拳头对上。雷万春痛呼大叫,而那小兵却没事人一样。更可怕的是,他快速松手握掌成拳与雷万春对了一拳后,居然又及时探手抓住了还没下坠到地上的那守卫!

这怎么可能?

“小子,吃我一箭!”远处有人高喊一声,然后等引起了那小兵的注意,这才搭弓放箭,一支雕翎箭疾如雷电直朝那小兵胸口而来!

是南将军,南霁云!

“既然南将军出箭了,那这小子肯定死定了。”在场军官心中这样想道。

南霁云,箭法天下无双!曾万军丛中,一箭射瞎燕军主帅尹子奇一只眼!前段时间城中断粮多日,他受张大帅嘱托,率精骑三十突破城外连绵数里的敌军大营,先至彭城救援,未果。又至临淮向御史大夫贺兰进明求救,贺兰进明为保存兵力,也不想出兵,却又爱惜南霁云难得将才,便想留于身边,于是设宴款待。南苦劝不得,断指留信。贺兰进明仍不愿出兵。南愤而出城,临出城怒弓会射佛塔,箭入半箭!

南八箭法了得可见一斑!

可是正当所有人都认为那小兵必死无疑之际,他却再次松开右手,探手一抓,居然将南霁云那迅如雷电的一箭给抓在了手中!

他,他竟徒手抓住了箭法天下无法的南八的箭!

“好身手!再接我两箭!”南霁云大赞一声,又取两箭,左右开弓,两支箭一前一后,一左一右,如催命二无常一般,弦响而至,直射那小兵的左右两臂!

熟知南八的军官却是知道他这是动了爱才之心,所以故意不射其要害。

“嘿,这小子却也运道,虽然即将两臂受伤,但若能因此而获得了南将军的喜爱的话,也是因祸得福。军官中虽然以雷将军为首,但有勇有谋的南将军也同样说话极有分量。而且他跟雷将军是结义兄弟,两人原就不分你我。”又有心思活泛军官心中这样想道。

但事实再一次让他们失望了。因为他们认为南霁云必中的两箭却又落空了。那小兵松开手中抓着的两卫兵,猿臂轻舒,轻松之至地将两箭又接在了手中!

这——所有人都震惊了?南八的箭有快,多大力,身为其同僚,他们却是都很清醒,正是因为清楚,所以当有人当着他们的面空手接下了南八的三箭后,他们才会如此震惊。如果说南八的第一箭尚且有试探之意的话,那后两箭绝对是其全力以赴。而即使是这样,仍被对方如此轻松惬意给空手接下来,这怎么能不让他们震惊?

那小兵凭白被人射了三箭,虽然毫发未损,但也不由有些生气,将手中箭一甩,两只箭以更快的速度朝着来时的角度逆方向而去!目标直指射了他三箭的南霁云!

“南将军小心!”众军官不由惊呼出声,却是下意识地认为对方的甩手箭比南八的弓箭更厉害。

“来得好!”面对疾若闪电的两箭,南霁云却不惊慌,迅速从背后箭囊取出两支箭,搭弓上箭,弦走满月,一松手,两支箭同时射出,四只箭,在他身前一丈处箭尖对箭尖,重重撞在了一起。四枝精良硬木雕翎箭同时折断成八截,掉在了地上。

“好!”在场所有人都不由地叫出好来。

“好汉子!你是哪营的,之前让你当个小兵,却是埋没你了,报上名来,我现在就提拔你做军官!”不知何时,张大帅却走出了主帐,站在了众军官身后,他冲着那不知名小兵大喊道。

见主帅出面,说话,正在叫好的所有人都闭上了嘴,用敬仰狂热的目光看向主帐门前那个温文尔雅,像书生多过像铁血军人的大帅。在这朝不保夕的睢阳城防战中,也正是这个像书生一样的张大帅的崇高品质,无上个力魅力,这才使得他们这些大字不识的粗汉丘八誓与睢阳城共存亡,才在燕军的十几万大军的经年包围下,以区区三千人不到的弱旅坚守到了现在。

这个男人在他们心目中已经不是人,而是神!

“小子,大帅这是看上你了,还不快报上名来,谢恩?”一旁年长沉稳的姚门言开口道。

就在众将领以羡慕的目光看向那无名小兵之时,那小兵却突然开口,声音沙哑干涩,像是好长时间都没开过口一样:“你要杀你的女人,分肉给这些人吃?”

张巡眉头一皱。他要杀爱妾给手下吃也是无奈之举。他原本也很担心会被手下们激烈反对,甚至因此生出二心,对城防不利。却没想到当他将这种想法含混透露给手下试探他们的意见时,他们竟一致地同意,甚至将他此举赞成了“忠君爱国”之典范,堪与春秋时烹子侍奉君上的易牙相媲美。

张巡原本乃是饱满读书之人,他也深知不论何种理由杀人而食都有违圣贤之道,但被手下们这么一吹捧,他却也觉得好像就是这么回事。不说现在城中无粮,能吃的都吃光了,这些无用的妇人,老幼最终也得活活饿死。就算是他想不打了,开城投降,以他与燕军结下的仇怨,对燕军造成的伤亡,以燕军以往的作风来看,也必定是要屠城的。既然投降是死,什么也不做也是饿死,倒不是食人继续抗战,万一能坚持到援军到来的话,那岂不是立下了不世功勋?到时谁还会记得他们曾吃过人呢?即使知道了,也不过一句“事急从权”就能打发得了的。因此他才决定杀妾侍众。其实城中百姓早就有易子而食,杀妻食肉的事情发生了,只不过他作为一城实际最高统帅,还没有公开承认,允许罢了。

既然要食人,那就不如由他开个头,做个表率,这样也能更拉拢手下的军心。

但现在,这个无名小兵语气不善当众质问于他,这多少让他有些难堪。毕竟不论他怎么为自己辩解,内心深处的良知还有是有的,还是分得清对错伦理的。

“你还不是军官,这事还不需要你操心!”张巡的语气已经有些不善。本来这么多军官都同意了,你一个小兵却硬闯进来,没治你的罪,还要提拔你做军官,本来就已经是天大的恩惠了,你还来指手划脚,不是没眼色,不知进退吗?

“吃人肉者不配活在这个世上!”那无名小兵却突然开口,然后突然出手,在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之际,已经大手掐住了大帅的脖子,像提小鸡子一样将他提了起来!

“啊,大帅!”

“快发下大帅!不然必将你碎尸万段!”

“这家伙莫不是城外城外燕贼混进来的奸细?”

一时间在扬所有人都惊慌起来,南八的箭已经三支齐齐搭上了弦,但却没发,不是没把握射中对方,而没把握在对方扼碎大帅喉咙前就射到对方。

虽然咽喉被掐,身子被提了起来,憋得脸通红,但张巡脸上却没有多少恐惧之色。毕竟从他当初起兵抗贼起,就已经做好了死亡的准备。只不过没有死于战阵之上,却莫名其妙地死于一个无名小兵手中,多少让他感到遗憾而已。

或许是他脸上的坦然,或许是众人的起哄,或许是其他什么原因,总之那个小兵犹豫了下,并没有直接掐碎手中张巡的咽喉。

然而他似乎又想起了什么,脸现绝望愤恨之色,手上青筋暴绽,就要使力!

就在这危急时刻,突然有人跌跌撞撞从主帐里跑了出来,口中大呼:“义士别杀我的大帅!”

那人却正是之前差点被大帅杀了的小妾!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