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镇天圣祖 > 第一百章 神秘老者出手

第一百章 神秘老者出手

手机阅读

这条火红色巨蟒足有十几丈长,全身长满了红色鳞片,血盆大口狰狞,沿途夹带着炽热的高温,空间都有些轻微的扭曲,眨眼间就到了柳云飞身后不远之处。

“靳万两,这可是你首先出手了,别怪老夫不客气,先杀了你,然后再去临海宗讲理。”

柳云飞头都不回,直接伸手拍向腰间的储物袋,一把飞剑瞬间冲到了空中,飞剑初始不过三寸,在出来的一瞬迎风暴涨,顷刻间变成了三尺长剑。

飞剑散发出慑人的寒芒,在空中稍一停顿,似乎是在寻找攻击的目标,少顷之后,直接从高空俯冲下来,直奔接近了柳云飞的火红色巨蟒挥斩而去。

飞剑眨眼落到了巨蟒七寸之处,眼看着就要挥斩而下,靳万两伸手对着巨蟒一指,本来虚幻的巨蟒瞬间凝实,双眼更是具备了几分灵动,几乎变成了一条真正的蟒蛇。

直到这时候,柳云飞才猛地转过身来,看见如幻似实的巨蟒,眼神露出了一丝犹豫之色,长剑随之在巨蟒七寸之处停顿了一下。

随后就见柳云飞迅速抬起手来,对着飞剑猛然间一挥手,飞剑再次凌空斩落。

噗哧一声,这条法术幻化的火红色巨蟒,几乎具备了真实的肉体,被飞剑瞬间从七寸之处横斩而过。

嘭的一声,巨蟒轰然溃散,瞬间融入到周围的天地之中,受到法术的反噬,靳万两脸色顿时变得略显苍白。

飞剑从巨蟒的七寸处横斩而过,光芒顿时黯淡下来,柳云飞伸手对着飞剑一指点去,飞剑在半空猛地调转了方向,散发着寒芒的剑尖直指靳万两,随后咻的一声破空而去。

飞剑卷动着无尽的锋芒,夹带着骇人的尖啸之声,直奔靳万两飞射而去。

靳万两一咬牙,伸手拍向腰间的储物袋,一道乌黑的光芒从中瞬间飞出来,直接悬浮在他身前。

这是一片黑色的龟壳,龟壳三尺宽五尺长,其上密布古朴的纹路,显然是一件古老的法宝。

龟壳上漆黑的光芒流转,将靳万两身体正面全部遮挡,此刻的靳万两脸色越发苍白,显然,催动此宝要耗费他大量的灵力。

飞剑破空瞬间即至,剑尖直接刺到了古朴的龟壳正面,嘭的一声,飞剑顿时爆裂开来,化作点点精光消散在空中。

古朴的龟壳法宝挡住了飞剑攻击,但,其上密布的纹路瞬间涣散,剑尖击中之处,几十道裂纹向周围扩散出去,取代了原来的纹路,显露出残破之态,显然,面对柳云飞这把飞剑的攻击,古朴龟壳也有些不堪重负。

龟壳破裂,靳万两猛然张嘴喷出了一口血,漆黑的龟壳背面被鲜血瞬间染红。

此刻,柳云飞的脸色也是一片潮红,飞剑的损毁给他造成了法术的反噬,喉咙深处的腥咸之感迅速涌上来,口中猛地用力吞咽了一下,这才强行压制住喷薄而出的鲜血。

左手向腰间的储物袋拍去,又一把飞剑飞射而出,右手朝着瞬间变大的飞剑一甩,飞剑直奔靳万两激射而去。

嘭的一声,剑尖依旧轰击在上一把飞剑击中之处,龟壳上的几十道裂纹顿时变成了近百道。

靳万两急忙伸手抵住龟壳背面,灵力不计代价的涌入到龟壳之内,此刻的脸色顿时变得苍白如纸。

“给我碎!”

柳云飞一声低吼,伸手再次指向飞剑,飞剑向后急退,瞬间停顿在一丈开外。

见到飞剑离开了龟壳,靳万两顿时一喜,刚要掐断灵力和龟壳的联系,却见飞剑只是停顿了一瞬,接着再次向龟壳猛击过来。

轰!

飞剑依然轰击在原来薄弱之处,古朴的龟壳再也承受不住飞剑的猛烈攻击,顷刻间化作无数细小的碎片,靳万两的身体顿时暴露在飞剑面前。

古朴的龟壳毁损,靳万两不受控制的向后急退,五步之外站稳了身体,上半身向前猛地倾倒,差一点扑倒在地上,张口喷出来一口血,身体再次后退,直到后背靠在了一颗大树上才停了下来,脸色瞬间一片惨白。

此刻,飞剑距离靳万两不过两丈远,瞬间就能将靳万两灭杀,在这生死攸关的时刻,靳万两伸手拍向储物袋,一道光芒顿时从中飞射出来。

“柳云飞,想杀我没那么容易,你有飞剑,我也有,大不了你我同归于尽好了。”

靳万两猛然间一咬舌尖,对着这道光芒喷出了一口血,光芒瞬间变成了血色之光,血色之光中,一把三尺血剑显现出来。

血色之光弥漫,肃杀之气向四周瞬间席卷而去,靳万两伸手一指,血剑直奔柳云飞的那把飞剑撞击过去。

咔嚓一声,两把飞剑在半空轰然相撞,柳云飞的那把飞剑顿时爆碎,化作无数细小的光芒,向周围飞射出去。

靳万两背靠大树,朝着空中的血剑指去,血剑瞬间调转了方向,直奔远处的柳云飞激射而去。

连续损毁了两把飞剑,柳云飞再也压制不住腥咸的血气上涌,低头喷出了一口血,脸色顿时如靳万两一般,也变得一片惨白。

单膝跪在地上,柳云飞抬头看着迎面飞射而来的血剑,牙关紧咬,伸手拍向储物袋的瞬间,一道炫目的光芒飞到了半空。

光芒迎风飞涨,眨眼变成了一把车*斧,大斧子上的幽蓝色光芒流转,直接朝着血剑迎击而去。

血剑在半空中划过一道猩红的血线,眨眼间,距离柳云飞已经不足两丈远。

此刻,车*斧从天而降,幽蓝色光芒大放,直奔血剑拦腰斩落。

咔嚓一声,血剑顿时碎裂,从中间断为两半,向地面上无声的掉落下去,血光不再,两截剑体上已然黯淡无光。

噗!

靳万两再次喷出一口血,神色越发委顿下来,充满了血丝的双眼盯着掉落的血剑,心里有万般的不甘。

“如芸,爷爷没能救你,那就让爷爷陪着你一路赶赴黄泉好了。”

靳万两刚由内门弟子晋升为长老,手里的法宝本就不多,如今和柳云飞的一次斗法,基本上已经消耗一空。

退一步讲,就算他的储物袋里还有法宝,以他目前的状态,也很难施展出来,几次遭受法术和法宝的反噬,此刻已经受了重创,而且还是内伤,远比皮肉之伤严重得多。

靳万两背靠着大树,已经做好了必死的准备,柳云飞的那把车*斧依旧悬浮在空中,大斧子劈中血剑之处,明显出现了一个很大的缺口,此刻,车*斧在空中传来一阵阵哀鸣。

大斧子虽然出现了残破之处,但,并没有彻底失去了攻敌之力,依然散发着微弱的光芒。

柳云飞伸手指向半空中的车*斧,大斧子顿时停止了哀鸣,调转方向向靳万两呼啸而去。

眼看车*斧就要将靳万两斩首,就在这时,远处传出咻的一声响,随即,一道光芒划过了空间,带着刺耳儿的尖啸之声呼啸而至,直接出现在车*斧侧面。

这道光芒同样是一把飞剑,只是这把飞剑的速度太快,快到远远超越了靳万两和柳云飞的飞剑,这把飞剑从百丈之外飞来,后发而先至,飞行的过程中没有丝毫停顿,直接刺到斧面上。

没有任何声响发出,这把飞剑瞬间将斧面刺穿,剑体直接从穿透之处刺了进去。

靳万两正在闭目等死,但,预期的死亡久久不曾降临,使得他不由自主的睁开了眼睛,抬头看向空中。

“这是什么情况?大斧子上为什么插着一把剑,难道有好心的高人救了我,还是我上辈子积了德,这辈子得到了好报。”

绝望的时候突然出现了生机,靳万两此时的心里百味陈杂,下意识驱使,伸手从储物袋中取出一只玉瓶。

拧开瓶盖,从中倒出一颗灵丹,直接送到嘴边吞咽下去,这才再次抬头看向飞剑来临之处。

靳万两抬头看着空中,柳云飞也不例外,同样瞪着眼看着自己的大斧子法宝,当他看见那把飞剑刺穿了斧子时,顿时惊骇的张大了嘴。

“这……这是怎么回事?”

柳云飞实在是说不出来了,因为,此刻飞剑和大斧子的状态,根本就超出了他的想象。

飞剑剑体穿进了斧面中,剑体进入一半时突然停了下来,依靠飞剑的强大惯性,直接把大斧子平行着带到了几丈之外。

然后,飞剑突然加速,瞬间从车*斧上脱离出来,半空中猛地回转,直奔来时的方向飞驰而去。

让柳云飞惊骇的不止这些,此刻的斧子竟然和他失去了联系,没有了飞剑的惯性依托,直接向地面上俯冲下去。

咔嚓一声,三尺多长的斧子刃,直接劈在一颗大树树干之处,斧柄悬在半空不停地颤抖,侧面看去,一个狭长的孔洞清晰可见。

柳云飞和靳万两双双瞪大了眼,全都追着飞剑返回的方向看去,在二人的视线中,一个干瘦的身影踏空而来。

飞剑飞到干瘦的身影身侧,被他一把抓到手中,飞剑到了他手中的一瞬,当即变成三寸大小,甩手丢尽了腰间挂着的储物袋中。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