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妻心似刀 > 第三百二十章 怎么就那么可爱?

第三百二十章 怎么就那么可爱?

手机阅读

老司机开起车来,车速果然非同凡响。

连榨汁机这么形象而可怕的比喻都能信口说出来,我也是不服不行。

我略显尴尬地嘿嘿一笑:“老婆,你怎么知道我醒了?”

“我傻子呀?这么大动静你都不醒,肯定就是想要了呗。干脆就假装不知道,满足你一次咯。”陈安琪白了我一眼,从床头抽了几张纸巾擦拭了一下。

我这下心满意足地笑了。

“还想躺着一个人享受,算盘打得蛮好嘛。”妻子睨了我一眼,将皱巴巴的纸团扔进了废纸篓。

“快点起来,安宁哥等半天了。”陈安琪在我身上轻轻拍了一下,起身穿上衣服。

我刚刚穿好衣服,就看到她拿着黑色的檑丝内内犹豫了一下,随后干净利落地绑在了头发上。

“老婆,你又来这招?”我无奈地看着她,心想外边还有个江安宁呢,这样影响是不是不太好?

“来什么呀?想什么呢你?”妻子嗔怪地看了我一眼,“下边没擦干净,这样直接穿不好,我打算先去洗个澡。”

我这才“哦”了一声,没说什么。

很快我和陈安琪推门而出,江安宁似乎多看了一眼妻子头发上的特殊装饰品,但却没有说什么。

我也不知道他到底看出来了没有,总之陈安琪已经进了卫生间,将门关上反锁了。

卫生间传来水流哗哗的响声,厨房的热水器也运作了起来。

我和江安宁闲聊了两句,他就问我这附近有没有什么味道还不错的早点店,得吃点早饭才行。

我想了想,平时早饭我都是随便应付的,就说了小区广场边有两家早点店。一家是包子小笼包馒头稀饭豆浆,另一家是面馆。

江安宁“哦”了一声,又问道:“有没有类似桃园眷春那种早点店?”

哈?

什么桃园眷春,我怎么没听过。

我很诚实地表示自己并不知道,他也就简单说是太古里那边的一家早点店,等下陈安琪收拾好了,问问她去不去那边吃。

说实话,我个人来说是不太能理解这种,吃个早点还要跑到春熙路太古里那边的作风······

不过我也没说什么。

毕竟人家有钱嘛,可以任性。

妻子洗漱过后,穿得整整齐齐的出了浴室,只是头发上的绑带不见了,一头湿漉漉的秀发披散下来,配上寥寥的白色雾气,俨然一副美人出浴图。

我趁机溜进了卫生间洗漱,听到传来吹风机的声音,应该是陈安琪在吹头发。

当我洗漱过后回到客厅,陈安琪已经吹过头发了,将吹风机放回了原位。

就在这个时候,江安宁突然来了一句:“安琪,你头发上的配饰呢?”

我愣了一下,下意识看向了妻子。

她脸上也有一瞬间的愕然,随后不动声色地回答道:“收起来了,准备换一个。”

或许是因为有点担心是不是被发现了,她还状似随意问了一句:“怎么了?”

“哦,没什么。就是觉得还蛮好看的。”江安宁笑了笑。

陈安琪也没有再说什么,走进了卧室,应该是要化妆了。

我想到昨晚困惑在心底的疑问,本来是想跟进去问一下她的。但想着冷落客人加客人的重要角色在外面,似乎也不太好。

加上陈安琪把门也关上了,我也就暂时打消了念头。

不管怎么说,发生这么多风风雨雨过后,我反而能沉得住气了,似乎信任感也多了很多,觉得很可能就是误会一场。

等到妻子化完妆换好衣服后,来到客厅又是让人眼前一亮。

休闲贴身的露脐衬衣,外搭粉色小外套,下面则是一件较为宽松的白色热裤配上白色连裤袜。

陈安琪平坦光滑的那截小月复大大方方地展露出来,有一条马甲线隐约可见,看起来非常忄生感。

此外,她全身的装束都透露着一种活力四射青春洋溢的感觉,看到都让人觉得如沐春风,好像自己也跟着年轻了几岁似的。

而我的目光,还是被她的头发给吸引了。

丸子头!

陈安琪居然梳了两个丸子头,一左一右的显得特别可爱和活泼。

配上脸上淡淡的妆容,哪里能看得出是一位职场成熟女性啊,分明就是个青春美少女。

我正准备由衷地夸赞一句,便听到旁边的江安宁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道:“好看。”

我郁闷地看了他一眼,心说大哥你怎么跟我抢台词呢?

“老公,还愣着干嘛?带安宁哥出去吃早饭了啊。”陈安琪说了我一声,在鞋柜里找出一双白色运动鞋。

我应了一声,看向那双鞋子,觉得很无语。

你一个女人都一米七了,还穿增高鞋,给不给我一个男人活路了啊?

看到妻子那双包裹在白色裤袜中的莲足,从拖鞋中抽离,而后穿进运动鞋里面,也是一种赏心悦目的感觉。

虽然我个人更喜欢黑丝,但白丝给我的感觉也很美妙。

最为重要的是,陈安琪很少穿白丝,所以新鲜感还蛮多的。

也不是她觉得穿起来不好看,原因很实际——她觉得懒得洗······

“走吧,去桃园眷春吃早饭。”江安宁打开了门,非常绅士地做了个“请”的手势。

“安宁哥,你都不用问一下,我想不想跑那么远的吗?”陈安琪微微偏着头看向他。

“你就是个吃货,我还问什么?”江安宁笑得非常淡定。

“讨厌。”陈安琪眉头一皱,瞪了他一眼。

虽然只是表现一种情绪,并没有任何打情骂俏的意思在里面,但我听到他们的对话,仍是觉得怪怪的。

我走在最后关了门,看着走在前头有说有笑的陈安琪和江安宁,觉得这事特么不对劲啊。

也没有多想些什么,我快步跟了上去。

陈安琪看到我走上来,这才很给面子地挽住了我的手臂。

哇,这一瞬间我甚至显得有点受宠若惊。

毕竟要我身边这个大女人做出这种依恋的姿态,着实不容易,算是在外面给足我面子了。

或许一些男人想要的感情就是这样吧。

在家怎么宠老婆都可以,但在外面,还是希望老婆能给自己一种大男人的感觉,在朋友和外人面前有面子。

要不是江安宁还在旁边,我都想一把将她抱起来,问她那么一句话。

陈安琪,你怎么就那么可爱呢?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