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 > 第338章:消失的余经理

第338章:消失的余经理

手机阅读

余经理问:“可园区毕竟不是天天晚上都闹邪,如果赶上几天都没事怎么办?”我说那就得看具体情况是怎么样了,如果说附近有那种冤魂野鬼,或者年久失联的墓地,阿赞师傅到地方就能知道,或者让师傅多停留一段时间。

“说实话田经理,我不太信鬼神,”余经理回答,“可现在有这事,咱们就当成真有吧,如果那个鬼不在附近,泰国的法师也能知道?”我笑着说也不见得,只能人到了地方才知道,再把费用报过去。

余经理犹豫:“我上报总公司先问问吧,几万块钱虽然不多,但这事非同一般,公司领导也比较重视,他们都是不信鬼神的,总觉得有人在暗中装神弄鬼,非让我揪出来不可。”聊来聊去,余经理想让我先过去看看情况,双方碰面聊聊,然后再议,路费给报销。

我从没去过上海,觉得去了也不起什么作用,毕竟我不是法师,看不出任何门道来,灵蜡也用不上。但谈生意总得见面,不然很多客户是无法决定相信你的,见面都没见过,凭什么让人就付定金跟你合作?于是我同意了。余经理让秘书帮我订好机票,两天后从北京飞到上海,余经理派出司机在机场接的我,在路上,司机跟我攀谈:“听老板说您是专门联系鬼的?”

“灵媒,对。”我笑着回答,“媒就是媒体的媒、媒介的媒,也就是人和灵魂之间的媒介。”

司机说道:“还是媒婆的媒嘛!”我大笑,说还别说,真有那种帮人起冥婚的事。司机连忙问什么意思,我就简单跟他讲了之前高雄对我说过的、在台湾的那桩生意。把司机听得嘴张老大,说:“配阴婚以前只是在电视里看到,没想到还真有!台湾也那么落后吗?”我说台湾也有农村,大部分地方都是乡下和原住民,不比大陆的农村强多少。

“那世界上真有鬼吗?”司机说话的语气明显有些发虚,我说这东西是信则有,不信则无,你也不用太在意,只要没做亏心事就行,司机连连点头。我又说如果想保平安、提升事业,也可以请泰国佛牌中的正牌,价格不贵,两三千块钱,比中国寺庙里的观音弥勒项链可管用多了。司机笑着摇头说不用,他每月工资才两千出头。

透过车窗朝外,我欣赏着上海的风景,说感觉和北京没有太大差别。司机告诉我:“坐在车里能看出什么?而且我们只在外环,根本没有进入上海市区!你要去有上海风格的地方,城隍庙、外滩和老洋房,那才有看头,全是高楼大厦有什么意思!”我说回去的时候得抽时间逛逛。一路来到祁连山路,这里确实没那么繁华,虽然有几座楼盘,但之间仍有大片的荒地和厂房,配套开发得并不完善,看来便宜是有道理的。

余经理在售楼处接待我,他看起来很精明,个不高,还有些瘦,戴金丝边眼镜。坐下喝茶时,余经理问我要不要在园区四处看看,我说当然要看,实地考察是必需的。从售楼处来到园区,看到门口聚着几个人,拉着横幅,上面写“无良开发商专盖鬼楼,坑骗老百姓血汗钱”的字样。这几个人都是中老年人,坐着正聊天。看到余经理过来,几个人都不聊了,警觉地看着他。

“这是业主?”我低声问道。余经理哼了声,说都是业主的父母,怕保安和工作人员强制阻拦,都让老人上阵,就没人敢碰他们了。我叹着气心想,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要说业主不讲理,这种小区也确实不让人放心,晚上都不敢在园区里溜达,成什么事了。最主要的是,闹鬼的小区没人买,入住率很低,物业费到时候收不齐,服务肯定要打折,而且房子也不升值。

园区共有三个门,我们俩来到西门,也就是那个外面有荒草地和旧厂房的位置。余经理指着几栋两层的灰白旧楼说:“这是两家小磁选设备厂,一直没拆走,所以附近的地都荒着,有业主称在这里看到过两次。”我假装内行地在附近转了两圈,当然什么也没看出来,就问是否在施工的时候知道这块地以前是不是墓地。

余经理摇头:“这块地不是园区占用地,也根本没挖开过,不知道。而且这里距离市区挺远,其实在十几二十年前都是农村,肯定有不少墓地,但似乎没听说哪个小区闹鬼,为什么偏偏我们这个小区出事?”

这也是我的疑惑,转了几大圈,余经理说今晚要不要出来再多转转,也许能看到什么。其实我心里发毛,但既然我是泰国佛牌专家,还是什么“灵媒”,人家余经理都敢一连几个晚上出来巡视,我更不能害怕,只好点头说没问题。晚饭是在附近餐馆吃的,有余经理和他的秘书作陪。

为方便办事,我让余经理把自己安排在值班室过夜,这里有个小卧室,有两张床供保安休息。睡到半夜的时候,余经理来把我叫醒,我俩各持手电筒出来,在园区里四处查看。上海的气温比北京还要高,初冬的半夜很有些凉意,但在北京,这时间就很冷了。几个门挨个都走过,什么也没发现。

我这才把心放回肚子,心想幸好闹鬼的事不是每天都发生。这时,余经理说内急,刚好我们走到西门那小片荒地,他就在一栋废弃厂房的墙根下方便。我站在远处,掏出手机给黄诚信发短信,问他阿赞宋林这几天是否都有时间,能随时到上海来接生意,这边有个活,是某小区闹鬼,可能要请他来解决。

发完短信,我刚将手机收起来,却没看到余经理。左右看看也没有他的身影,人哪去了,尿完尿自己走了?那当然不能,还是发现了什么动静?我叫两声余经理没答应,就打着手电筒过去找。这栋旧厂房是两层楼,大概也就是二十来米长,并不大。外墙原本镶着白瓷砖,也不知道多长时间没维护,早就脱落得不成样子。玻璃也没几扇完整的,全都被打碎。我围着厂房转一圈,也没看到余经理,举手电四处照,静悄悄的没声。园区本来入住率就低,这么晚还开灯的更少,所以到处基本是漆黑一片。

(如发现仍然有未解锁的章节,请在设置中选“清除缓存”,一分钟后再打开软件试试)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