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四百二十七章

第四百二十七章

手机阅读

“慕容公子怕不是这老匹夫的对手,大师兄,我们该怎么办?”莫声谷已经摸回到宋远桥身边,与俞莲舟二人将宋远桥扶到墙边靠好,声音有些低沉的问道。

宋远桥却是瞪了他一眼,显然对适才冒然上前之事略有责怪。

俞莲舟忽的开口说道:“可恨,那些蒙古鞑子用卑鄙手段致使我们内力全失,否则所有人一起上,不信治不了他。”

一盏茶的功夫过去,慕容复与火工头陀交手不下白招,一人速度极快,无影无形,一人从头至尾似乎一步都没动过,武当众人看得头晕目眩,厌烦欲呕。

渐渐的,慕容复身形已是化成一丝白线,而火工头陀渐渐弥漫起一层淡红色劲气,周围虚空竟是变得有些模糊不清起来。

忽然,“滋”的一声,一道耀眼从两人中间划过,随即一道白影一闪即逝的跃了开去,正是慕容复。

众人望去,只见慕容复身前身后,内气外溢,隐隐散发着一股奇异波动,而火工头陀左肋到大腿处竟是划出了一条长长的血痕,皮开肉绽,森然骨头,加上他黑色的皮肤,显得诡异非常。

“嘿,老头,现在以为如何?”慕容复轻笑一声,扬了扬手中的银白手套。

火工头陀一言不发,双目狠狠盯着慕容复,脸色肌肉乱颤,一股暴虐的情绪正缓缓弥漫而开。

“你再尝尝我这一招!”慕容复清喝一声,当即探出双手,“哧哧哧”,一片五颜六色的剑气,暴射而出,犹如暴雨梨花,剑气纵横,声势好不炫丽。

“六脉神剑!”火工头陀惊呼一声,一双牛眼如同两个铜铃般瞪起,浑身寒毛直竖,想也不想的就往一旁纵去。

但因身体受了不轻的创伤,速度不由慢了少许,眼见剑气即将临身,火工头陀果断放弃了闪避,嘴中一声虎吼,双拳紧握,登时身上冒出数十条红色丝线,密密麻麻的蠕动着,显得狰狞异常。

慕容复也是微微吃了一惊,但细看之下,才发现这些丝线竟是一道道极为细微的内力,正在以某种规律快速流动着。

“噗噗噗”,转眼间,六脉神剑射到火工头陀身上,“红线”被斩得七零八落,但让慕容复暗暗咂舌的是,这老头竟然未被六脉神剑所伤!

“哼,就让本公子看看,你这些邪门歪道还有多少!”慕容复脾气也上来了,双手连弹,登时又是十几道剑气击出。

六脉神剑修炼至今,“六剑齐发”他已经可以做到瞬息间连发两次,当然了,代价就是数倍的消耗内力。

火工头陀低头看了一眼,身上残余的几根“红线”已是散乱不堪,不过他心念一动,却是没有马上闪避,竟是打算再硬接一次六脉神剑。

下一刻,“嗤嗤嗤”一阵疾响,六脉神剑剑气完全击到火工头陀身上。

但是让众人目瞪口呆的是,如此犀利的剑气,竟然只他身上留下了数个红印。

“哈哈,连天下第一剑都伤不了老夫,张三丰老匹夫,你等着,老夫马上就来讨回当年的血仇了,哈哈哈……”火工头陀忽然疯狂大笑起来。

“你高兴的太早了!”慕容复平复了情绪,淡淡说道:“张真人学究天人,我的六脉神剑一样伤不了他!”

火工头陀笑声一顿,脸上又变得暴怒起来,“你们都说我不如他,我偏偏要让你们看看,谁的武功更高,谁才是欺世盗名!”

话音未落,忽的暴起一拳,击向慕容复面门,声势骇然之极。

慕容复脸上浮起丝丝笑意,双手一抖,散去手中的剑气,随即在空中比划了一个复杂无比的手势,不退反进的迎了上去。

“慕容公子……”武当三子齐齐一惊,不由出声唤了一句。

但下一刻,让他们震惊的是,也不知道慕容复使了什么法门,二人刚一接触,火工头陀的右拳竟然诡异的击向自己左臂,而左拳则击向右臂。

慕容复身形一晃,一个闪烁间,人已站在火工头陀身后,“吼”的一声恍若龙吟的声音响起,双掌抵在其后背心。

这一连串变故着实诡异,饶是火工头陀见多识广,比武经验丰富,也从未见过如此奇异的招式,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只听“咯吱”两声骨骼碎裂的声音传出,随即又是“砰”一声大响,身子往前飞出。

但慕容复不待其落地便欺身而上,又补了两掌。

“噗”,火工头陀一大口血喷出,身子倒在地上,微微颤抖着。

“不给你点颜色看看,还真以为我慕容家就没有看家本领了!”慕容复淡笑一声,上前两步,见火工头陀真的已经昏死过去,略一犹豫,并没有直接下杀手,而是盘膝而坐,就地调息起来。

一场大战下来,他的消耗可是不小,尤其是最后使出斗转星移之后,内力几近见底,他自然是要尽快恢复才行。

其实以火工头陀的功力,慕容复的斗转星移本来是无法这么容易得手的,但他强行将乾坤大挪移融了一部分进去,兼之火工头陀内力也消耗大半,这才能一招制胜,否则结局还真不好说,毕竟对付即便内力用光,一身坚不可摧的肉体也还有再战之力的。

“这是什么武功?”牢房中,俞莲舟与莫声谷何时见过如此奇异的武功,不由问出声来。

宋远桥眼神光微微闪烁,半晌后才神色颇为复杂的开口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应该是慕容家的不传绝技,斗转星移!”

“斗转星移?为什么我从来没有听说过有这门武功!”莫声谷愣了一愣,一副茫然的样子。

倒是旁边俞莲舟神色微变,“大师兄说的是,师父曾经提过的那门引以为憾绝技?”

宋远桥点点头,“不错。”

莫声谷神色大急,“你们两到底在说什么啊?师父什么时候说过,我怎么不知道?”

“你就只知道练剑,师父别的话你怎会听!”宋远桥瞪了莫声谷一眼。

莫声谷讪讪一笑,“大师兄这话从何说起,师父的话我什么时候不听过了!”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很多年前,师父有一次闲谈中说起,江南慕容家有一门绝技,唤作斗转星移,天下能以之相较的武功聊聊无几,而且这门武功甚少有人知道,神秘非常。”一旁俞莲舟缓缓开口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

小半个时辰过去,慕容复调息完毕,体内内力恢复大半,睁开眼睛一看,不由一愣,只见周围丈许处,武当弟子将他围在中间,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莫七侠,你们这是?”慕容复直接朝莫声谷问道。

莫声谷还未说话,范遥却是冒了出来,“他们见公子疗伤,为公子护法!”

见到范遥在此,慕容复略一思索也就明白过来,眼前这些武当弟子眼中已经恢复了些许神采,看来是范遥已经给他们服过解药了。

只是宋远桥被火工头陀打成重伤,非解药可解的,神色仍然苍白异常。

“慕容公子,”莫声谷忽然神色有些扭捏的朝慕容复说道:“莫七冒昧请教一个问题。”

“七弟!”俞莲舟似乎知道莫声谷想问什么,立即出声打断。

慕容复笑了笑,“无妨,有什么就问吧。”

“适才你打败这头陀的武功可是斗转星移?”莫声谷犹豫一下,还是问了出来。

慕容复怔了一怔,不由轻笑一声,“没想到慕容家一点微末技艺,还能入得莫七侠的眼,不错,正是斗转星移。”

“真的是斗转星移……”

远处宋远桥挣扎着起身,“慕容公子……”

慕容复随手一道劲力将他按了回去,“宋大侠行动不便,那些寒暄的话就不要说了!”

宋远桥洒然一笑,“寒暄的话宋某不会说,但还是要谢谢慕容公子,武当上下必当铭记在心!”

慕容复摆摆手,“不必客气,对了,我调息多长时间了?”

“半个时辰!”俞莲舟答道。

“慕容公子,这个人怎么处置?”却是莫声谷指了指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火工头陀。

提起这个,武当诸人自然是纷纷大怒,“这还有什么好说的,除恶务尽,杀了他!”

“没错,这人丧心病狂,残忍之极,该杀!”

“该杀,该杀!”

……

莫声谷和俞莲舟虽然没有说话,但眼中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倒是宋远桥眉头微微一皱,沉吟半晌才开口道:“慕容公子可否饶他一命?”

慕容复不禁一呆,“我没听清,你再说一遍?”

“唉……”宋远桥叹了口气,“早年曾听家师提起过这人的事迹,也是个可怜人,而且……而且家师与他还有一些误会,既然得知他还活着,宋某自然希望能将他带去师父面前。”

“这样啊……”慕容复眼睛咕噜噜的转了转,心中念头转个不停,他之所以没有直接痛下杀手,自然是对火工头陀那诡异的功法颇感兴趣。

而且这人竟能由外而内的修出精纯至极的内功,慕容复对其中的原因可着实好奇得紧。

“宋某的要求可能有些强人所难,但还希望慕容公子能够成全一二。”宋远桥在俞莲舟的搀扶下直起身子,对慕容复躬身行了一礼。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