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天庭地府微信群 > 第二百二十章 父亲的感情

第二百二十章 父亲的感情

手机阅读

人间有异象,真龙显身,盘旋三圈半,意喻此地福泽绵长。

真龙盘旋仅呈现半分钟,身影在空中逐渐淡去,云层重新散开来。应小川收起翎霜剑,看到唐某人跟雷某人目瞪口呆的表情,就知道蒋家这房子十有八九,稳了。

“真的是真龙?”唐装男道。

“是真龙。”应小川点头,边说边看向雷道长:“雷道长应该认识真龙吧。”

雷道长脸色难堪,半天憋出一句,“我不可能看错风水的。”

应小川笑了笑,口气讥诮,“真龙是何圣物,又岂会出现在不祥之地?”说完看着唐装男客气道:“唐先生,你看这房子你还打算留吗?”

“留下,不拆了。”唐装男毫不犹豫。

“唐先生!”

唐装男打断雷道长的话,“雷道长,我相信你是个有本事的人,但现在真龙都出来了,其他的话就不用多说了。”

说完,人就直接走了。跟着唐装男一起撤离的,还有他的拆迁大队。

众人看完异象,也都散去。

留在蒋家院子里的,只剩下应小川、重新出现的敖翎、以及收拾东西的雷道长。

应小川对雷道长手头上那两只小鬼颇为感兴趣,于是过去道:“雷道长方才露的那一手好本事啊,不知道是在哪儿高就的?”

雷道长抬起头,皮笑肉不笑道:“我乃四象道观雷惊鸿雷道长。”

“如雷贯耳,如雷贯耳。”应小川虚情假意的拱手。

“不敢跟先生比,先生请出真龙的那一手,才叫好本事。”雷道长同样虚情假意的拱手,又顺嘴问道:“对了,冒昧问一句,先生手里的这把剑,是何剑?”

他这厢还没打听出他哪儿养的小鬼呢,他倒关心起他的剑来了,应小川笑笑,随口道:“家师给的。”

“尊师是?”

“雷道长有些不懂规矩啊。”

“什么意思?”

“你先告诉我你的那两只小鬼是靠什么养着的,我就告诉你这把剑的来历,怎么样,划算吧?”

雷道长蓦地一僵,不再开口,收了桌上的东西便走。应小川在身后目送着他离去的背影,脸色有些耐人寻味。

敖翎问道:“小川哥哥,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蒋溪到底去哪儿了。”

“对啊,他会去哪儿啊。”

“我们得去一趟医院了。”

“啊?”

应小川慢慢道:“别人不知道,但是蒋叔一定知道蒋溪去哪儿了。”

……

周镇·人民医院

蒋正国躺在床上,仍然昏迷不醒。一早上葡萄糖吊了两瓶,护士换药的间隙,应小川正好进屋。

他拎了一个水果篮子进来,把东西放在床头柜上,人在旁边的凳子上坐下。

看了眼昏睡中的蒋正国,应小川拿起一只苹果开始削:“蒋叔,我来看你了,顺道跟你唠嗑唠嗑。你们家房子底下的那块地不是属于你们家的,这事你是知道的吧?地皮的主人早上来了,说你家运势不好,想把地拿回来。说是要收地养风水,其实就是扯淡,那块地方跟风水压根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但那人啊,比较蠢,让个道士随便糊弄几句就信了,趁着你家今天没有人,竟然叫人开着机器去拆房子。”

应小川把削下来的果皮丢进脚下的垃圾桶,继续削剩下的那半只,言语没有中断:“不过你放心,房子没事,暂时保住了,我使了个小计骗过了那些人。但你也不能一直在这儿躺着不起来呀,蒋溪还没入土为安,房子的事归根也没解决,这些事都得等你亲自来办。”

“哦,对了。昨晚上的事情你还不知道吧,住你家隔壁的那个李寡妇,她家啊,一个晚上的时间,家里养的鸡鸭全死了,听说她家里一半的收入都靠的这些鸡鸭,现在全死光了,其实还蛮惨的。”应小川把削好的苹果放下,看着蒋正国紧闭着眼睛的脸庞,沉默片刻。

“其实吧,我也知道你为啥不想起来,唯一的亲人死了,你觉得没希望,醒来就得面对,这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但蒋叔,不行啊,现在也只有你知道蒋溪去哪儿了。那孩子心里的恨意有多少你清楚,要是不拦一拦,怕是来不及了。”

应小川又坐了会儿,叹口气,起身走了出去。

敖翎就坐在门口的长廊里等,里边的动静她方才听得一清二楚,应小川走出来后她有些不明白的问:“小川哥哥,你为什么不直接把他叫起来说明白。”

应小川摇头道:“这事勉强不得,毕竟蒋溪是他的儿子,有时候父亲对儿子的爱,力量很可怕。”

他虽然很小没有爸爸,对爸爸的印象也很少,但没经历过不代表什么也不了解。

他读小学时同校有个同学,是男孩子,出生的时候在娘胎里闷久了些,落下隐性的病根,两三岁便表现出跟其他人不同的地方,随着年龄的增大先天性带来的落差就愈发严重,逐渐的智力就跟不上了。

那会儿弱势的小孩是很容易遭人欺负的,他也不例外,小孩子之间欺负人的理由很简单也很可笑,可能仅仅只是因为他生来跛脚所以就要挨打。

小孩的爸工作忙,接小孩的次数很少,从没发现过异样。有一回他爸下班早,心血来潮过来接小孩,找了几圈就看见自家孩子被人围堵在角落里。

四个男孩围着一个,笑声哭声都有。

话说不清楚,一巴掌。

意思没能理解,踢一脚。

身上带的钱不多,踹下体。

总之,孩童之间最恶毒的对待,最丑陋的画面,他爸都在那天看到了。

他看着他儿子哭啊,求啊,害怕啊,恐惧到无能为力却毫无自我保护的能力。

心态立马就崩了,抓起地上结实的木棍结结实实的抽在那些小孩的身上,抽了多少下他不知道,后果多严重他也管不了。

后来他赔光了家里所有的钱,人也进去了。判了十年还是二十年,法制台记者采访他,他说没后悔,起码他用后半辈子的代价教会了他弱智的孩子一个道理:当别人欺负你的时候,别哭,也别害怕,尽你所能的去反击,没关系,你告诉那些人,你是个弱智,杀人不犯法的。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