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大降头师 > 第169章 怒火街头

第169章 怒火街头

手机阅读

我的脑子里浮现出了一个人的样子,难道是他?

事实证明我的猜测是对的,第二天我在机场接到了阿赞苏纳,而他的身后就跟着蛊人王继来!

我跟阿赞苏纳行礼打招呼,王继来冲我扬起了不怀好意的笑,说:“罗老板,阿赞苏纳没弄死我你是不是很失望啊?”

我没吭声,事实上不是失望而是意外,那天阿赞苏纳留下王继来的命是为了伺候自己恢复法力,没想到一留还成了助手。

上了出租车后王继来在那自说自话,说起了怎么回事。

本来阿赞苏纳恢复法力后确实想杀了他,但王继来体内的蛊虫突然发作,痛苦不已,阿赞苏纳迟疑了片刻,就下手镇住了他的痛楚,之后突然改变了主意,把他留在了身边,每天给他服食药降毒。

我大概明白什么意思了,冷笑道:“原来是被阿赞苏纳看中了,把你当做试药的小白鼠了,从阿赞布明试蛊到阿赞苏纳试药,从一个火坑跳到另外一个火坑,这样都不死,你命可够大的,打不死的小强啊。”

王继来扬着怪笑说:“也许我命不该绝吧,我也没想到药降毒会镇住我体内的蛊虫,反倒起了综合作用,说起来还要感谢你呢,哈哈。”

我哼笑了下就不做声了。

车子停在了市场门口,我把阿赞苏纳和王继来带进市场,远远就看到刘胖子端着保温杯,在门口悠闲喝茶,不时跟经过的商铺老板打招呼,我忽然意识到刘胖子跟王继来是有仇的,不过太晚了,刘胖子看到了我,他正想跟我打招呼却突然看到了王继来,脸色顿时就白了,调头就跑进了店里。

“原来这胖子是开珠宝店的,早知道他这么有钱那天多坑他一点了。”王继来说。

“我可警告你,这里是中国不是泰国,别乱来!”我提醒道。

王继来不以为然左顾右盼。

我把店门打开了,王继来看着被砸的柜台讪笑道:“罗老板,你是怎么做生意的,怎么被搞成了这样?”

我没搭理他,阿赞苏纳拧眉扫视店里。

我拉下卷闸门,阿赞苏纳示意了下王继来,王继来从背包里取出一个玻璃罐子,罐子里装着一坨一颗颗粘在一起的东西,看着就像鱼子。

阿赞苏纳打开罐子,割破手掌,将血滴到进罐子里,没一会这些血就被“鱼子”吸收了,阿赞苏纳用手封住灌口,念经加持,只见罐子里的“鱼子”突然开始膨胀,最后孵化成了一条条手指粗细滑腻腻的软体虫子,因为吸收了血的关系,身体还白里透红,这些虫子几乎把瓶子给胀满了,粘在瓶壁上蠕动,恶心的让人作呕。

我根本叫不上来是什么虫子,有些好奇,王继来看出了我的心思说:“这是菲律宾的巴拉望树虫,是寄生在树干里的一种虫子,泰国也有这种树虫,菲律宾人还把这当成美味佳肴呢,我也吃过,湿湿、滑滑、软软、QQ的,口感还不错,嘿嘿。”

听他这么形容我他妈都快吐了,这家伙什么人,这么恶心的虫子都吃的下去。

王继来接着说:“巴拉望树虫经过阿赞苏纳的加持,灵敏度很高,能探测到树精在店里盘下的根在哪,还能吸收部分的树精灵力,大大降低化解难度,这可是阿赞苏纳接活后连夜到红树林里找的新鲜虫卵,加持了一夜就等今天派上用场了。”

这时候阿赞苏纳把虫子倒在了地上,但这些虫子蠕动的速度极慢,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就像蜗牛似的。

阿赞苏纳说需要等二十四小时,现在不用管这些虫子,还说他很少坐飞机,有点不舒服想休息,我只好带他们出来,把门锁上了。

我带阿赞苏纳和王继来正想去附近的宾馆入住,不过走着走着就感觉不对劲了,好像有人在跟踪我们,阿赞苏纳和王继来显然也察觉到了,两人加快了脚步。

在一条巷子拐弯的时候,刘胖子突然出现了,只见他身后带着几个凶神恶煞的小青年,个个手臂上都有纹身,腰间鼓鼓的,明显是插着管制刀具。

我回头一看,身后也来了七八个壮汉,前后把我们给堵住了,我看向刘胖子,原来他刚才吓的跑进店里是打电话叫人马去了。

“刘胖子,你要干什么?”我皱眉道。

“罗老板,这事跟你无关,你最好不要管。”刘胖子看向了王继来,瞪眼道:“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要闯进来,老子在泰国被你折磨的那么惨,今天说什么都要出了这口恶气!”

王继来哼笑了一声,显得很不屑,根本不把刘胖子放在眼里,他的态度更加刺激了刘胖子,刘胖子怒道:“马勒戈壁的,你还不知死活,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武汉。”王继来冷着脸说。

“呦呵,你还知道是大武汉啊,这里可是老子的地盘,你居然有胆子来,今天我就叫你有来无回!”刘胖子龇牙道。

我拦在了王继来跟前,说:“胖子,给我一个面子,过去的事就算了,他今天的身份不一样了,是阿赞师傅的助手,还是我请来解决问题的法师。”

刘胖子恼火道:“罗老板,这事可没这么容易过去,这小子害我损失了几万块不说还让我的肉体受到了伤害,折磨的我死去活来,他要一直躲在东南亚我就算了,可他偏偏出现在了我眼皮底下,你叫我怎么过去?快让开罗老板,今天天王老子都不给面子!”

刘胖子是我朋友,他遭受过什么我最清楚,也能理解他的愤怒,可王继来现在是我请来的法师助手,得保证他不受伤害,我夹在中间真有点进退两难了。

就在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时王继来轻轻把我推开了,说:“这是我和他的私人恩怨,跟你们无关,你们到边上去就行了,帮我守着巷口,别让人进来,免得事情搞大了。”

我很为难,王继来孤身一人,刘胖子那方可有二十来号人,强弱悬殊分明,不知道王继来是怎么想的。

我还在犹豫阿赞苏纳就拉着我退到了边上去。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