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医路风云 > 第六百七十五章 鸡蛋里挑骨头

第六百七十五章 鸡蛋里挑骨头

手机阅读

不出楚天羽的意料他跟班亮被宗久明好一通臭骂,主要原因就是这倆货看没人管他们,内务都不整理了,宿舍里乱七八糟的,大学生的宿舍都比这倆货干净,并且还一地的烟头,当然都是班亮这烟鬼抽的。

被骂了还不算完,宗久明让在这里值班的参谋不但每天来检查他们的内务,并且每天要进行六个小时的军姿、队列训练,目的只有一个让这倆货有个兵的样子,不能在这样下去了。

楚天羽跟班亮你看我、我看你,小哥俩满脸苦逼之色,好日子算是倒头了,以后又得跟在新兵连一样了,自己怎么就这么倒霉,宗久明你没事来查我俩看大门的内务干嘛?

心里抱怨是抱怨,但却都不敢说出来,真说出来估计他们会死得更惨。

事情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宗久明连带春风的离去,留下欲哭无赖的难兄难弟——楚天羽、班亮欲哭无泪。

当天楚天羽跟班亮就被值班的作战参谋揪出去进行军姿、队列训练,到了中午的时候苦逼的小哥俩正站在太阳地下站军姿,这时候段芷桐、王岚一干女兵也结束了上午的训练走了出来,准备去食堂吃饭,当段芷桐看到站在那站军姿的楚天羽跟班亮的时候先是冷冷一笑,然后背着手缓缓走了过去,满脸的挑剔之色。

楚天羽一看到段芷桐走过来就知道这臭女人要挑刺,楚天羽可不想让她挑出毛病来然后整自己,赶紧站好,挺胸抬头收腹、怒视前方,军姿站的标准得一塌糊涂。

段芷桐目光在楚天羽身上上下游走,不远处的王岚以及其他三个女兵满脸幸灾乐祸的表情,被自己老大惦记上那能有好?新兵蛋子,你得罪谁不好,得罪我们老大,等着倒霉吧。

楚天羽自认自己的军姿站得十分标准,段芷桐肯定是挑不出毛病来的,但谁想段芷桐突然一皱眉就吼道:“你这站的什么玩意?在新兵连的时候你的教官就是这么教你的?”

楚天羽很想骂娘,特瞄的臭娘们,你敢不敢在不讲理点?我这军姿站得那里有毛病?

楚天羽憋着火大声道:“报告,我这军姿那里有毛病了?”

段芷桐怒视着楚天羽大声道:“我说有毛病,就有毛病,俯卧撑一千个,立刻、马上。”

楚天羽抽死段芷桐的心都有,见过不讲理的,就没见过这么不讲理的,明明自己这军姿站得一点毛病都没有,但这臭娘们偏偏蛮不讲理的说有毛病,还罚自己做一千个俯卧撑,要脸不?

看到楚天羽站在一动不动,一点要做俯卧撑的意思都没有,段芷桐立刻怒吼道:“服从命令,列兵同志。”说到这点了点自己的上尉军衔,摆明了是以军衔压他。

军人以什么为天职?自然是服从命令,面对上级军官的命令,作为列兵的楚天羽能不服从命令吗?违抗军令麻烦可不小,十有八九要被弄去小黑屋待个几天,楚天羽才不想去那鬼地方,这口恶气也只能忍了,心里的小账本开始给段芷桐记账,某年某月某日几点、几点臭娘们段芷桐鸡蛋里挑骨头罚自己一千个俯卧撑。

这笔帐楚天羽肯定是要跟段芷桐算的,不过不是现在,现在他还没这个资本,谁让他就是个新兵蛋子,是个列兵,而对方是上尉那。

楚天羽恶狠狠的瞪了一眼段芷桐,意思是臭娘们你给老子等着,总有一天这场子我会找回来。此时楚天羽的心态跟灰太狼差不多,嘴里大喊着:“我会回来的。”然后开始做俯卧撑。

段芷桐冷冷一笑,脸上满是得意之色,背着手走了,欺负你怎么了?你咬我啊?我就是看你不顺眼,我就是不讲理,我就是鸡蛋里挑骨头,你个新兵蛋子,你个列兵能耐我何?

看到段芷桐五个女兵走远了,班亮小声的对正在做俯卧撑的楚天羽道:“老楚你咋得罪她了?你不会是把她家祖坟给炸了吧?”

楚天羽一边做俯卧撑一边翻着白眼道;“我不光把她家祖坟给炸了,我还把她给日了。”

班亮听到这句如此没有节操的话差点没被噎死,咳嗽了好半天才冲楚天羽竖起一根大拇指道:“老楚我别人谁都不服,我就服你。”

楚天羽侧着头道:“为啥?”

班亮看着段芷桐离开的方向喃喃自语道:“因为你敢日母狮子。”

如果让段芷桐听到这里货的对话,估计弄死他们的心都有,这两个家伙实在是太龌龊,太不要脸了,不弄死他们都对不起自己。

但可惜的是段芷桐已经走远了,又不是顺风耳,自然是听不到这俩货毫无节操的话的。

楚天羽做完了俯卧撑,此时也到时间了,哥俩自动解散也向食堂走去,一进去就发现今天还是跟往常一样,大大的食堂左边就一桌人,周围其他桌都空着,右边则是人满为患,不少人没地方吃索性就端着餐盘蹲在地上吃。

为什么有座位大家不去?还不是因为段芷桐这只母狮子带领一群恶狠狠的母狼在那,谁敢过去?找不自在吗?

前几天楚天羽跟班亮也不会凑过去,不想跟段芷桐起冲突,但今天不同,已经跟段芷桐撕破脸了,楚天羽还管那些干嘛?打了饭菜就大模大样的端着坐到了段芷桐这些人旁边的一桌。

段芷桐看到楚天羽这混蛋竟然敢坐到自己旁边,立刻是一皱眉道:“列兵,俯卧撑做完了?”

楚天羽立刻站起来一个立正后大声道:“报告上尉同志,我做完了。”说完一屁股坐下来拿起馒头就吃。

段芷桐看得出来楚天羽这是在对她进行挑衅,她真的很想知道是谁给的这个新兵蛋子的勇气,竟然敢跟自己挑衅,活得不耐烦了吗?行,你有种,今天我让你哭都哭不出来。

班亮蹲在右边的角落里默默的冲楚天羽竖起一根大拇哥,意思是兄弟你狠,但我就不陪你了,我是真没那勇气坐在那头母狮子边上,我是真怕被她弄死啊。

坐在右边的其他士兵也纷纷冲楚天羽偷偷竖大拇指,意思是兄弟你牛逼,你竟然敢坐在段芷桐身边,你牛,你厉害,不过很快这些兵脸上就出现了幸灾乐祸的表情,等着看楚天羽的笑话,等着看他怎么被段芷桐整死。

整个军区谁不知道段芷桐是出了名的母夜叉,非常的霸道,一旦看谁不顺眼,管你是谁,随便找个蹩脚的理由上去就是一通暴揍,后来更是连理由都懒的找了,直接就动手,修理的一干男兵哭爹喊娘,在军中可谓是威名赫赫,不,应该是恶名。

正因为如此所有兵都绕着段芷桐走,生怕她看自己不顺眼修理自己,但谁想今天竟然有个不怕死的坐到了段芷桐旁边,真是勇气可嘉,不,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大家都进期待楚天羽这新兵蛋子怎么被段芷桐修理,等着看好戏。

但是很快所有人就都失望了,因为段芷桐吃完后看也不看楚天羽直接带着自己的人走了,这让大家很是诧异,段芷桐今天出门忘记吃药了吗?怎么没修理那个新兵蛋子啊?就这么走了?

段芷桐出门当然吃药了,当然是要修理楚天羽的,不过不是在这,她今天打算送楚天羽一个临别大礼包,让楚天羽酸爽得不要、不要的。

楚天羽跟班亮回去的时候,班亮忧心忡忡的道:“老楚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楚天羽诧异的看着他道;“什么不祥的预感?”

班亮用十分肯定的语气道:“我要是在跟你在一块,我肯定要倒霉。”话音一落,班亮就跑得远远的,一边跑一边道:“所以我今天决定装病去医务室混一夜,等段芷桐她们走了我在回去,老楚你自己保重啊。”说完班亮就跑得没影了。

楚天羽瞪着班亮离去的方向道:“你大爷的班亮你太特么的不讲义气了。”

班亮已经跑了,楚天羽能咋办?还把他抓回来不成?算了,他走就走吧,今天段芷桐那死女人肯定不会放过自己,班亮走了也好,省得碍事,今天他到要看看段芷桐这臭娘们有什么手段,大爷的,你要是敢动手,老子就敢打得你屁股开花。

想到这楚天羽就是一愣,自己这是什么了?怎么总想打女人屁股?自己什么时候有这么邪恶、龌龊的嗜好了?

不过想到段芷桐那完美的臀部,楚天羽立刻是心头火热,脑海里幻想着一巴掌抽上去的美妙手感。

不得不说楚天羽学坏了,或者说是到了部队后被老狼那群没节操、没下限的兵痞子带坏了,也或许楚天羽骨子里就是这么邪恶的人。

下午班亮装病躲去了医务室,楚天羽只能孤零零的在楼下站军姿,练队列,他以为段芷桐还会过来找他麻烦,但谁想到天黑下来吃过饭段芷桐也没找他麻烦,这让楚天羽感到有些诧异,这臭女人难道转性了?不能吧?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