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没有转正的皇帝 > 46.第46章 公子斑苏醒了

46.第46章 公子斑苏醒了

手机阅读

最后在在系统的说服下。还阳老鬼还是同意了:“好吧,我就给这小子一粒地胆。尽管我舍不得,不过,我的告诉你也算警告你吧。这粒地胆可不能随便吞下。一定要在那个百伤不死之身被人破了以后,你才能吃,如果那个百伤不死之身没有被人破了,你就不能吃。如果你吃了,那么你的皮肤就会变得很很硬很硬的,就是野兽的皮了。

吃了一颗。百伤不死之身立即恢复,你的身子,就是你的。吃了两颗。就是野兽之皮了,一般的刀,枪,砍不动戳不懂的,是戳不动的。而且,你的心爱之人就会离你而去。谁愿意跟野兽一起过日子啊?

这几句话,至少要把公子斑吓了一大跳。这样的药,孤王还是不吃了吧?

系统:这个药必须带上,留作预备。一旦被人破了百伤不死之身,你就要立即吃下这颗药,才能完成自己的事业。夺回属于的王位。否则,你被人杀了,还夺什么王位啊?

公子斑:好吧,也只能这样了,别的话也不必再说了,地胆我留下收藏,需要时服用。现在,我可以回去了吧?他们恐怕·都等不及了。

系统:你可以回去了,该交代的事情我也跟你交代清楚了。具体办到什么样,就看你的办事能力了。

公子斑匆匆地往回赶,估计党之娴,梁欣已经哭得一塌糊涂了。

······

是的,在笔架山上这一边。仲妇好,正在认真地检查公子般的伤情。右腿的骨头已经断了,肋骨也断了三根。其他的地方没有什么伤,应该还没有伤到内脏吧?。这就是说,公子斑,还可以救活的,没有完全死去。只是出于昏迷而已,

仲妇好一边跟公子斑疗伤,一边仔细的检查伤情。,仲妇好有点儿想不明白了,这点上应该可以恢复的了!难道你不会仍然昏迷状态?怎么醒不过来呢?仲妇好还真的有点儿奇怪。这个伤不至于危及生命啊,

党之娴,梁欣在一旁,也是你一言一语的问来问去。一个问:师娘,她能苏醒过来吗?

另一个说:师娘,他不会就这样扔下我们不管了吧?独自去享福了

仲妇好不知道,怎么回答她们,确实这个伤有点奇怪,不好回答,。师娘,突然说:“你们别这么急好不好?我也是正在检查,他的伤情。已经在治疗他的伤。按道理,这样的伤不会致人死亡的。但是,他怎么没有醒来,我真的想不明白。真是叫人摸不透。你们只能等待,

仲妇好在两个姑娘的协助下。把公子般的双腿。固定在几块木板上,那是还没有石膏,只能用固定伤腿,。这样就不至于再会加大伤害了。仲妇好说:“抬回去吧,回到山洞里,再仔细跟他治治伤。”

党之娴叫了一句:“过来把君王陛下抬回山洞,”

铁蛋连忙跑过来,叫了几个士卒来把公子斑抬走。他们刚才已经做了一副i非常柔软的担架,就是用来的抬走公子斑的。铁蛋人虽小,心眼还挺细的,

就在几个士卒手忙脚乱地,把公子斑放到担架上之后。在外面游荡的灵魂就飘了回来,钻进了自己的皮囊。刚刚进来就浑身觉得浑身疼痛难忍,不由得“哎哟,”一声。

还含着泪的党之娴不由得笑了:“你醒了,君王陛下。你可把·我们吓死了,”

梁欣也冲上前来,抚摸着公子斑的手,深情的说:“哎呀,你终于醒了,君王陛下,你要是再不醒,我和妹妹也不打算活了,”

“别,——”公子斑刚刚嘴一张·不知是这是哪个女孩子的眼泪?落到了公子斑的嘴巴里,公子斑突然觉得嘴巴里有点咸咸的什么味,不由自主的嘟囔了一句啊,怎么下了咸咸的雨儿?

“哦,你终于说话了,君王陛下,我们可以放心了。别以为下什么雨了,恐怕是我和姐姐两个人的眼泪,不小心掉到到你的嘴巴里了吧?”

“但愿如此吧,就算是你们两个人的眼泪吧。”

公子缓了一口气,连忙问道:“怎么样了?我们的部队伤亡情况怎么样?那个鸡头杀掉了没有?”

党之娴告诉他:“君王,那个鸡头被师娘用石头砸死了,他带来的几个兵都让我们用箭把她射杀了。敌人的三路军马全部失败了。我们这次是大获全胜。”

公子斑连忙打听:“他的粮草呢,我们收缴了没有?”

“已经收缴了。其他两路刚才收缴的时候,你不是·在场吗?霉头这一路我们肯定要把他们的粮草收了,要不然这么多人在山上怎么吃怎么喝呀?”梁欣介绍说。

“这下我就放心了。有多少士兵归降我们的?”

“霉头的部队大概就有2000人左右,归降了我们。”

“这么说,归降孤王的部队应该就有4000多人了,那么我手下的兵呢?差不多就有1万人了吧。”

梁欣告诉他:“君王陛下,恐怕不到一万人吧,刚才在北山口战死有2000名士卒了。”

公子斑叮嘱道:“那些杀死的士卒,都要给他们好好安葬,每个人的坟墓前,都要插一块牌子,这一说明,这是谁谁谁之墓。”

“这事交给破罐破摔,他们兄弟俩去办吧!”党之娴提议说,

公子斑动动下巴:“好这事交给·他们吧。这点事肯定能办,”

铁蛋走过来,回报说:“君王陛下。这一次我们在北山口伤亡的将士其实不到2000人呢。”

“那是多少人呢?”公子斑连忙追问。

“回禀君王,我刚才清点了一下,一共是1998人伤亡。”铁蛋汇报说

公子斑扑哧一笑:“这和2000人有区别吗?”

“有,怎么没有区别,那差两个人呢?两个人不多,看起来不是大的问题了。不就是我们多了两个士兵吗?就像一个姑娘出嫁。新郎官变成了·两个,你说多不多?”

公子斑想笑,没有笑:“你这小孩子想的真单纯呢。大部队打仗。你能计算的这么准确呢?”

仲妇好在一边说。“今晚铁蛋还真是当将军的料。并能够把伤亡的士兵,计算到个位数说明他对每一件事每一场战役都是记得清清楚楚的,是很认真的表现。这样的将军,是可以打胜仗的。我这不是夸他,是实事求是的说。”

也许吧,也许锻炼了几年前,但真是一名好将军。大家没有在议论这个事,

铁蛋不好意思的笑了。我到现在,还不知道,什么是成功会,都是躲在后面指指点点的。算是什么将军啊!

作为将军,能指挥的好,也就不错了。对此,我也表示感谢。在南山口的骚扰敌人,你们做的事确实是可圈可点。

二蛋蛋,这时候还在什么地方?这个小小的军师一还真的有点办法。看来我以后就真的指望你们帮我打江山了。

“在下义不容辞,为了君王陛下的江山,我们甘愿抛头颅洒热血。”

到了山上。公子斑就问他们:“泥瓦匠,木匠那边的工作,是不是在正常进行啊?把他们的工头叫一个过来,让我问一问具体情况。”

铁蛋说:“不用叫他们工头了,这事找大赖就可以了。大赖一直在修房现场,盯着那些泥瓦匠木匠什么的。······”

“好,那就叫大赖过来吧!”······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