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穿越之王者卖农药 > 75.第75章 浪子赌徒

75.第75章 浪子赌徒

手机阅读

观战的赵护不太懂牌理,但也看出来褚明犯了个极其低级错误,蔡文姬嘴上不说话,但小拳头捏得咯咯作响,恨不能刚才那局是自己在台上,胡一把“十三幺”吓尿这帮妖人。

“胡长老,您手气真好!”褚明手抚脑门,沉默不语,半天才站来身来,一副失望至极的模样,“天不佑我卧龙村啊!”

“哈哈,老朽山海牌王的外号不是浪得虚名!”胡世焕大笑道,稳坐泰山。

褚明忽又坐下,伸出另一只手,再次覆于胡长老之手。老头的脸色立马变了,神情惊疑不定。

他感受到一道与刚才神级剑意的神圣气息截然不同、但完全不输于它的杀气。

这杀气冰若冷霜,性寒入骨。

他甚至脊背发凉,感觉到后怕,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如果刚才褚明用这道浓郁的杀气灌入自己体内,很可能这具妖人傀儡身体就直接报废了。

胡世焕明白对方的意思,再次暴露身怀宝物目的,无非就是想继续押注。

只听他慢悠悠说道:“好小子,身怀两件神级宝物!”

褚明强作镇定,额头上渗出细密的汗珠,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正色道:“刚才是两件,可现在只剩一件。没办法,谁叫我是卧龙村的一员,即使赔上性命也要出一份力!”

蔡文姬瞬间明白了两人对话的含义,伸出小手拽了拽褚明衣角。

褚明眼神义无反顾,反而安慰她道:“刚才是我大意了,说不定这局我会赢回来呢。”

蔡文姬咬了咬嘴唇,在此关头,她已经顾不得她还在使性子,和他“冷战”,凑到他耳边小声提醒道:“嘲风城守备队已经在过来的路上了,等他们来了,这里的一切都容易解决,不需要你个人英雄主义逞能!”

赵护也连连摇头,示意他不要冲动,他想到的是万一这神兵利器落入敌将之手,守备队对付起来或许会变得吃力几分。他身边的胡井冰却一个劲地点头,没想到竟然有这种好事,可以说是意外收获,到时候这个大人物一开心,说不定也会给自己赏赐点什么。她点了点,手上还有五十几个村民,至少还有五次机会夺宝。

“不,村长、菜菜,你们错了,我觉得信念、使命、担当,是一个人的精气神。人要有精气神地活着,要有敢于担当的魄力,更要有无私无畏的勇气,今天我站在这里,不仅是为了村子,为了自己,也是为了我们荣耀大陆争口气,在这麻将桌上绝不可以输!”

褚明说起来这些话来,眼中似有光芒闪耀,形象一下子展露出了无比光辉。

“有骨气,小子我觉得你这点倒像我们山海大陆的子弟!”

胡世焕笑眯眯地看着褚明,甚至觉得有点喜欢这个年轻人,他马上要冲击钻石境界,到时候多个一、两件法宝护身总是好的。

“那就继续?”他嘴上问着,手已经伸到台面上,开始洗牌。

五分钟后,褚明再次哇哇大叫:“我都已经听牌了,可恨啊,又给他放炮!”

蔡文姬不敢相信他这么快又输掉一局,跑去胡世焕那边,盯着牌面看他是不是诈胡。

而赵护早已背过头去不忍直视,他最害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顿时心中对褚明的好印象全部消失殆尽,只道他好赌、烂赌,牌技还臭!

“小友,怎么说,愿赌服输,你自己来,还是我自己取?”胡世焕得意不已,大袖一挥散乱牌城,站起身来准备离开牌桌,他作为一只在山海大陆摸爬滚打无数个年头的老狐狸,怎么会不知道见好就收的道理。

“等等!”褚明大喊一声,“我们还有筹码!”

他不管蔡文姬乐不乐意,在她耳边低语几句。

“你是不是疯了?”蔡文姬瞪大眼睛,不敢相信褚明所说的话,褚明竟然想她把音乐系神阶法器“蔷薇琴座”拿出来做筹码!

“菜菜!你若信我,便将琴座借我一用,让我证明自己的实力!我只说八个字,当仁不让,舍我其谁!”褚明几乎声泪俱下地保证道。

在胡家几人眼里,这分明是急红眼的浪子赌徒在向心上人哀求,妄图再捞一根救命稻草,想飘浮上岸。

蔡文姬肉嘟嘟的小手被褚明握在掌心,感受到那边传来的体温和褚明含情脉脉的求助眼神,过去的几天里,那个不畏财势、创意无限的有为青年身影又在她心头浮现,明明知道人不该在赌局上越陷越深,但心中还是犹豫了。

“菜菜小姐,不要听他的,兹事体大,小心为上!”赵护看到蔡文姬迟迟没有拒绝的意思,大声喊道。

胡井冰可不会让他如意,一招止住他发声,按在旁边的座位上,自己上前一步,在蔡文姬身边说道:“我们也不能让这位褚明小兄弟太吃亏,不如这样,我们加大筹码,你们赢一局,我们放走二十个村民,如何?”

胡世焕也点点头,胜券在握,村民留在槐树下也是杀,把他们“放走”也是迷住了魂魄,自行去投大河、喂鱼。

“罢了罢了,到此为止吧,看来这荣耀大陆上,还是输不起的人比较多!”胡井冰冷笑着,语带激将。

蔡文姬心中一动,抽出手掌,一把从雪白脖颈上摘下紫色的水晶吊坠,丢在牌桌上,小手指着褚明的鼻子,骂道:“拿去,要是输了,我第一个先杀了你!”

大槐树下,贪玩蓝月重新被码成两条长龙,牌局重新开启。

……

……

胡家大院,除了被施展魂变秘术的胡家人,其他被蛊毒放倒的,都堆在杂役室,处于痴妄状态,一时半不会死去,也无法醒转。

李尸尸从暗室中走出来,收起了饿鬼法相,变成一个正常人模样,她将一头漆黑长发束扎起来,除了一双眼睛红得渗人,完全是个标致的美女胚子。

“没劲,一件法器都没有,我不如溜出去逛逛,整天呆在这里能得到什么感悟?”李尸尸在摆满古董的书房中晃悠半天,将一屋子花瓶瓷碗摔了个七零八碎,转念一想,跳出屋外。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