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弑神封魔之崛起 > 7.第7章 十里

7.第7章 十里

手机阅读

相比于云天的筋疲力竭,此时鹏程却是意料之中般的出现在了后山,怡然自得的躺在藤椅上摇晃着,边饮着小酒边哼着实在听不出曲调的音乐。云天的眼神在鹏程的周边仔细的打量搜索着,很快的视线停到了那鹏程脚边的那一大块寒铁巨石上。随即屁颠屁颠的跑到巨石旁边,又是敲又是咬的。但很快云天的表情立马从喜转怒,气得直咬牙,挽起袖子就往鹏程身上冲。“可恶,你这死老头,我就知道肯定有诈!让你给我把神兵利器,你倒好,拿快大石头搪塞我。难不成我要背着这块石头去打架吗?怕是没出手我就被这破石头给压死了吧?你等着,还好我把酒都放在山洞里,我这就马上回去,能喝的喝了,喝不下的就砸了!”

“哎哎...死小子怎么这么猴急。”鹏程眼皮都没抬一下,反手就是一巴掌拍在云天的脑壳上,一把把云天的脸拍进了地里,云天旋即摔了个狗啃泥。“可以轻易相让的那还叫神兵吗?你考虑过神兵的感受吗?自己把它请出来!”

“怎么请啊?难道拿铁锹凿吗?你个死老头,不是教我酿酒,就是教我打铁。你是不是跟我的亲生父母有什么过节!趁着他们走了,要这样虐待我啊,看我不跟你拼了!”云天来不及拍掉自己身上的土,就又撸起袖子往上冲,一副要跟鹏程玉石俱焚的样子。

“啪!”一声清脆的声响过后,云天的脸又死死的贴进了土里。鹏程从藤椅上跃下,用脚挑起边上的阉了的古藤条往云天身上一踢,“不是教你如何生火了吗,这藤条就是剑柄,你把这寒铁巨石炙烧成流状,再用藤条固之,放入洗剑池。神兵就出世了!注意,只能一气呵成!万不可半途而废,不然神兵就毁了。你自己慢慢琢磨着,喝酒去咯~”话吧鹏程一个瞬闪,消失在了视野中。

云天一个鱼跃起身,拾起藤条,拍了拍身上的泥土。暗自骂了两句。便来到寒铁巨石的面前,拉开一个弓步,便凝神开始炙烧...午后的骄阳似火,转眼过去一个时辰,云天依旧保持姿势,不断的从指尖倾注火焰到巨石上,可巨石依旧不为所动。还散发出逼人的寒意。云天的脸上已经爬满了汗珠,发白的嘴唇也干涩的有点开裂。”可恶,我就不信我治不了你了!“云天用力一逼,指缝中喷出的火焰也更烈了三分。

两个时辰.......四个时辰......云天依旧保持的姿势继续专注得倾注着火焰,只是收效甚微,整块巨石除了被云烟炙烧的部分有一丁点焦黑外,依旧散发着寒气。骄阳已落,月明星稀。尽管已经练习控火多年,也经不住如此强度的持续喷火。云天的脚跟有些飘忽,眼神也开始变得有些闪烁,人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小爷我非得把你给炼化了不可。”云天左手往自己脸上狠狠掐了一把,接着死死的握住右手的手腕助力。随着一声怒吼,指缝中喷出的火焰又明亮了几分,此时寒铁巨石突然爆出数束蓝光直通天际,其中一道蓝光化作一道能量流顺着火焰爬进云天的指缝,直流到云天的左胸口处的咒印里。胸口处的咒印透出了一丝黑光与蓝光相互缠绕。云天感觉胸口灼热的发慌,一声呐喊。指尖瞬间喷出一股红黑色的烈焰,震得云天往后退了两步,只见那一块散发着蓝光的巨石一下被烧得通红。不断交织着红与蓝的光芒,外壳慢慢开裂化为铁水脱落。露出了一条足有五尺长的剑刃状的透出深蓝色幽光的寒铁片,黑色的炙炎不断的炙烤着铁片,终于铁片变得有点飘渺起来。云天左手提起阉了的古藤条,往前一甩,只见藤蔓在仿佛复生了一般在空中卷出几个圈,将铁片的一头紧紧包裹住,凝固。“快,拿下来放到洗剑池里,否则就来不及了。”有一个深邃而空洞的声音从云天的心底传来,云天随即奔跑向前一握,迅速冲向剑池,将剑锋向下一送,整把剑没入池中,发出呲呲的淬火的声响,无数幽蓝的光粒夹杂着气泡漂上水面。神剑和万里一起发出幽蓝的光芒,引得池中的千百兵器发疯似的震动起来。云天舀起池中的水一把抹到脸上,接着不断的舀起水把全身冲洗了个遍。“啊!真畅快。”转眼天空已经变成了深黑色,云天望了望天空,又盯着洗剑池中属于自己的神兵,皎洁的月光倒影在洗剑池中,重影在云天稚嫩的脸上,满心期待的样子。

眼看着神剑上的微光变得越来越淡,最终所有微光回流到剑身中央,在剑身中央形成了一个“十字”形的黑点大的印记。云天深吸一口气,取出了池中的神剑,神剑在出水的一瞬间却突然缩小了起来,变成了只有一把匕首的大小。云天瞬间觉得脚有点瘫软,望着手中的小”匕首“一脸无奈又气愤,”卧槽,这个死老头,让我练的是什么,迷你剑???我找他算账去。“忽然一个人影闪过,没等云天反应,就在他脑门重重弹了一记。待云天反应过来时,鹏程已经拿着小匕首站在了云天跟前了。鹏程仔细的端详着手中的小”匕首“,盯着那个蝌蚪般大小的咒印...心里为之一惊。”若不是有千锋的帮忙,以万里的剑身做引。这一个区区十五岁的孩童,如何能练成神兵。可是即使有这样的帮忙,也需要极强的意志力才能支撑下来,这孩子日后真是前途无量。忽然万里觉得脑门隐约有热热的感觉,定神一看,头发居然着起了火...赶忙一手挑起洗剑池的水灭之,恶狠狠的盯着还嘟着嘴在吹火的云天。

“你这小崽子,居然敢暗算我。看我不要你好看!”说着就提起云天的脚跟,把人往池子里倒插...云天喝了一肚子的水,只得一直求饶,才被鹏程丢到了地上。

云天坐在地上吐了半天水,往后退了三四米,指着鹏程大骂道:”你个老秃驴!小爷我足足为你酿了三百坛酒,你居然这样对我!拿这种小玩具来搪塞小爷我!看我不趁你睡着了把你变成秃...啊啊啊啊啊救命啊!“没等云天骂完,鹏程便瞬闪至云天的身后,将他整个人拎到半空,接着左手手指一转,小”匕首“瞬间变大了十来倍,鹏程将云天往匕首上一丢,接着一掌拍在匕首的柄部。匕首悠哉悠哉的就往天上飞,吓得趴在匕首身上的云天紧紧的用四肢抱住匕首的边缘。”匕首”在空中缓慢的划了一个圆,又飞了回来,本就筋疲力竭的云天又被吓得腿软了,一落地便如烂泥般瘫软在地上发抖,再也折腾不起来了。鹏程一手接过“匕首”,仔细端详了一番,将匕首瞬间飞到云天的跟前。

“臭小子!不是我搪塞你,是你自己实力不济,只能炼化出如此大的家伙来。还有,虽然它小,但是它并不是匕首,而是一把剑!神兵是有灵性的,作为主人你这样看待它,恐怕日后用起剑来不会那么得心应手。”

“那怎么办?!那我以后变强了以后可以换一把吗?哎呦喂!“云天话音刚落,小”匕首“就弹地而起,用柄处狠狠的敲了他的脑壳。引得鹏程哈哈大笑。

“你说呢?不过我劝你还是少说点这样的话好!被敲脑壳事小,别哪天御剑飞着飞着它不高兴了就把你卸了,你就没命咯~!啊哈哈哈哈。”鹏程笑着摇了摇头拎着酒壶往回走去。突然回头望着愣头愣脑的云天,又看了看神剑剑身上豆大的十字铭文,又看了一眼缺了一个角的万里,捋了捋下巴若有所思道”就叫它十里吧!速度应该也差不多!哦还有,刚刚送你上天的,就是御剑术。你仔细去回忆那感觉,你是它主人,跟它沟通好!练会了再来找我。“

云天的眼神里瞬间冒出金光,跳起身问道:“十里?!是瞬行十里吗?喔吼太好了,我可以去周游世界了。再也不用受你这个臭老头的欺负了,哈哈哈。“

”啪“,又是一声清脆的声响,鹏程瞬闪到云天的身后,一巴掌把云天盖了个狗啃泥。“哦抱歉,是日行十里...你若是跑步的话差不多日行百里。你自己衡量衡量吧,好好练练,练会了再来找我。”鹏程话音未落,瞬间消失在风中,徒留云天一个人傻愣在原地。

云天翻起身子,在池边洗净身上的泥,又把剑细细的擦拭了一番。满心欢喜的坐在池边看着人生中拥有的第一把剑。隐约感觉到剑上似乎有一缕细微的能量流与体内共通联动着。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