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漫漫欺天路 > 272.第272章 捡便宜

272.第272章 捡便宜

手机阅读

转眼又是半个时辰的功夫,久立于龙卷风之内不断出手的夏侯禹,已然感到了有些精疲力竭,因为他惊讶的发现,自己虽然频频出手击碎风刃,可这龙卷风似乎也会不断的吸纳周围的天地灵气强化自身,风刃源源而出也就算了,这龙卷风的盘旋吸纳之力似乎也正在增强,其大小更是比刚刚形成之时扩大了一倍有余,惊讶于这巨鹰法术的强大,也知要是再如此这般下去,自己怕是会被这龙卷风活活耗死。

福至心灵之下,顿时想到了一门他熟记了的功法,那便是擎天十二真身里记载的天吴锻体势,其修炼法门的初期就是要将自己投身于狂风之内洗炼肉身,这条件不是正好相应吗?

心念一动,解除了融兵炼体诀,口中默念天吴锻体式的修行法门,浑身放松之余,便随着这龙卷风自由旋转,道道风刃擦身而过,皆是在夏侯禹身上割开了一个恐怖的豁口,剧烈的疼痛,疯狂的刺激着夏侯禹的脑神经。夏侯禹却惊讶的发现,那那被风刃割开的伤口之处,居然丝毫鲜血也没流出,而且似乎正在吸纳狂风之中所蕴含的风灵气强化自己的身躯,而那些恐怖的伤口,一阵蠕动之后伤口又恢复如初。

见得此景,夏侯禹心里哪能不知这便是天吴锻体式的妙用,疼痛之余,也感受到了自己的肉身正在一丝丝的增强,那伤口愈合之时酥酥麻麻的感觉,更是让他觉得有些舒泰,瞬间明白了盘古创立这法诀的初衷,也许这就叫做痛并快乐着,就和自己前世喜欢吃辣椒一般,越辣越是兴奋。

又是一炷香的功夫过去,狂暴的龙卷风终于膨胀到了极致,突然一阵收缩之后,发生了剧烈的爆炸,正沉醉于其中修炼天吴锻体势的夏侯禹,顿时随着爆炸被抛飞而出,恐怖的爆炸之力霎那间在夏侯禹的身上割出了万千恐怖的伤口,刚刚稍微适应疼痛,猛然增大万倍,差点将夏侯禹激得昏死过去。可转瞬之后,那些深可见骨的伤口又在天吴锻体势和祖巫真身的妙用之下,快速的愈合。

随着狂风渐渐的平息,衣衫褴褛却周身完好的夏侯禹,躺在地上出了一声呻吟之后,终于从龙卷风爆炸的中心坐了起来,意犹未尽的看着那消失不见的狂风,却又转头望向了那释放狂风的罪魁祸首。

那满身鲜血的巨鹰扑倒在地一动不动,心里也是激动异常的走上前去一番试探,见其并不是装死之后,更是大着胆子抽出七星剑,一剑便将那巨鹰的头颅斩了下来,鲜血喷涌之下,也是弄得夏侯禹一阵狼狈。

不过他似乎根本不在意,犹如一个血人般直接再次一剑将巨鹰的头颅劈开,看着花白的脑浆虽然有些不适,可还是毅然决然的将右手探入了那带着温热的脑浆之中。一阵摸寻,果然盏茶之后,一个坚硬的圆球应手而入。夏侯禹立狂喜之下,立即将其抠了出来。

手中掐诀发动凝水术,连着自己身躯一块冲刷之后,夏侯禹手中,多出了一枚金灿灿圆球,其上烟气缭绕,似乎蕴含着强大的力量。仔细拿起把玩一番之后,心头暗道:“看来修真图录之中所讲的都是真的,强大的妖兽体内都蕴有妖丹,而这妖丹便是妖兽体内一身法力的精华所在,无论炼器或是炼丹,皆是大有妙用,也是世间不可多得的宝物之一。”

观察一阵之后,心知这妖丹的宝贵,却不知道究竟该如何使用,再次看了一眼身首异处的巨鹰尸体,心头暗叹其利爪的强大,也是本着有错过无放过的道理,走上前去长剑挥舞,将在鹰身之上的利爪和巨喙肢解而出,收入欺天大世界之后,再次打理了一番自己浑身是血的身躯,换了套衣裳便准备离开。

哪知刚没走几步,却听到阵阵破空之声由远而近,回头望去,发现一个老者带着十余名修士,正御器而来。

见得此景,夏侯禹感受到那为首的老者不过金丹修为,其余之人皆是筑基,心头一松也放下了警戒,还有些暗自窃喜,自己来到这中州十余天,总算见到修士的身影了。

便转过身来,摆出了一副彬彬有礼的模样,等待着人群的到来。

转瞬之后,那群人落下了云头,看了一眼被肢解得不成模样的巨鹰,惊讶之余,顿时所有人将目光都投向了夏侯禹,发现夏侯禹也只是筑基修为之后,一个书生打扮的年轻修士率先开口呼喝:“兀那修士,这烈风鹰乃是我黄庭门的猎物,我等为了猎捕于它死伤无数,却是终被这扁毛畜生逃了出来,如今我们追击到此,却被你捡了个便宜,速速交这巨鹰身上的妖丹利爪,留下储物袋之后,我等还可饶你一命。”

夏侯禹本来笑脸相迎,想向其打听一番这中州的形势和方位,却没想到对方一上来便出言不逊,本来听他前面所言,回忆着那巨鹰身上的累累伤痕,自己也知晓确实捡了人家宗门的便宜的,就算将所得之物还给他们也不是不可,可其居然还要自己留下储物袋,此番言语恐怕是有些来者不善了。

心头也是微怒,开口回道:“这位道友好大的口气,固然这巨鹰是你的猎物,可其乃是我亲手斩杀,凭什么让我将其周身的宝物交还于你?还口出狂言,要我将储物袋也留下,你也配?”

夏侯禹话音一落,那书生打扮的年轻修士顿时满脸愤怒,撩起袖子就要出手。

那金丹老者见夏侯禹面对自己还能如此泰然自若,更似乎对自己的宗门也是不置一顾,心念急转之下,伸手一把拉住了那书生,微微一笑开口说道:“却是老道的弟子鲁莽了,不知小友尊姓大名师从何派,万一要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就是罪过了。”

夏侯禹见得金丹老者和颜悦色的开口,也知伸手不打笑脸人的道理,回了一礼,便开口答道:“回禀前辈,小子夏侯禹,乃是一介散修,巧合之下误杀了贵宗的猎物,还望前辈见谅。”

“散修?”老道惊讶的开口。

“哼,好一个不知死活的修士,居然在我这里装起了大尾巴狼,我这徒弟宅心仁厚本打算留你一条生路,却没想到给你脸不要脸,区区筑基修士也敢在本座面前大言不惭,既然不愿留下储物袋,那便将命留下吧。”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