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万古凌宵 > 30.第30章 淫贼快点纳命来

30.第30章 淫贼快点纳命来

手机阅读

宋青灯的伤势实在太重,那怕梁宵用“分花拂柳手”为她医治,仍然耗去了很长的一段时间。

熟睡中,宋青灯仍然久不久舒服的哼上几声:“啊……嗯……哦……嗬……哎呀……嗯……啊……”

见宋青灯这货睡着了也不肯消停,梁宵那一张脸差点黑成了焦炭。

还好,这荒山野岭的,根本没有什么人,否则引起一些不必要的误会,梁宵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只是怕什么,就来什么!

梁宵正在为宋青灯治疗到最关键的时候,突然听到身后猛的传来一声怒吼:“淫贼,快点放开我师妹!”

“淫贼,纳命来!”

原来不知何时,清风坳的废墟中居然多出了一位青年男子来。

此刻,那位青年男子正两眼冒火,怒气冲冲的望着梁宵,以及熟睡不醒的宋青灯。同时,他手中的宝剑一直指着梁宵的要害之处。如果不是看到宋青灯在梁宵的手中,投鼠忌器,说不定那个青年男子早就将梁宵戳上了十万八千个窟窿。

“闭嘴!”

被人当成淫贼来看待,梁宵那一张脸就更黑了。

碰上宋青灯这货已经算是倒霉了,谁料又来了一个不分青红皂白,喜欢乱扣帽子的二货。

一看这个青年男子嫉火中烧的神情,便知道是宋青灯的爱慕者。像这种自我感觉良好的人,现在好不容易逮到一个做护花使者的机会,怎么可能会轻意的放过。

梁宵只是瞥了一眼那个青年男子,又继续为宋青灯疗伤,他根本就懒得去解释。因为碰上像青年男子这种自以为是,又一头掉进所谓“情坑”的人,作再多的解释都没用。有那时间,还不如好好的照顾手上的病人,待病人的状况完全稳定下来再说。

“住手!你还敢动!你还动……”

“快给我住手!住手!”

“我要杀了你这个小淫贼!杀了你!”

“你丫的还在动!我@#%#%@”

见梁宵不仅没有理会自己,反而继续对宋青灯动手动脚,那个青年男子顿时快要崩溃了。然后大喊大叫,不断的威胁着梁宵。只是光说不练,尽围着梁宵转圈圈,根本就不敢上前来,

碰上这种被所谓爱情冲昏头脑的蠢货,梁宵只觉得自己倒霉到了极致。如果不是医者父母心,再加上对宋青灯的治疗到了关键的时候,说不定梁宵早就甩手不干了,那里轮得到那个青年男子一直在身边瞎逼逼。

“滚开!”

如果说梁宵刚才让那个青年男子闭嘴,只是因为不耐烦,那么现在对这货就直接没有好脸色。

没见过这么逊的货色,居然连疗伤和猥亵都分不清。这么没眼力的东西,梁宵真替青年男子的师门感到悲哀。

偏偏这时候宋青灯却睡得像猪一样,除了偶尔舒服得哼哼嗯嗯,兮兮啊啊之外,连眼睛都没睁开过。

熟睡中的宋青灯,美得不可方物,肌肤如雪,眉如远黛,长长的睫毛微微的颤动着,惹人受怜,跟她清醒时豪放不羁的样子,完全属于不同的两类人。

不过梁宵前生什么美女没见过,宋青灯即使再美,也不过是他的一个病人而已,他的心中淡然若素,波澜不起。

梁宵不在意,并不代表别人不在意,那个青年男子已经快要崩溃了,不断的叫喊着:“师妹!师妹!宋师妹,你快醒醒啊!”

叫了好半天,宋青灯依旧一动不动的倚在梁宵的身上,一点反应都没有,

“淫贼,你是不是对我师妹下了什么药了?我师妹怎么还没醒过来?我师妹要是有什么三长二短,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这时候的青年男子,就像热锅上的蚂蚁,急得团团转。但偏偏宋青灯在梁宵的手里,他也就光着急,却奈何不了梁宵。他也不敢去逼梁宵,怕一旦逼急了梁宵,梁宵会做出对宋青灯不利的事情来。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紧紧的盯着梁宵,连眼睛都不眨一下,梁宵稍为有大一点的动作,那个青年男子就如临大敌一般,动作夸张得不得了。

“你叫什么名字?”见那个青年男子一直绕着自己转圈,梁宵不由觉得有些可笑,于是淡淡的问道。

“夏至……”青年男子脱口而出。不过在说出自己的名字之后,立即就反应了过来,“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啊!”

“夏至的夏至?告诉我怎么了,难道你还怕我会巫法啊?不过说真的,我还真的会巫法,知道一个人的名字之后,设上祭坛拜上几拜,那个人就会死掉!夏至,你想不想试一试啊?”

听了梁宵的话,那个叫做夏至的青年男子就更加紧张了。紧紧的攥着手中的法宝,恶狠狠的望着梁宵。

梁宵再次确认宋青灯断裂的经脉已经续上,五脏六腑的伤势已经止住之后,终于舒了一口气,将宋青灯轻轻的放下,然后站了起来。

“你干什么?”原本就将神经绷得紧紧的夏至,被梁宵的动作吓了一跳。

“别紧张,我就是起来伸个懒腰而已。”梁宵瞥了夏至一眼,然后若无其事的动了动手,动了动脚。

夏至眼巴巴的望着梁宵,随后特别讨好的对梁宵说道:“那个……你放了我师妹好不好?”

原本夏至还想叫梁宵淫贼的,但怕触怒梁宵,所以只能用那个来代替。

“不好!”

“求你了!好不好?”

“还是不好!”

“大哥,求你了,放了我师妹吧。只要你肯放过我师妹,我什么事情都愿意做。”此时的夏至,为了他的师妹,连大哥都喊了出来,真是没羞没臊的。

“你真是什么都愿意做?”

“嗯!”

“那你把衣服脱了!”这时候的梁宵,眼中全是恶趣味。

“把衣服脱了,你不会……不会男女通吃吧?”听了梁宵的话,夏至紧紧的捂住自己的胸口,脸色已经变得煞白,然后一脸惊恐的望着梁宵。

“噗……”听到男女通吃这个词的时候,梁宵一口老血差一点喷了出来。恨不得一脚就将夏至这货踹飞。

见梁宵只是憋红着脸,一直没有说话。夏至那货终于放开了紧紧捂住胸口的双手,扭扭捏捏的问:“我脱了衣服,你真放开我师妹?”

“噗……”这次梁宵不仅吐出了老血,连内脏都差一点被憋伤。

就在这时候,躺在地上的宋青灯突然坐了起来,猛的一声大吼:“夏至,你丫的傻啊!老娘一看你就是欠削!”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