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诸天最强大佬 > 第二百二十七章 祸不及家人啊!【感谢琉璃100张月票】

第二百二十七章 祸不及家人啊!【感谢琉璃100张月票】

手机阅读

楚毅提着陈霖,身形一晃避开两名供奉的袭杀,不屑的看了陈霖一眼道:“这会儿你知道祸不及家人了,当初围杀税吏,今日动用私兵围杀朝廷官员的时候,难道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吗?”

提着陈霖,楚毅闲庭适步的在乱军当中随手一指便可以轻易点杀一名士卒,眼见陈霖落入楚毅手中,尤其是陈家的私兵那更是疯了一般奔着楚毅杀了过来。

陈霖冲着那些私兵吼道:“杀了他,给本家主杀了他,谁若能杀了此阉贼,我陈氏愿以一半家财奉上,天地共鉴!”

落入到楚毅手中,陈霖并不认为自己能够活命,他相信楚毅在其死前必定会先行将他给斩杀了,可是就算是如此,陈霖仍然向着众人悬赏。

只要楚毅能够被斩杀,就算是搭上了他自己的性命那又如何,至少他陈家可以保全。

王栋这会儿高呼一声道:“所有人都听到了吧,陈兄的话,我等皆可做为见证人,只要杀了阉贼楚毅,我等几家许他成为新的海商。”

这些私兵皆是有过海上经历的,所有他们非常清楚能够成为海商到底能够获得多么惊人的财富。

如今王栋这么说,再加上先前张安平的悬赏以及陈家一半的家财,所有人都浑身颤抖,两眼通红。

正所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其他不说,单单是陈家一半的家财那至少都是百万两纹银,只要杀了楚毅,就能够得到如此之多的金银,这如何不让这些本就为了金银而卖命的私兵为之疯狂。

别说是杀楚毅了,就算是这会儿让他们去杀天子,他们也绝对不会皱一下眉头冲上去将皇帝给剁碎了。

上百名私兵不只是陈家的私兵,还有其他几家的私兵这会儿也都齐刷刷的奔着楚毅而来,看那架势,就算是拿性命去堆也要将楚毅给堆死。

这边齐琥等人压力顿时轻了不少,不过有齐琥、曹少钦、楚方这等好手在,就算是那些私兵不离开也不是什么问题。

齐琥手中关公大刀挥动,砍杀了几名私兵向着曹少钦几人道:“这里交给你们了,我去相助督主大人。”

眼看那么多人奔着楚毅而去,就算是齐琥他们知道楚毅实力强横,一样也忍不住的为楚毅捏了一把冷汗,唯恐楚毅出了什么意外。

齐琥身形一跃,直接扑向那一群私兵,手中关公大刀抡起,顿时腰斩了几名私兵。

楚毅看着围拢上来的私兵不禁冷笑一声,脚下一顿,身形拔地而起,正落在高墙之上,同时将手中提着的陈霖向着东厂据点所在的院子当中丢了过去。

没有陈霖做为累赘,楚毅身形一晃避开了一波箭雨以及火铳射杀,下一刻楚毅手中一片银针洒出,顿时那些手握火铳以及强弩的私兵一个个的惨叫着跌落于地,抽搐了几下便没了气息。

看着楚毅在上百私兵包围当中轻松杀人的情形,一身软甲在身的张安平手持长枪,皱着眉头道:“我等太过低估了楚毅的修为,不曾想先天强者竟然如之强横,早知如此,定然倾尽所有力量。”

显然几家算养了供奉,甚至自身也习武强身,可是他们却是从来没有同先天强者接触过啊。

所以说他们就算是知晓楚毅乃是先天强者,却是低估了先天强者的可怕之处,以为有五位供奉联手的话即便不敌,好歹也能够拖住楚毅啊。

在数百私兵包围当中,一名江湖上的好手根本就翻不起什么风浪,轻松就能够被围杀致死。

按照几位家主的计划就是几名供奉困住楚毅,然后以私兵围杀。

不得不说,这几位家主的思路是没有什么问题,如果他们能够请来五尊譬如左冷禅这等级别的顶尖强者联手的话,还真的有可能将楚毅给围杀了呢。

但是他们所供养的供奉却是差了太多,或许围杀左冷禅没问题,但是围杀楚毅这般的先天却是妄想了。

王栋沉声道:“此时再说这些又有何用,大家快想办法,如何才能够斩杀楚毅,你们也都听到了吧,这阉贼可是准备灭了陈兄满门啊,我们与陈家主一样,到时候一旦落入楚毅手中,大家就等着满门老少,共赴黄泉吧!”

众人闻言不由的一个个面色铁青,先前楚毅同陈霖所说的话他们可是听得清清楚楚。

一家人团团圆圆才好,这话从楚毅这杀神口中说出来怎么就让他们心中毛毛的呢。

纵然是为了一门老小考虑,他们也必须要将楚毅给斩杀了啊。

张安平看着王栋道:“王兄,王守备那里怎么还没有发兵,我们的人怕是撑不了太久了。”

这会儿围杀楚毅的上百名私兵这会儿已经倒在地上大半了,虽然说这些私兵一个个红了眼睛一般的向着楚毅涌上去,可是楚毅闲庭适步一般,杀人都不用第二招,照这般情形,最多盏茶功夫,他们所带来的数百私兵只怕就要被斩杀殆尽了。

苏州府卫所大营之中,得了王栋的提醒,王守备这会儿亲自坐镇于大营之中,并且传令下去,任何一人胆敢私自出营,杀无赦。

坐在营房之中,王守备不时的向着城中东厂据点方向望去,这会儿双方肯定已经交手了,王守备心神不宁,在营帐当中坐立不安,时而坐下,时而起身。

虽然说这次诸位家主准备的相当充分,便是王守备都挑不出什么毛病来,可是每每思及这一次要对付的目标是楚毅的时候,王守备都禁不住心中生出不安之感来。

毕竟楚毅几次遇袭,甚至连吕文阳都出动大军对付楚毅仍然是落得被斩杀的下场,他真的担心自己兄长此番举动会失败啊。

一旦失败的话,那后果都不用说,王守备自己心中都清楚。

“二老爷,二老爷,大事不好了!”

就在这时,营房之外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刚刚坐下的王守备豁然起身,一步上前出现在营房门口处,就见到自己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