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极品吴掌柜 > 第739章 真情人遇痴心人

第739章 真情人遇痴心人

手机阅读

八音门的这位门主叫琴青,业已三十五六岁,身形丰腴,娇艳如花,按理说正是女人最好的年纪,倘若身在缙绅豪门,估计早已儿女成双,偏偏躲在这古刹内,凄风苦雨,孤灯自怜,不得不说是她莫大的悲哀。

这位琴青姑娘却是少女心性,常常做一些让人啼笑皆非,匪夷所思的事情出来。

某一年,疏浚汴河,专管灵璧河段的监当官对原本就税赋颇重的老百姓层层盘剥,一时间民生沸腾,哀嚎载道,这一天带着几个歪鼻子咧嘴的狗腿子到当地叫做‘落凤村’的村子里去打秋风,这落凤村在当地很有名,许多年前出过几个妃子,当时车马喧阗,美名远扬,成为十里八村老百姓茶余饭后的一件乐事,这些年几个大户也不知道怎么迁出去之后,反倒没落了,这才有了这位石姓监当官堂而皇之地领着众恶仆如入无人之境,祸害乡民。

石姓监当官刚走到村口,没见到人,却听到了一阵嘤嘤嗡嗡的低低哭泣之声,此刻天色见晚,好一点的农户都点起了油灯。这位官爷原本就是一个好色之徒,此刻听了女子的哭声,身子已经酥了半边。一声怪叫,直接带着一行人破门而入,借着板壁上挂的纸灯的微光,看出是一个中年妇人跟一个素服的少妇,坐在一条木凳上挽着手儿痛哭。

石监当官当门一站,才发现里面人还真不少,满屋的人见到他之后立刻吓得止住悲哭之声,以巾拭泪,在东板墙下坐着七八名老少妇女,哄着两个六七岁的男孩儿,惊惶失措得全低头不敢看来人,石监当官信手把壁缝插的纸灯笼拔了下来,提着灯笼向这班妇女面前走来。先向那哭泣的两个妇女照了照,那素服的少妇羞得把脸扭冲墙里,不敢回头。那中年妇人倒还镇定。

石监当官挨次用纸灯笼照了照,向这一行女眷发话道:“昨天落凤村的一个河工偷偷跑回家了,有人报信说进了这个屋子。”

那中年妇人站起来道:“老爷你这可就冤枉奴家了,我男人刚刚过世,我这肚子又不争气,角落那几个如果能叫做男人,那老爷们算什么呢?”

石监当官愣了愣,纸灯平举,这才开始仔细打量这个中年妇人起来,对方细眉凤目,隆准丰颐,身材袅娜多姿,浑身上下自带一股风流。

石监当官见了这女子,不禁怦然心动,脚下不由自主的到了中年妇人面前,不住的上下左右前后看了几眼,心里连说了数声‘妙妙妙’,腆面向前说道:“姑娘,这事我们可是有证人的,现在和我们到衙门走一趟,当面对质,倘若却属诬陷,定然还你清白。”

“这黑灯瞎火的,小女子出去实在不太安全。”

“有我们这几个大老爷们护着你,还有什么放不放心的,这事早去早了,我们现在就走吧。”石监当官居然猴急的大庭广众之下伸手拉中年女子的玉手。

中年女子连忙闪开,朝石监当官抛了一个迷人的媚眼,悠悠然说道:“要走也要等我把这里的后事料理妥当了啊,老爷在外面等我一会,我换一身衣服就出来。”

石监当官看见有戏,屁颠屁颠的退到屋外,以防对方逃脱,努一努嘴,几个狗奴才很快各自围在茅屋的四角。屋内很快传来嘈杂的吵闹声,正当石监当官哼着小曲坐在院子里的石磨上在那里得意的摇头晃脑时,装扮一新的中年妇人纹丝不动立在门口,浑身上下一身素白,像一尊精雕玉琢的南海观音大士像似的,石监当官的眼神再次变得迷乱起来,领子上早已湿了一大片。

“我今儿总算知道什么是狐狸精了?”自己一个人在那里乱搓手,又道:“别皱着眉头了,出了这个门,你得乐。”

中年妇人自然听出了这里面的一语双关,挤出了一抹笑意,让石监当官越发的开怀了。于是由一个瘸子提着一顶纸灯在前面开路,石监当官和中年妇人并行跟随,原本紧跟着的众手下很快和两人拉开了一定的距离,只是眼神却从来没从白衣中年妇人的身上离开过,恨不得将对方吞进肚子里去似的。

“如果我告诉你,我真的是狐狸精变的,你相不相信?”

“信,信,你都快要我老命了。”

“这成了精的狐狸,为了保持人形,需要吞食活人的心肝,刚刚你们到的那间屋子,那个男人自愿掏出了自己的心肝,这才有了你们见到的那一出。你如果真的喜欢我,你愿意现在就掏出你的心肝吗?”

“宝贝,别开玩笑了。”石监当官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一片坟地,周围阴风阵阵,让人不寒而栗,他朝周围瞧了一眼,转身想骂那个带路的瘸子,只是哪里还有对方的一丝影子,后面的人更是不知跑到哪里去了,他心里暗骂了几声,心有戚戚的瞧瞧现在周围飘来飘去的称之为火的东西,多半是‘鬼火’了。

“说呗,你到底愿不愿意?”

石姓监当官只感觉浑身一麻,再也动弹不得了,一双像冰一样的手凑过来轻轻捏住自己的下巴,并朝自己呼了一口寒气,芳香馥郁,带着一股甜丝丝的气息,只是浑身战栗的石监当官哪里还有心情享受这美人之气。此刻他想叫又叫不出来,生怕对方忽然发难,平时鬼主意最多的他现在完全没辙了。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同意了。”

石姓监当官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对方从心口位置掏出了一个血淋淋的东西,虽然看不分明,却也大致看出了一个形状,那东西黏糊糊的,似乎还在颤动,昏过去之前更听到一句惊悚的话:“这心肝我暂时放在你身体里面,我要分三次吃。”

石监当官第二天醒来时,躺在一片荒芜的坟茔上,胸口有一道很深的刀痕,似乎心肝昨夜真的被偷吃掉了三分之一,吓得他鬼哭神嚎的就往家里狂奔。

当天,他广罗技艺精熟武师,在府上安排下了天罗地网,布置得如铁桶一般,可是第二天又经历了让他此生再也难以忘怀的恐怖之事,那个狐狸精又来偷走了他三分之一的心肝。

等到第三天,人们只见到一个疯子在一片坟茔之地不停的兜圈子,他的胸口有一道伤痕不停的往外流血,口中疯疯癫癫的说着:“我的心被一只狐狸精吃掉了,我活不成了,呵呵。”从他那滑稽可笑的臃肿身材上看,路人觉得他有点像以前那个无恶不作的石监当官。

福公子听完琴青讲完这个特别的吓人故事,拍手称快,狐疑的盯了对方一眼,喃喃说道:“那个狐狸精不会是你吧?”

琴青脸一红,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

“那活蹦乱跳的心?”

“其实就是一个障眼法,借着昏昏沉沉的磷火,在一个鹅梨外面裹上一层糖稀,他看见我把手伸过去,还真以为我把他的心给掏出来了呢,那胸口的刀伤,不用我说,你应该明白。至于第二次,第三次,那些护卫中早就混进去了我清音阁的人,晚上在那些人的酒菜中下猛汗药,这事就更加神不知鬼不觉了。”

“这一心三吃的办法,亏你还想得出来,如果是我,也被你吓死了。”

两人哈哈的笑个不停,满室盈春,琴青看笑得前俯后仰的福公子是越看越喜欢,这毫不掩饰喜怒哀乐的性情,和自己还真有几分相似,看着对方文雅的吃相,她完全迷失了。当日假扮油篓坟妇人的正是这位琴青,当初掳福公子上山的时候,她哪里曾料想,竟然被对方的风度翩翩所迷,硬是将自己搭进去了。清音阁并没有那么多清规纪律,到了待嫁的年纪,只要院内的女子愿意,都可以下山和心爱的男子唱一出凤求凰,清音阁的女子声望普遍都很高,一旦出阁的日子到来时,门可罗雀,未婚配的男子往往以娶到清音阁的女子为荣,就连现在的知县夫人,当初都是从清音阁里出去的,这才有了知县携夫人经常回娘家这一故事。

这位琴青姑娘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特别嗜好,就是喜欢往油篓坟里钻,只不过里面却藏着她的不少宝贝。这些年飞檐走壁,劫富济贫,最苦恼的莫过于找一处地方藏自己刚刚盗来的宝贝,山上铁定是不成的了,来往人太多,一来一往,路途还不近,很容易露出破绽,就近掩藏其实是最合适的,来来去去,自然就相中了灵璧近郊虞姬庙后面的那处坟场。

那日在留客居更是将宝贝藏到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