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最后一个望气师 > 第571章 人情债算我头上

第571章 人情债算我头上

手机阅读

能用钱解决的,就不是为难事。

骆波和茅小雨交换个眼神,还不敢相信:“真的吗?”

朱神仙也不客气,双手勾勾:“有多少拿多少。”

“呃?不好意思,现金呢……”骆波苦笑:“身上就真的没多少。有手机吗?我转给你。”

朱神仙还在勾手指:“订金。”

“哦。”茅小雨马上行动起来,翻了包包,倒有两百块。

现在都手机支付了,她好久没用过现金了,能有两百,不少了。

骆波比她强点,身上有一千现金,用来应急的。

朱神仙叹着手看一眼一千二百,撇嘴:“将就吧。等完成了,后面添两个零就是酬劳了。”

添两个零?千后面两个零是,十二万?

茅小雨以眼神询问骆波,骆波对着朱神仙,起身一揖:“多谢朱兄手下留情。”

“哼哼,知道我手下留情是吧?这个人情债算你欠我的,没问题吧?”

“没问题。”骆波微笑应之。

老熟人了,妖品方面,没太多污点,比较有原则和节操,不是那种胡作非为的妖怪,所以这个人情债,欠就欠了吧?

“朱前辈,是我来揭身世之谜,所以人情债,得算在我头上。”茅小雨赶紧说明情况。

骆波轻声:“小雨……”

“骆波,我知道咱们不分彼此。可是这样的大事,我想事先说清楚比较好。”茅小雨拉过重新坐下,柔声解释:“我没有别的意思。有些东西,有些债,该我的,就是我的。我们得尊重事实对不?”

骆波轻嗯一声,脸色还有点不高兴。

当着外人,茅小雨也不好过多解释什么,转向朱神仙:“就这么说定了。人情债,算我头上。”

“行啊。”朱神仙无所谓,反正他们两个,迟早一家人。谁欠都一样。

骆波微叹,这个茅小雨有时真一根筋。

不过,她勇于担责,是个优点,值得鼓励。

“来,写张欠条。”朱神仙开始忙活起来。

骆波瞪他一眼:“信不过我?”

“哪能呀。这不是,正常程序吗?”

“这是世人的正常程序,我们是人吗?”骆波闲闲反问。

朱神仙静默一下,哈哈笑了:“对,咱们又不像世人,那么多弯弯绕绕的心思。老骆,咱口头约定不行了。我信你。”

“我报上地址吧。”骆波若无其事的报上H城地址:“事成后若是没收到尾款,你大可打上门去讨债。”

“状元巷?好地方。咱哥俩谁跟谁呀?”

茅小雨失笑:“成哥俩啦?”

朱神仙没应腔,而是又正儿八经打起坐来,严肃神情问:“来,说说你们知道的线索。”

“好。”茅小雨敛起笑,把他们收集到的信息,一并仔细讲给他听。

朱神仙听的也很认真。

“哦,福利院捡到,差不多得有两三个月了?往前推算,也许你是深秋出生?嗯,那个耳垂有痣的小伙子,也许跟你没关系,真的只是个有爱心的义工呢?”

骆波插嘴问:“老朱,有几分把握?”

“如查提供线索是真的。我有十分把握。”朱神仙微闭目。

茅小雨喜上眉梢:“那,几时有消息?”

“我算算哈。”朱神仙又掐了会指,不确定道:“你们就在H城嘛,又不远,近日又没什么要紧事吧?那就索性留在F市,等个三五天,听确切消息,如何?”

三五天,那还等得起。

茅小雨跟骆波交换眼神后,表示:“可以,五天后,我们来听消息。”

朱神仙比个OK的手势。看来,他融入世俗比较深。

近中午,朱神仙又远疱厨,还把徒弟给支走,所以没饭吃。

骆波和茅小雨请他去下馆子。

朱神仙答应了。不过他改了下装扮,这才顺利出小区,走到娘娘庙门前,摇头:“还是开庙赚钱啊。”

“什么叫开庙?”茅小雨不懂。

“就是开店的意思。”

“拜托,这是庙,又不是店铺?”

朱神仙冷笑:“还别说。就是庙堂赚钱,店铺还有倒闭的呢?偏偏庙里只要有人装神弄鬼,就财源滚滚。搞得我眼红,也有样学样。嘿,还真不赖。”

茅小雨无语了。

“敢情,你是眼红庙里来钱快,所以才装神棍的?”

朱神仙鄙视:“没有装好吧?我还是有两把刷子的,不然能有这么响的名头。哼。”

骆波却若有所思,问:“老朱,娘娘庙,为什么这么灵?真有神明进驻?”

“神明怎么会看中这小庙?”朱神仙四下张望,小声道:“也是妖精作怪。”

“啊?谁呀?”茅小雨好奇又惊诧问。

骆波也静等下文。

朱神仙再次左右晃头,低声:“花妖石榴姐。”

“啊?”茅小雨下巴一掉:“石榴姐?”为什么她的脑海里闪现的是电影里扮丑的华府丫头石榴姐呢?

“没错。我查过底细,就是殿下那株有五百年年纪的石榴树在做怪。”朱神仙笑了笑:“现在还成了国家文物,被圈起保护。切,它才不需要人保护呢?”

“为什么?”茅小雨却迷惑:“为什么,我看不出娘娘庙的妖气?反而是香火气更多?”

朱神仙切了一声:“你当然看不出。她身上没什么妖气。”

“哦?”茅小雨回头望一眼娘娘庙。

真的没有妖气,只是香火气盈绕。

“等等,有花香气。”茅小雨狐疑:“难道娘娘庙里,栽了不少花木?”

“答对了。”朱神仙赞许:“这座娘娘庙,确实是花木繁盛。很多年前,F市的富家女,若是不检点或者犯了错,被家里人悄悄送到娘娘庙出家为尼。那些小姐们只念经打坐清静无为。也没有柴米之累,所以就栽种花草聊度余生。久而久之,娘娘庙里花木大多百年之龄。”

茅小雨第一次听说这种古代权富之家的后宅隐秘私事:“原来还可以这样?”

“五百年石榴树,汲天地灵气,又不作恶,且在庙中,妖气自然淡薄。”朱神仙摊手:“别说你望不出来,就是茅老九在,也未必能望出妖气。”

茅小雨暗松口气。

这说明,自己的望气术,还不算糟糕。没望气出来,是有原因的,怪不得她。

还好还好!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