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金玉良医 > 第四百二十五章 插手亲事

第四百二十五章 插手亲事

手机阅读

抱琴微跛着走出来,屈膝给陆放荣福了福,娇声说道,“老爷回来了。”

她的头发乱篷篷的,脸上微肿,眼睛通红,身材也不似年轻时曼妙多姿,看着十分狼狈。

陆放荣皱了皱眉,眼前又浮现出何氏袅娜的倩影和妍丽的面貌。自己当初真是鬼迷心窍,居然被这个贱婢迷了心智。若自己没有纳了她,或许漫漫和承儿不会跟自己这么生分,明珠也不会不原谅自己而改嫁他人……

想到那些覆水难收的往事,陆放荣心头一阵气紧。

他厌恶地把眼睛垂下,端起茶碗喝了口茶,冷声说道,“我早说了,不许你来这里,不许你打扰畅儿和丰儿的生活……你又来了。若你再敢如此,庄子里也别呆了,直接出家当姑子吧。”

抱琴吓得跪了下去,泣道,“老爷,妾不敢不听老爷的话。只是听说丰儿……哦,是四少爷,听说四少爷腿断了,特地来看看他。”

陆老太太冷哼道,“你这狐狸精,都这个鬼样子了,还想来缠我儿,有多远滚多远。我儿俊朗不凡,又身居高位,好些大户人家来说亲……”

陆放荣赶紧拦道,“娘,当着我闺女的面,你说什么呢。”又沉脸对抱琴说道,“走吧,别让我再看见你。若你听招呼,我们陆家也不差你一口饭吃。若不听话,后果自负。”

抱琴哭出了声,给陆放荣磕了一个头说道,“那妾就走了。老爷瘦了,要注意身体,不要熬夜,要按时吃饭……”

陆放荣不耐烦地挥挥手,抱琴只得起身微跛着走出门去。转身那一刹那,还恨了陆漫一眼。在她想来,若不是何氏和陆漫,陆放荣也不会这样对她。

陆漫虽然恨极抱琴,也乐于看到这个结果,但亲眼目睹陆放荣前后态度的逆转,她对这个渣爹的认识又到了一个新高度。

当初他不顾陆漫的感受,力保坏事做尽的抱琴。后来因为知道何氏又回了京城,看到她依然貌美如花,还有抱琴容颜的衰退,那些所谓十几年的恩爱立即化成青烟随风飘散……

这时,听见卧房里小中的喊声,“三奶奶,陆少爷有些过敏。”

陆漫起身去了卧房,看到陆丰脸色犯青,呼吸也比较急促。她对小中说道,“无事,你用我教的针法给他驱毒。”

她坐在一边看,小中坐在床边为陆丰施针,除了杏儿,其余的下人都被请去了耳房喝茶。

屋里静悄悄的,传来厅屋里陆老太太和陆放荣的对话声。

“娘,你这大老远的,来这里作甚?有事叫儿子回去就是了。”陆放荣说道。

陆老太太气道,“我叫你,你就能回去了?”想到来的目的,又缓下口气说道,“我听说丰儿腿断了,怕这里的人照顾不好他,来把他接回家中照顾。”

陆放荣叹了一口气,说道,“谢谢娘还心疼丰儿。你岁数大了,儿子平时公务繁忙,没有多余时间在你跟前敬孝,哪能再让你劳累。这里挺好,下人尽责,我也天天能回家看着他。”

一阵沉默后,陆老太太又说道,“老二,还有一件事,娘为你看好了一门亲事。是一位伍姓姑娘,她的父亲是宗人府理事,祖辈经商,老有钱了……”

“娘,你不要说了。”陆放荣吼道,看到陆老太太被吼得一愣,又缓下口气说道,“娘知道那个伍姑娘为什么二十一岁了还没嫁人吗?她是因为与表哥有了首尾,表哥又不要她,名声臭了,上吊没死成,才耽误到现在。”

陆老太太说道,“那有什么,漫丫头当初也是因为那事上吊,姜大人对他还不是宝贝得紧……”听到陆放荣猛咳了一声,赶紧打住这个话题,又道,“若不是因为那点子事,伍姑娘也不会被耽误。伍大人说了,若你答应娶她,会给一万两银子的嫁妆,还会……”

“够了!娘,我不会同意。还有,你老人家也别再给我说亲事了,我现在还不想考虑。”

陆老太太气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不管你同不同意,我都会给你定下。”

陆放荣冷哼道,“娘,我已经听你的命令娶了小陈氏,她不仅夺了我闺女她娘留给她的嫁妆,还把她丢进山里,逼着她上吊。现在,我已经妻离子散,求求你放过我……若你一意孤行,一定让我娶伍姑娘,我也没办法。但是,娶进门就是我的女人了,我会拚着不要前程和脸面,也会把那个女人休回家。”

妈宝陆放荣终于知道反抗了。

陆老太太无法,又说道,“畅儿也有十五岁了,我娘家五堂妹的孙女不错,我之前就跟你说过。那姑娘岁数小,水灵,也听话。”

陆放荣气道,“畅儿还有我这个当爹的,不劳娘费心,陈家的闺女你想塞给大房随你,却不能再打到二房身上。还是那句话,我和畅儿的亲事娘都不要再插手。”他还不放心,又威胁道,“我闺女就在屋里,若娘要硬来,我会让她请赵大人好好照顾照顾我大哥……”

陆老太太又是一阵哭闹。

陆漫见陆丰的脸色好些了,呼吸也正常了,便留小中在这里照看半天。她头都大了,不想再呆在这里听他们吵架。

她谢绝了陆放荣的留饭,看也没看那个恶老太婆,直接走了。

陆漫心里暗哼,那死老太婆也太坏了,还好意思说原主跟表哥有事,上吊之类的话。若原主没死,就是个一无是处的糊涂人,姜展唯怎么可能“宝贝”她!姜展唯比陆放荣狠多了,长公主府更是个坑,到时原主被怎么收拾都不知道。

她回到家已经午时末,两个小姑娘早吃了饭,去歇息了。

她吃完饭,心情还是郁闷。也不想歇息,去了后门。把门打开一条缝隙,顿时江风吹了进来,还带着一股特殊的味道,让她头脑清明了不少。

下晌申时,陆漫领着两个小姑娘,又带了两匹锦缎去张家作客。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