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写手的古代体验手札 > 第二百八十二章 乱世红颜四

第二百八十二章 乱世红颜四

手机阅读

第二日,崔喜安跟着崔夫人前往长公主府。崔二娘子也要一起去,在崔喜安订婚钱,她就经常参加京城中的各种宴会,顶着崔家娘子的名头,使得其他u了解崔家的人都以为崔家就只有她这么以为娘子,能够代表崔家。结果呢,崔喜安如今也步入京城交际圈了,她这个崔娘子名不副实,被她的对手嘲笑了好久。因此,崔二娘非常讨厌崔喜安,看到崔喜安后,冷哼一声,招呼也不打一个,爬上第二辆牛车。

第一辆牛车属于崔夫人,第二辆就该属于崔喜安这个崔府大娘子,崔娘子应该乘坐第三辆。但她先占据了第二辆牛车,崔喜安除非将她赶下来,否则只能坐第三辆牛车。

“太过分了。”剡溪低声道,“二娘子根本没有将你当成姐姐。”

崔喜安道:“我也没有将她当成妹妹。”

剡溪道:“奴婢去将二娘子叫下来。”

“不用了,我们去乘第三辆牛车。”崔喜安说着往第三辆牛车那边走。

“可是第三辆牛车不配你的身份,会被别人笑话的。”剡溪追着崔喜安道。

崔喜安轻笑:“就算我被人笑,崔喜悦也好不了哪里去。人家更会笑话她没有教养,抢姐姐的东西。况且,我们都要离开了,何须为了一些面子工程跟那样的人置气。”

剡溪想想,也对哦。反正都要离开了,管他那么多呢!

果然,崔家的牛车来到长公主府,看到第二辆牛车上下来的是崔二娘后,很多人露出嘲讽的表情,崔二娘的对手直接开口讽刺了。崔二娘这才意识到自己做错了事,原本是想压崔喜安一头,结果弄得自己坏了名声。崔二娘不由又羞又气,狠狠地瞪了崔喜安一眼,脸上的敌意和恨意想不让人注意都难。

“收好你的表情。”崔夫人气恼地小声提醒女儿。

“娘,都怪崔喜安,她害得女儿出丑了。”崔二娘子委屈地道。

“那还不是因为你自己做错了。”崔夫人道,“都提醒你了,不要去跟崔喜安争,也不要去找她的麻烦,你偏不听我的话。”

“可是因为她,我这段时间总是被人嘲笑,我生气嘛。”崔二娘子更委屈了。

“有什么好生气的,不过一个短命鬼,你再多忍忍一段时间,等她被乾安王克死了,你就是名正言顺的崔家娘子了。”

“哼,你这话都说了将近一个月了,崔喜安一点儿实情都没有。不会是她命太硬了,乾安王也拿她没有办法吧?”

崔夫人眉头一紧,她怎么忘记了还有这种可能呢?崔喜安一出生就克死了自己的亲娘,可见是个命硬的,万一乾安王真的不能克住她,她越活越好,岂不是碍眼?

“先看情况再说。”崔夫人的声音中带上了杀意,“若乾安王克不了她,咱们就亲自送她上路,坐实乾安王克妻的传言。”

“哈?”崔二娘子吓了一跳,“亲自、亲自送她上路?”

崔夫人伸出手拍了拍女儿的手背,安抚女儿:“你什么都不用管,阿娘会弄好的,保证再没有人来挨你的眼儿。”

两人不知道她们自以为的小声对话已经被当事人给听到了。崔喜安想不到崔夫人会如此毒辣,十多年来,崔夫人除了克扣她的东西,没有向她的小命动手,她还以为崔夫人不是那么心狠手辣呢。得感谢崔老爷和崔家两位郎君啊!若非他们对她忽略彻底,崔夫人怕是早就想除了她吧?

宴会依然是曲水流斛的形式。崔喜安坐在崔夫人旁边,迎接各种打量的视线。这些视线都是同情居多,还有好奇。或许是宴会的女主人也想要了解崔喜安,于是让人做了手脚,流斛停在了崔喜安的面前。

众人的视线全部汇集到崔喜安的身上。

崔喜安淡定地拿起酒杯,将里面的酒喝光,开口道:“琴棋书画这些技能,我从小就没有学过。不如我给大家讲个让让你发笑的小故事好了。”

这话一出,众人不由心生同情,看向崔夫人的眼光都带上了鄙视和不赞同。世家贵女是一种资源,不管嫡女和庶女都会从小培养,长大后进行联姻所用,因此各个都通琴棋书画,崔喜安这样不通的便成了异类,也因此能够看出崔夫人有多忽略这个嫡长女。这位崔大娘子在崔家生活得可真不容易,现在更是……

众人对崔喜安更加同情了。

崔夫人板着脸,将其他人的眼光当做空气,心中不免后悔将崔喜安带出来见人了,早知道就让她称病了。

崔喜安讲了一个在网络上流传比较广的新奇有趣的笑话,这笑话在现代不稀奇,但古人却没有听过,一下子全都笑倒了,气氛变得活跃起来。

笑声传到男客那边,男客们让小厮打听除了什么事情,为什么女客笑得那么欢。

小厮打听回来后将笑话学给众男客听,众男客也笑得东歪西倒。其中一人一边笑一边拍打着了身边的人的肩膀道:“你这个未婚妻不错,忒有趣了。你可要看好她,别让她轻易死了。以后让她多给你讲些有趣的笑话,你再讲给我们,让我多乐乐。”

他身边的人正是乾安王司马川。听了男子的话,司马川笑了笑,眼里闪过一丝阴鹜。琴棋书画都不通的女人想做自己的王妃?做梦!

这次的宴会,崔喜安出尽了风头。她虽然说自己不通琴棋书画,但她会讲笑话啊,讲出来的每一个笑话都让人笑得肚子疼。我了能多听崔喜安的笑话,宴会主人让侍女不断作弊,使得流斛十次有六七次停在崔喜安的面前。崔喜安靠着讲笑话,给一众贵女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宴会结束,积存了一肚子气的崔夫人和崔二娘子立刻告辞离开,崔二娘子更是爬到了崔夫人的牛车上和她一起挤着坐。实在是她不好意思再坐第二辆牛车,又不甘心坐第三辆,屈居崔喜安之下,便只能和崔夫人挤一辆牛车了。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