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Error establishing mssql database connection. Correct user/password? Correct hostname? Database server running? in D:\lnwownet\Book\include\db.mssql.php on line 94

Warning: SQL Server database connection is not active in D:\lnwownet\Book\include\db.mssql.php on line 126

Warning: ErrorCode: ### Error Severity: ### Error Message: ### Query: select top 1 id from ws_bookchapter where bookid = 49881 and id<31369087 order by id desc in D:\lnwownet\Book\include\db.mssql.php on line 248

Warning: Error establishing mssql database connection. Correct user/password? Correct hostname? Database server running? in D:\lnwownet\Book\include\db.mssql.php on line 94

Warning: SQL Server database connection is not active in D:\lnwownet\Book\include\db.mssql.php on line 126

Warning: ErrorCode: ### Error Severity: ### Error Message: ### Query: select top 1 id from ws_bookchapter where bookid = 49881 and id>31369087 order by id asc in D:\lnwownet\Book\include\db.mssql.php on line 248

Warning: Error establishing mssql database connection. Correct user/password? Correct hostname? Database server running? in D:\lnwownet\Book\include\db.mssql.php on line 94

Warning: SQL Server database connection is not active in D:\lnwownet\Book\include\db.mssql.php on line 126

Warning: ErrorCode: ### Error Severity: ### Error Message: ### Query: select booktexttitle from ws_bookchapter where bookid = 49881 and id = 31369087 in D:\lnwownet\Book\include\db.mssql.php on line 248
扶一把大秦 对近来更新的一点说明-东方小说网-小说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扶一把大秦 > 对近来更新的一点说明

对近来更新的一点说明

手机阅读

所以匈奴还是要对付的,而且这谏议大夫,也还是要好好的利用一番的,两头都不能耽搁了。

要说这个在嬴高眼里面早就已经内定了谏议大夫职位的陆贾,这两天心里面还是十分的紧张的,萧何来找他的那天晚上他就知道,肯定是嬴高相中了他写的东西了,而且是十分的满意,不然的话,那可是谏议大夫啊,在大秦的朝堂上面直接职位就不低,哪能为了这么个职位还给自己设计了一个张榜的环节?

但是第二天陆贾当真看到张贴在咸阳城各处的告示的时候,心情可就跟之前有点不太一样了。

本来他还以为这个谏议大夫的职位是嬴高因为自己写的东西好而奖励自己的呢,但是一看谏议大夫的职责,陆贾就知道怎么回事了,心说敢情皇帝把自己给安排到这个职位上面来,是为了好好利用自己的这张嘴啊!

他自己最大的本事是什么,陆贾自己的心里面还是十分有数的,那就是辩才嘛!而这个谏议大夫职位的职责和条件,在陆贾看来好像就是嬴高特意为自己量身打造的一样,这里面算是肯定了自己在某一些方面上的能耐,但是同时也算是嬴高给自己提出了不少的要求。

按理说,就算是这样,陆贾也还是要对嬴高感恩戴德,因为要是没有嬴高的话,他最多也就是在代郡讲讲学罢了,又有谁能发现他呢,就算是发现了,说不定直接就因为他参与过薛郡的反秦会盟而被斩杀了呢?

但是陆贾也不是傻子,他虽然没在大秦的朝堂上面混过,但是官吏是什么样的,大秦的贵族是什么样的,他多多少少还是知道一些的,嬴高让他这么干,那可就算是让他去打破大秦朝堂上面的所谓的平衡和生态啊,这么做那可是要被一些老秦的贵族戳脊梁骨,指着鼻子骂的。

更加严重的是,要是自己真的把某一个老秦贵族的老底给揭开了的话,人家可是会想要整死自己的,这一点,陆贾心里面可是一点都不带怀疑的。

这个大秦年轻的皇帝,到底能不能保护好自己?

这就是陆贾看到了这份告示之后最大的疑问,他并不傻,他知道自己要是这么做了会成为一个大秦朝堂上面什么样的人物,并且除了认识嬴高和萧何之外,陆贾在咸阳城里面可是没有任何的根基,虽然嬴高和萧何就是咸阳城里面几乎最厉害的人物了,但是人家用归用,真正要是有人想要了自己命的时候,他们会不会保自己陆贾的心里面可就没准了。

这些,还只不过是表层上面的事儿,再往深一点想的话,陆贾也知道,自己要是到了这个谏议大夫的职位上面了,那么之前自己写出来的那些改革的策略估计也势必要通过自己的口提出来了。

而这样的策略肯定又会损害不少大秦朝堂上面贵族的利益,再加上之前嬴高要求的那些个谏议大夫本身的指职责,自己能活几天都是个问题。

去,还是不去?

这个问题一直自从看到那告示之后就一直萦绕在了陆贾的心里面,他知道,要是自己直截了当的跟萧何说自己干不了这个谏议大夫的话,嬴高和萧何估计也不会把自己灭了口,只不过会把自己放在萧何的府中以幕僚的形式出现,那样的话,自己所想出来,提出来的那些个新的思想就一定会从嬴高或者是萧何的嘴里面说出来,说到底跟自己就没啥关系了。

到最后,陆贾告诉自己,自己做出什么样的决定,无非就是在用自己的性命去赌,赌自己在嬴高和萧何他们心里面的地位到底是什么样的。

要是自己赌了的话,陆贾知道自己很可能会不知道哪一天死在回到自己府中的路上,但是更有可能的是,大秦的历史上会永远的留下自己的名字,甚至会是相当浓墨重彩的一笔。

要是自己不赌的话,自己可能也能在嬴高和萧何的阴影之下衣食无忧,甚至于在大秦的咸阳城内过的相当的不错,但是有一点,没人会知道陆贾是谁,没人会知道陆贾曾经为大秦做过什么,若干年后,当自己死去的时候,可能只有自己记得自己叫做陆贾,是一个十分有才学的人。

这一夜,陆贾几乎就没睡,他的内心里做着十分激烈的一场搏斗……

最终,在谏议大夫报名的最后一天,陆贾出现在了那个地方,在一片竹简上面写下了自己的名字和信息,他不知道的是,一直躲在暗处默默观察着的萧何看到他出现之后那终于是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然后施施然的离开了。

“那陆贾最后一日方才去报名?”次日,这个消息就传到了嬴高的耳朵里。

“这厮不会是对于这谏议大夫的职位并不十分感兴趣吧?”对于这个陆贾的一系列诡异的行动,萧何都是有点不能理解,这要是换成任何一个其他的儒生或是别的学派的传承者的话,有这么一个让自己的声音能在大秦的朝堂上面传播一番的机会,他是一定会抓住的,就算是这个机会可能会给他带来一些个危险,那为了自己能够扬名立万,为了自己的传承能够发扬光大,又怎么能退缩呢?所以这个陆贾磨磨蹭蹭的墨迹了这么长的时间,在萧何的心里,这个家伙的目的就可能有那么一点不纯正了。

“若是不感兴趣的话,这厮便不会最后一日方才去报了名了,他对于自己的性命越是看重,便说明其越是能够在这个全新的谏议大夫的职位上有所作为,朕这个谏议大夫的位置上,要的可不是一个莽夫,越是珍视自己性命之人,便越是能够用头脑完成朕的任务,陆贾既然能再最后一日决定做了此事,便应当是其已然思虑周全了。”

嬴高这番耐心的解释,让萧何心里面也是默认了此事,的确,嬴高说的那算是有理有据,并不能说事有些偏向于陆贾,这个谏议大夫的风险,萧何也是知道的,这要是让他自己到了那个位置上的话,自己都得每天抱着必死的决心去揭露那些个大秦贵族们的问题,这么一想,自己对于陆贾倒是也没有那么的看不起了。

很快,到了这谏议大夫的职位开始考校的那一天了,而这一次考校上,嬴高并没有再整出什么幺蛾子来,而是采用的传统的笔试的方式,而且题目也只有一个,那就是大秦的新政有何利弊。

但是就算是这样,大秦朝堂上也是对于嬴高这一次大胆的尝试那是议论纷纷,这一次,嬴高相当于是给他们挖了个坑,当他们都不想要这个谏议大夫的职位的时候,嬴高的真正目的方才算是显露了出来。

到这个时候,有一些朝堂上面的老人已经是隐隐的感觉到了什么,但是他们也并没有什么真凭实据,仅仅一个没人愿意当的谏议大夫,还真就说明不了什么,而且以嬴高在大秦朝堂上面的能耐,就算是你能看出什么的话,在跟大秦的皇帝叫板的时候也得先掂量一下子自己的分量不是?

原本嬴高的确是存有着能不能利用这一次的考校在咸阳城里面发现更多的人才的想法,但是在这一次的考校结束之后,嬴高发现这的的确确是不太可能的事儿,事实证明,有能耐的人不是没有,但是可能全都被这个谏议大夫的职责给吓得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

而报了名了的,那又几乎都是浑水摸鱼的人,嬴高出的这个题目,他们几乎清一色的全部都是对嬴高的歌功颂德和溢美之词,这些人显然是想要通过溜须拍马的方式让嬴高看到自己,然后当了这个谏议大夫,至于当上了之后,当然还是溜须拍马了。

本来还兴致勃勃的亲自批阅这些人的竹简的嬴高,经过一天的批阅之后简直是苦笑不得,心说这人才之所以能被叫做是人才,还真就是因为他实在是有点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