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扶一把大秦 > 第338章 谏议大夫带来的惊喜(第一更)

第338章 谏议大夫带来的惊喜(第一更)

手机阅读

但是并不是每一个大秦朝堂上面的官吏都有蒙毅这样的觉悟和能舍得自己那些东西的勇气,不少大秦的官吏都认为已经沉寂了一段时间的嬴高应该是已经放下了狠抓新政的这股劲头了,他的注意力很有可能已经到了别的地方了,所以该敛财的依旧在敛财,丝毫没有任何收敛的意思。

但是他们不知道的是,嬴高并不是注意力转移到别的地方去了,他的注意力压根就没往任何别的地方去过,他之所以缓了一段时间,当然是在等他的一把屠龙刀到达战场,这样一来,萧何和朱家他们也就能解放出来了,毕竟一直把这样的人才用在这些事儿上面,在嬴高看来的确是有点白瞎了。

而同样是这一天,在咸阳城边缘的那个不大的院落里,陆贾负手而立,看着天空中的月光,一丁点也不想睡觉。

他可以说已经成为了大秦的谏议大夫,到了明日的朝堂上面,众人就会全部知道这件事,所以他知道,这一晚将会是他最后一个安静的夜晚,等到自己真的按照之前嬴高给他提出来的要求去做的时候,用不了多久,自己的身边就不会安宁,自己的性命能不能保得住,也并不会是再由他说了算了。

白天的时候,他又见到了萧何,萧何也是只跟他说了姗姗数语,但是其中的意思就是,若是他不能达到嬴高的要求,就会被送回代郡,永不录用。

陆贾虽然对于死也稍微有那么点恐惧的意思,但是他也算是个有思想,有点骨气的读书人,既然已经决定了干这个谏议大夫,他自然是不能在还没干的时候就开始认怂了。

于是乎,面对萧何,陆贾那是信誓旦旦的说自己肯定完成嬴高的任务,要不然不用说别的,自己先悬梁自尽就完事了。萧何听了之后,倒是没再说啥,只不过给他又留下了两个侍卫,说是君上的意思,然后就离开了。

此时,这两个侍卫就住在这个不大的院落的厢房之中,陆贾知道,这是嬴高对于自己的一重保障,因为那俩侍卫说是自己的侍卫,但是好像自打到了这之后就没怎么用正眼看过自己,他们的任务就是让自己不死,但是却并没有真正的把自己当一回事。

这更是让陆贾下定决心,要趁着这个谏议大夫的机会,让自己被更多的秦人知道,让自己心里面的想法真真正正的应用在大秦的土地上。他要做的,是萧何那样的人物,甚至是比萧何更加厉害的人物。为此,这些天他可并没有闲着。

要是嬴高知道陆贾这个时候心里的想法的话,他一定会十分的欣慰的,因为陆贾能有这样的想法,就没有浪费他这段时间围绕着一个在他眼里小小的谏议大夫这个官职上面的布局,他想要做的,并不单单是把大秦的朝堂上面全部都安插上自己喜欢用的人,而把之前的老秦贵族们一点点的驱赶出朝堂。

其实在嬴高的眼里,你是不是贵族,那都是无关紧要的,他唯一关注的就是,站在大秦朝堂上面的那些人,是不是真的全部都一心为了大秦做事。

所以他要激发出陆贾心里面为了大秦的那一腔热血,他深知,要是能把陆贾身上的热血给激发出来了,那么他在谏议大夫这个和他自己的能力相当契合的位置上是一定能够做出相当之好的成绩的。

而这样的成绩会让更多的大秦百姓认识陆贾这个人,让诸子百家的传承人都看一看大秦的朝堂上面到底需要的是什么样的人,只有这样,他们才能一点点在嬴高做皇帝的大秦冲破自己身份的桎梏,意识到自己并不一定要一辈子当个黔首,这件事嬴高想要对这个时代的人的思想做的改变。

嬴高知道,一味的通过新政这样看似跟这个时代格格不入的猛药来达到自己的目的的确是有些急功近利了,这三条新政的漏洞所产生的问题,已然是让整个大秦不下于数千人掉了脑袋,虽说他也知道重症就得用猛药的道理,但是药要是真的太猛了的话,怕是大秦就要被他给药死了。

所以通过陆贾这个事儿,嬴高心里面已然决定,不消灭自己眼前的匈奴这个天大的祸患,自己是不会继续像之前那样快速的推行新政的,这期间正好也给之前的那三条新政一些缓冲的时间。

次日,当嬴高坐在大秦朝堂上的时候,自己往下一看,就看到了一身大秦官服的陆贾正昂首立在原来谏议大夫的位置上,而其他的大大小小的官吏,那小眼神也是时不时的就往这个陆贾的身上瞟一瞟,想要看看这个家伙到底有什么三头六臂能入的了嬴高的法眼,但是很遗憾,这个人自打进入了朝堂之后,就一句话都没说过,一些官吏故意跟他打招呼,他也都是点头施礼示意而已,实在是没看出有什么过人之处。

在这次朝堂上,嬴高也并没有特意的提及陆贾,就好像他本来就应当站在这一样。

枯燥的朝堂还是一如既往,把各个郡县报上来的相对比较大的事儿说清楚之后,嬴高又是刚刚想要宣布结束,忽然之间队列里面站出来一个人。

嬴高打眼一看,这可不正是今天第一次来的陆贾吗?

莫非是这家伙因为我没特意提到他而心生不满了,想要表现一下自己?

嬴高打眼一看,第一反应就是陆贾因为自己对他并不是非常的重视而有点不高兴了,但是再一细看,嬴高发现好像还真就不是那么回事,因为陆贾的眼神坚定而又犀利,明显就是早就做好了说什么的准备了,并不是临时因为自己不重视而生气了的样子。

一看这情形,嬴高心里面就是一动,心说不能吧?这大兄弟比我还着急?

“谏议大夫今日乃是第一次参与我大秦的朝堂,有何事但说无妨!”

嬴高算是小小的给了陆贾一颗定心丸,万事开头难,这个道理嬴高是知道的,这第一次站出来说话,是陆贾最好的一次在众多大秦朝臣面前展示自己的机会,这一次他要是表现好了的话,大秦的那些贵族和官吏们就会知道陆贾是个什么样的人,要是这一次他表现不好的话,那估计想要把自己的尊严捡起来,没有个半年也得几个月。

“君上,自从领受了这谏议大夫的官职一来,深感责任重大,若是不能在这职位上有所作为,当真是愧对君上对某的信任,而如今的大秦,刚刚剿灭反秦势力,君上又实施了新政,正是百废待兴之时,故而若是这大秦的朝堂之中存有对我大秦江山不利之人,陆贾便定要在君上的面前说出!”

他这番话说的,那还真是相当的硬气,而且把道理先掌握在了自己的手中,但是纵然这样,还是让大秦朝堂上的其他官吏几乎一大半都皱起了眉头,心说这货当真是个愣头青,竟然一上来就把矛头真的指向了自己的同僚,这可是冒天下之大不韪的事儿。

“无妨,谏议大夫,只要是不愧于谏议二字,皆可说出,但有一条,你所提之人,之事,需得有确凿的证据,若是没有,那便是栽赃我大秦的官吏,你这谏议大夫,只能是就地罢免!”

嬴高这话要是翻译过来的话,就是你可得想好了再说,要不然你就废了。说的虽然是狠了点,但也算是在提醒着陆贾,里面真实的意思就是你可别上来为了立威在那胡乱的攀咬,我虽然是看好你,但是你要是胡闹的话,我还是得把你给拿下了。

嬴高这话说完之后,陆贾的目光那真是一点都没变,显然,对于证据这个事儿,他是有准备的,这让嬴高稍稍放了点心,毕竟这朝堂上面虽然他最大了,但是你也得讲道理,讲秦律,不能自己想弄谁就弄谁,想怎么样就怎么样,那样的话,可就成了前世他那个便宜弟弟的做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