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史上最难攻略的女BOSS > 477、夺爵

477、夺爵

手机阅读

萧明珠再次收到外头传进来的消息时,这个案子已经了结了。

大理寺抓到了“铁证”,广阳候百口若辨,大理寺卿立即将广阳侯暂时扣押在大理寺里,上本向皇上陈述案情。

不到两个时辰,皇上的旨意就下来了:广阳侯重利削民,纵恶奴逼死人命之事属实,削其爵位,罢其官职,抄没家产,永不启用。

“真的?”萧明珠从没这么欣喜过。

侯府真的被夺爵了?

“是。”忠伯欣喜,但也有些遗憾:“只是,可惜了。”

他还真想风风光光的看着老爷回归侯府呢,眼下,一切都成了空。

不过,不便宜那些人也好!

萧明珠整理了一下,去了正院。

正院里静悄悄的,甜杏儿坐在廊下绣花,两个才梳总角的小丫头蹲在旁边替她分线。瞧见萧明珠,她们都放下手中的活儿迎了上来。

萧明珠瞥了眼依旧上了锁的正房,听着那低低的念经声,依稀辨认得出有两人的声音,看来,如嬷嬷在陪许老夫人做功课。

“吕婶呢?”萧明珠问。

甜杏儿道:“老夫人戒了荤腥,吕婶刚刚去与厨娘商量最近的菜单,估计马上就回来了,奴婢这就让人去催催。”

萧明珠看了眼日头,“算了,我等一会儿。”

萧明珠靠着长廊坐了一会儿,吕婶就回来了,可是她等到屋内的诵经的声音停止了,这才示意吕婶去敲门。

如嬷嬷过来应门,瞧见萧明珠,急忙让开身子,请萧明珠进去。

萧明珠进了正屋,发现正屋里的摆设都不一样了,阳光从窗上木板的缝隙里透进来,屋子依旧透亮,以前那种处处体现着她的品味的摆设和书画一件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简单素朴的佛台,上面供奉着一尊白玉观音,下方也只是两个再寻常不过的蒲团,四处飘着淡淡的檀香。要不是这房间够大,以及门窗上精美的雕画,真能让人误认为这是一个修行者的禅房。

许老夫人穿着一件青色没有花纹的棉布衣裳,坐在窗边的榻上,手里默默的拨弄着佛珠同,仿佛没有听到开门声。

“老夫人,姑娘来了。”如嬷嬷低声禀报。

许老夫人手一抖,一下子拨过了两粒珠子,她微微镇定了一下,将手中的佛珠套回到手腕上,这才抬头看了过来:“我很好,不用挂念我。”

萧明珠没也靠近,立在门边冲着她福身行礼,才道:“我来是想告诉祖母,侯府的爵位被削了。”

削爵!

许老夫人猛的站了起来,两眼睛都瞪圆了,她往萧明珠的方向走了两步,却在萧明珠平静的眸子下站住了,激动地追问:“怎么会夺爵?”

这些年,她心心念念就是爵位,也曾不少次与怀恩提过,她还清楚的记得怀恩说过,只要侯府那边不犯下重罪,爵位就不可能夺。

萧明珠平静地道:“老侯夫人放印子钱,九分息;侯爷中了他人的圈套,九出十三归。”

许老夫人愕然,不知道该说老天有眼好,还是该说恶人有恶报。末了,她跪回到了观音下,虔诚的磕了一个头,低声念道:“菩萨保佑。”

萧明珠悄悄的转身,准备离开,就在她要迈出门槛时,身后传来了许老夫人的声音:“爵位没了就没了,别再强求。”

萧明珠脚步一顿,她明白许老夫人的意思。

当年,许老夫人可是要求她将爵位重新拿回来的,眼下,她是放弃了吗?

不过,有些话还得说明白。

她转身,依旧平静:“祖父封爵,乃是三代世袭,眼下已经是第三代了。”

许老夫人手一抖,佛珠跌落在地上。

如果爵位只是世袭三代的,那她这些年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什么啊!

萧明珠出了屋,房门在她身后平静的关上了,她听到了声后传来低低的压抑哭声。不过,她仿佛没有听到一般,没有回头。

有些事虽然已经过去了,但伤害依旧在,她无法做到当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傍晚,将军府就来了不速之客。

老侯夫人,不,眼下应该叫三老夫人领着王夫人冲到了将军府的大门口,叫嚷着要见许老夫人和萧明珠。看门的婆子早就得了商嬷嬷的各种训练,遇上这种事,当即立断,一堆人冲出去,大声的迎接之词压过了三老夫人她们的叫骂声,拥推着三老夫人她们就进了门,之后把大门一关。

嘿嘿,没人了,闹吧,满地打滚也行。

三老夫人她们哪里见过这种架式,反应过来时,才知道自己先机已失。进了将军府她们再闹,闹给谁看,谁又会搭理她们?

三老夫人怒不可遏,让王夫人领路,就往后院冲。

可是她们哪是婆子们的对手,两个婆子对付一个,将她们夹在其中,别说冲撞了,想动弹都不行,也就只剩张嘴能骂了,可是骂到口干舌燥,四周的人也没有半点反应。

三老夫人有些心慌了,威胁道:“去告诉那萧许氏,她要不见我,我只要出了府门,就撞死在将军府的大门口。”

下人们不敢怠慢,立即去禀报给了萧明珠

萧明珠嗤笑了一声,“她说要见,就得给她见?她好大的脸啊。知春,直接把人敲晕送回到族里去。”

知春应了声,去了前院。她见到三老夫人她也不说话,下手极为利落,刀手一下一个,劈晕了就叫身了后的婆子来搬人。

才将人抬上了马车,曾氏陪同着老族长夫人就急匆匆的赶了过来,见状,这才松了一口气。

老族长夫人碍于自己在将军府丢过脸,坐在马车里没有下来。

曾氏拍着胸脯定了定神:“还好,没出事。”她喘过气,对知春道:“我们得马上回去,就不待你家姑娘出来了,回头你传句话给她,说咱是瓷器,不能与那碎瓦碰。”

用膝盖想也知道三婶母领着大嫂子过来做什么,不就是想利用长辈的身份,威逼明姐儿去替大哥求情。

可是这种事,是能求情的吗?避之都不及呢。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