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傲娇仙皇养成记 > 第143章 你摊上事了

第143章 你摊上事了

手机阅读

流火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人头已经被路边窜出来,一个乞丐打扮的人给捡走了。那乞丐一边跑路一边回头,对着流火呲着牙,一副很开心的样子。

她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只是路边的人都对着她这里指指点点的也不知道在议论着什么。

而就在下一刻,一个骑兵模样的人就到了流火的身前,那人的脸都照在头盔里,看不清楚模样,只是他浑身冰冷的气息,还有浓重的煞气让人一眼就看得出来这人不简单。

威压朝着流火排山倒海袭来,竟是有一瞬间让她有些喘不过来气,流火心中诧异,这千秋城果然是不简单,随便出来一个人竟然修为都比她高这么多。

至于对方到底高多少,她还看不出来。

“那人头呢?”骑兵声音深沉的问道,那嘶哑的嗓音竟让流火觉得好像有刀刺在了她的心上。

流火伸手,朝着乞丐逃跑的方向一指,可是没想到她这随手一指,竟然换来路边之人的倒吸冷气的声音,此起彼伏仿佛这些人都一起受了什么莫大的惊吓一样。

骑兵并没有为难流火,只是转身朝着乞丐逃跑的方向追去。可是留在原地的流火却好像被这些路人当猴子一般看了起来,并且这些人都开始对着流火指指点点了起来。

流火想走,可是前面的路已经被看热闹的人挡住了,且这些人竟然有越来越多的趋势。

流火皱眉,只觉得这千秋城实在是太奇怪了。

就在流火有些为难的时候,前面的人群突然的散开一条路来。

一个满头白发眼看着似乎是风烛残年的老朽走了出来。

这老朽拄着拐杖,走一步就停下来休息一下,那拄拐杖的手颤颤巍巍的,似乎是用了最大的力气。

她边走还边咳嗽着,也不知道是身体本来不好,还是得了什么奇怪的病。

不过流火却注意到,随着这老朽的出现,原先还围着她议论纷纷的人开始悄悄的散去。

小贩继续做声音,路人继续赶路,刚刚的一切就好像没有发生过一样。

老朽颤颤巍巍的走到流火的前面,然后站定。随着清风一吹,那老朽竟然还顺着风晃了一晃。吓得流火连忙就要扶她,不想却被老朽摆手拒绝了。

“没事,我倒不了。”老朽虽然看起来很老了,可是她说话的声音却不知道怎么回事出奇的精神,听起来就就像是年轻人一样。

眼看着流火的疑惑,老朽笑了笑:“呵呵,每一个听见我说话的人,都是这样的神色。不过这里已经许多年没有来过新人了,这表情还真是让人怀念啊。”

“您是?”流火有些疑惑的问,这老朽的出现实在是太奇怪了。而且她一出来其它人就都悄悄的走了,显然眼前这个应该是一个狠角色才是,否则不会连之前那骑兵出现都敢看热闹的人,就这么悄悄散去。

老朽笑着看流火,就想过来拉流火的手,不过却被流火巧妙的躲开了。

现在的她不得不相信之前进城时。那声音说过的话了,因为她怎么看,都觉得这老朽是要杀她的。

直觉这东西,放在普通人上也许会有失误,可是放在修仙者身上却基本不会有错的,所以流火还是决定要和这人保持一个安全的距离才好。

她本来是有意识的后腿,可是那老朽不过是轻轻一点拐杖就堵住了流火的去路,流火的内心紧张,未知的敌人才是最可怕的,不过她的手微动,本源之火在最快的速度里来到了她的手指尖,这东西才是她最大的依仗。

虽然很多人都知道炼丹师很厉害。炼丹师的本源之火也很厉害,可是炼丹师却不杀人。

修仙界已经太平了太久了,所以有很多人都已经忘记最早的炼丹师到底是靠着什么来自保的,并不是一手优秀的炼丹术,而是人挡杀人,佛挡杀法的本源之火。

否则在战斗来临之时,恐怕还不等自报家门就已经被杀了,你说不出来,又有谁会知道你是炼丹师呢?

老朽自然是知道流火的动作,不过她却并没有在意,而是笑着点头:“不错,有意思。”

在流火来不及躲避的时候,老朽一把就抓住了流火的手,温热的触感从掌心传来,让流火莫名的就心中微微一暖,似乎之前对老朽的直觉,改了那么一点点。

不知道什么时候,老朽已经收了她的拐杖,而是拉着流火的胳膊,仿佛是将她当做了依仗般缓缓的行走了起来。

原本这老朽看起来是很弱的样子,力气却出奇的大,竟然硬是拉着流火走了一路。

到了一处无人的小巷里,流火终于问:“请问,您是?”

她实在是疑惑不解,怎么这老朽一路上连话都不说一句?

老朽笑看流火,然后说:“姑娘啊,你想必是第一次来着千秋城啊?我告诉你啊,你摊上大事了。”

流火一愣,不明就里的看着老朽,想着她话里的深意。

此时老朽似乎也愿意为她解惑,并没有卖关子而是直接了当的说:“刚刚你给那骑兵指路,那乞丐一定会回来找你的,不是我吓唬你,就你现在的修为,还远远不是他的对手。”

然而流火心中并没有多么的慌乱,她只是定定的看着那老朽问:“只是不知,您为什么要帮我?”

老朽一笑,上下打量了流火这才说道:“我若是说,你一进这城门我就觉得咱们有缘,你可信吗?”

流火也笑了摇摇头,她又不是三岁稚童,怎么会信这样的话?

老朽笑看流火然后有些神秘的说:“我就知道你不会相信,不过你和我来,我给你看了你就知道了。”、

流火心中狐疑,这老朽就差没把目的写在脸上了,那就是拐她走。

轻轻一阵摇头,流火对老朽说道:“婆婆,若是您为了提醒我,那算晚辈欠您一个人情,至于您说的地方,晚辈就不去了。”

老朽看着流火一挑眉,不知道怎么的,这动作让流火怎么看都觉得她不该是如此一个老人。

可是随后,她那剧烈的咳嗽声又让流火觉得是老人没错了。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