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每天都在捡道侣碎片 > 第502章 无头总裁4

第502章 无头总裁4

手机阅读

“干杯!”

葡萄美酒颜色醉人,摇曳在灯光下绽放出魅惑的风姿。

桑玦微微抿了抿,没什么感觉。

她望向桌面,满满一桌各式美食,她竟然觉得肚子有点儿饿。

饥饿,已经许久没有的感觉瞬间袭上,并不好受。

桑玦不由自主拿起了筷子开始吃饭。

她竟然不想吃那些造型精美的素菜,而是和沈七月一样夹某种炸的金黄的肉类。

沈七月有些惊讶,原以为是个饮露食花的仙子,结果却跟他抢炸鸡……啊,还有牛排!

转眼,桑玦已经消灭了一块牛排,见别人都没再吃了,她意犹未尽喝了口玉米浓汤,拿起餐巾擦了擦嘴。

“秦桑是我远房表妹,以后就住在这里,她喜欢安静,你们以后不要随便来打扰她,更别带人去那些混乱的地方见混乱的人。”展凌对沈家兄妹下逐客令,“吃完饭,你们该走了。”

“这里离学校这么远,反正明天课不多,明天和展博士一起去大学城么,顺路。”沈九月哀嚎,抱着洗完澡换了一身普通白色衣裙的桑玦撒娇,还是这么香,晚上要跟她睡。

“抱歉,我不习惯和人一起睡觉。”不说桑玦身边还有道侣在呢,不自在,也不方便她晚上的行动。

没想到星观却让她和沈九月一起,一旦发生意外可以作为人证或者人质。

客房很大,床很舒适。

桑玦放下纱幔,将怀中的抱枕放到了头旁准备入睡。

旁边的沈九月微微皱眉,她其实是想和她说话来着,没想到她居然就要睡觉了,这到底是哪个地方来的老古董啊。

“秦桑姐姐,你这抱枕可不可以给我看看。”沈九月见桑玦总是抱着它,有些好奇,难道这是什么宝贝不成?

“抱歉,不可以。”

如此绝情,沈九月却不气馁,坐起身来也抱了个枕头:“舒服倒是舒服的,但总抱着跟个小孩儿似得,秦桑姐姐,那滑稽抱枕是不是对你有什么重要的意义啊?”

“嗯,它是我道……夫君。”桑玦语不惊人死不休,吓得沈九月直呼她在开玩笑。

“我没有开玩笑,它的确是我夫君。”桑玦无奈,她也不想啊,这不在找身体么。

“我的妈耶,原来真有认枕头当爱人还结婚的,玄幻了。”沈九月倒在床上,用被子捂住脸,她不敢相信这居然是真的。

桑玦转身,伸手一抹,累了一天的沈九月立即陷入了沉睡之中。

她与星观开始说话:“为何到了此处你却感应不到了?”

“那青尘修行的虚幻大道,虚虚实实真假难辨,虽然解除了封印,但却还留有后手,让我只能感应大概的方位。不过我敢确定,它绝对曾经在这里出现过,甚至还在这里。”

“嗯,我马上去找。”桑玦起身,突然又想到一个问题,“你的脑袋不可能还是原先的模样吧,应该有所伪装。”

“自然有所伪装,不然还不得把人吓死。”星观猜测,“可能是一面镜子,你与我乃神修道侣,当你触碰到就会有所感应。”

“我明白,你放心吧。”桑玦摸了摸星观的脸,凑过去轻轻蹭了蹭,金仙大能炼制出的法器就是舒服。

然后,她发现她居然又掉了一根头发,好丧气。

星观变幻出手将那头发收集了起来:“别怕,你的头发我都收着呢,等掉光了我给你做顶假发。”

“去死!”桑玦将抱枕狠狠揍了揍,一脚踢下了床,她要赶快找到星观的脑袋后回到元宝号修炼,眼看着自己变作凡人的日子没法儿过了。

桑玦轻手轻脚下了床,如一抹幽灵一般穿出了房间。

“哪里有奇怪的镜子呢?”桑玦在古堡中飘过,并没发现有什么特殊的镜面。

她思考,如果是古堡中普通镜子的话,那不应该只有展凌一个人沾染上了气息,所以关键还在展凌身上。

她突然想起先前去登记的那间密室房间,好像是在那位展博士的书房里,立刻跑过去。

“谁?”刚从书房出来的展凌瞥见一抹黑影飘过窗外,急忙追了出去。

桑玦吹了一口气打开房门溜进书房,整齐干净的屋子,堆满了书,并没有感应到任何星观的气息。

她不甘心离开,在书桌上翻了翻,意料之外看到了一份文件和鉴定书。

原来这展凌不仅是古文化学者,还是一个古文物的鉴定大家。

桑玦从修仙界而来,对凡人间这种不过千百年的古物自然看不上,她遗憾摇头就准备再看看其他地方。

突然,鉴定书下露出了一张照片,就夹在文件里,先前没瞧见,这会儿才露出来。

照片中是十二颗水晶头骨整齐排列的场景,神秘莫测,似乎在举行某种仪式。

桑玦的心砰砰直跳,难道?

“十二水晶头骨骗局,原来是假的。”桑玦有些丧气,将文件一甩,里面竟然又露出了一个模糊图片。

虽然看不清楚那图片上的到底是何物,但桑玦确定那就是星观的脑袋了,连忙将图片揣起来,正想再找些相关文件就听见外面传来了脚步声。

展凌是一个修士,还是监控各方时空往来异类的修士,拥有驱逐的权力。

桑玦不想偷偷摸摸再下来一次,更不想因此结怨带来不必要的恐慌,于是不得不动用了法力,迅速回到客房内。

展凌先前看见一个黑影追出去才想到调虎离山之计,立刻回转准备捉拿胆大包天的贼人,可惜他只看见书房的窗户大开,夜风掀起窗帘,吹乱了桌上文件的场景。

“果然是冲着那神秘的墨翡头颅来的。”展凌并不意外,不久前博物馆得到了一件从工地上挖来的神秘墨翡头颅,邀请他一起鉴定后发现其中隐含噬人心魄的能力,接触它的人非死即疯,甚至连它的清晰照片都照不出来,于是被立刻封藏了起来,没想到还是引来了利欲熏心之辈。

桑玦第一次做贼,惊魂未定,走向床的时候蓦然对上了一双迷茫的双眼。

“秦桑姐姐,你一身白衣站在床前吓我一跳,大半夜的干嘛呢?”沈九月打了个哈欠,起身上厕所,然后发现厕所的镜子好似裂了道口子,大惊,“姐姐,快来看,镜子破了。”

桑玦坐会床上,她竟然觉得有些冷,还有些饿,听见惊叫,随意道:“我先前照镜子的时候,它就裂了。”

沈九月茫然,是照镜子的时候裂了,还是之前就裂了,细思极恐。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