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生存的价值 > 第372章宴请

第372章宴请

手机阅读

陈昭明一看是她,便含笑点点头:“朵朵过来了?我要出办事了。”

秦朵朵好奇道:“喂,莉莉的亲爸不是来了吗?你在这个时候不陪同,有什么要紧事离开呀?”

陈昭明脸色微红,只好实话实说:“那位江先生···哦,就是莉莉的亲爸张罗带莉莉和雅芳去吃海鲜。我觉得跟着不合适,就借口有事出来了。”

“哦,那莉莉愿意吗?”

陈昭明莞尔一笑:“莉莉当然希望我跟她在一起呀。我可觉得自己不能当人家的电灯泡,于是就顾不得莉莉了。”

秦朵朵不由叹了一口气:“也许对莉莉来说,只有您在身边,才是她最开心的时刻。可您却在这个时候离开了她。”

陈昭明一怔,表情也随即凝重了起来:“朵朵,你考虑得很对。莉莉在我离开病房时,她的小脸确实显得很失望。”

秦朵朵感觉伸手一挡对方:“既然如此,那您还不跟我回去?”

陈昭明不由一挠头:“我去而复返合适吗?”

“唉,您咋这么死心眼?难道不会找一个再回去的理由吗?”

陈昭明盯着她的表情,并试探问道:“那你愿意一起去吗?”

“我为什么要去?”

“毕竟人多热闹嘛。而且莉莉肯定喜欢你能一起陪同。”

秦朵朵咧嘴一笑:“我晚上还要陪魏妈妈呢。”

陈昭明早就从段雅芳那里听闻秦家父女与那位美女患者之间的事情了,于是含笑道:“其实那位女患者由秦主任单独陪同会更好,因为可以有一些亲密的互动。你即便是女患者的亲生女儿在旁也不太好。”

秦朵朵心里一震,暗想自己也不是老爸的亲生女儿,稍微思索一下才表示:“等一会我要看看莉莉的态度。”

陈昭明欣然跟她一起往病房里走,同时判断:“不用看,莉莉肯定强烈地请你跟随她一起出去吃饭的。”

当他俩赶到1035病房时,段雅芳正在为女儿换衣服。

段莉莉一看陈叔叔去而复返,而带来了秦朵朵,顿时显得无比的兴奋:“陈叔叔您回来了?朵朵姐也来了?真是太好了!”

陈昭明主动解释:“我刚走出去,就接到那位租车者的电话,说是今晚不出门了。那我也没事了。在这个时候正好遇到朵朵过来探望莉莉。”

段莉莉兴奋到了极点:“那真是太好了。我们正要出去吃海鲜。朵朵姐也跟我们一起吧!”

秦朵朵一看小莉莉满脸兴奋的样子,便不想再让她的表情产生不愉快的反应,立即欣然同意:“只要你高兴,我就跟着一起去。”

段雅芳这时笑道:“不仅莉莉高兴。我也很高兴。”

江川看了一眼秦朵朵,随即含笑道:“这位姑娘就是朵朵呀?谢谢你对莉莉的照顾。”

秦朵朵早就偷眼观察跟前这位帅气的男子,当听他这样一说,不由诧异道:“您怎么知道我?”

“哈哈,莉莉刚才跟我提到你了,也提到了帮助她的很多人。你既然是秦主任的女儿,那能不能顺便邀请秦主任一起参加呀?”

秦朵朵一听,顿时感觉到自己在小莉莉心目中的作用,显得很自豪,同时向江川解释:“我爸爸要照顾患病的魏妈妈在一起吃饭,不能接受您的邀请了。”

段莉莉听了,立即插嘴:“那可以把魏阿姨一起带上呀?”

江川赶紧附和:“就是。我可以顺便答谢你们这些无私帮助莉莉的朋友。”

秦朵朵为了不扫他们的兴,于是掏出了手机:“既然您们诚心邀请,那我给爸爸打电话问一问吧。”

秦朵朵于是当众拨通了老爸的电话。

秦松沐还在魏青霞的病房里,当接到女儿的邀请电话后,当即表示:“朵朵,代替我感谢江先生的好意。我目前有事,真的参加不了。祝大家玩得开心。”

秦朵朵料到老爸不会参加了,于是冲江川嫣然一笑:“不好意思,我爸爸真的走不开。”

江川显得很遗憾:“那好吧,等适合的机会,我再单独请一请秦主任。”

段雅芳在一旁脸色凝重:“你是应该好好请一请秦主任和晓婉他们。他们对莉莉的帮助是巨大的。”

江川神色一正:“我会好好报答他们的。”

此时,小莉莉已经换好了衣服,正等待出发呢。

江川首先向陈昭明恭维道:“陈先生,咱们请吧?”

陈昭明含笑点点头,并习惯性地去抱小莉莉。

段莉莉则习惯性地搂住了他的脖子。

江川见状,并没有跟陈昭明去争,心里暗生感慨。

当他们一行人走到楼下停车场时,江川紧走几步,打开一辆豪车的车门,并向大家示意:“请上这辆车吧?”

陈昭明大度地把小莉莉递交给了江川:“请您带着莉莉吧。我自己有车。”

江川接过了小莉莉之后,不由劝道:“这的车足够搭载所有人了,还是一起上我的车吧?”

陈昭明含笑摇摇头:“不了。我还是开自己的车吧。”

他一边说,一边去打开停靠在一侧的出租车。

段雅芳则毫不迟疑地钻进了陈昭明打开的车门。

江川见状,只好把小莉莉放进自己汽车的后排。

秦朵朵一看段雅芳钻进了陈昭明的出租车,而小莉莉没人陪护了,也毫不迟疑地钻进了江川汽车的后排。

段莉莉一看妈妈要跟自己分开,正感到为难呢,当一看朵朵姐上车陪自己了,这才心神稍定。

江川向秦朵朵投去了一幕感激的目光,二话不说登上了驾驶室。

陈昭明因为熟悉海河市里的经营海鲜的餐馆,便首先启动了汽车。

江川则开车跟在后,驶出了医院的后门。

再说方晓婉返回三病区后,首先在医生办公室停留了一会,并询问其中一位男医生:“小杨,李峰(李老头)的情况怎么样?”

那位年轻的男医生就是方晓婉交待去查看李老头的医生。他冲方晓婉一皱眉:“当我去的时候,那位护工居然把门锁住了,并听到里面李峰的惨叫声。”

方晓婉的脸色陡变:“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听那位护工解释说,现在的李峰性情古怪,总怀疑有恶神会破门而入,这才命令他紧锁房门。”

方晓婉感到不可思议,因为她听老者反映过,这时再回想王义不怀好意的眼神,心里就像堵了一座山。她突然感觉自己对李老头关心太少了,是不是那位老人有什么难言之隐呢?

就在这个时候,已经到了下班的时间了。她的同事们都纷纷去休息室换装回家,就连留下来值班的医生也出去吃饭了。

方晓婉因为今晚要住在这里,便决定跟老者一起用餐。当然,她现在必须亲眼看一看李老头了,于是奔着那边的病房走去。

当她途径老者的病房时,首先开门而入,并冲坐在病床上的老者嫣然一笑:“冯伯伯,我今晚陪您一起吃晚饭。您耐心等会吧。”

不料,老者向她一招手,并给了她一个神秘的眼神。

方晓婉便知道他是让自己附耳过去,于是好奇地靠近了老者。

“冯伯伯您?”

“晓婉,隔壁的老李正在遭受那位护工的虐待。”

方晓婉虽然有这样的预感,但听老者这样一说,还是大吃一惊:“这···会是真的吗?”

“千真万确。”老者肯定地点点头,“我已经不是一次两次觉察到这一点了。当时还以为老李是遭受病痛的折磨呢。可刚才我又仔细偷听了一下隔壁,居然听到那个护工冲老李高声训斥声。唉,他当时如果不是突然一个大嗓门,我还真听不清楚。”

方晓婉的呼吸急促起来了,并紧张地望着老者:“您···您听到王义训斥李叔叔什么了?”

“我听他好喊‘你快憋回去。否则我让你生不如死‘。当时,老李正在痛苦地惨叫。”

方晓婉顿时杏眼圆睁,立即转身往门外走——

“晓婉你别冲动!”

老者晓得她要去隔壁找那位护工算账,便低声喝止。

方晓婉转过身来:“假如王义真的敢虐待李叔叔,我肯定不会饶过他。”

老者担心她吃亏,赶紧表示:“你先查明情况再说,千万不要惹恼了那个家伙。”

方晓婉不解:“为什么?”

“因为你一个女孩子单独面对他会吃亏,假如查明真相的话,就找松沐商量处理办法。”

方晓婉顿时醒悟了,赶紧点点头:“嗯,我知道该怎么做。”

方晓婉这时平静一下自己的情绪,才走出了老者的病房,走向了隔壁。

老者自然不放心,但也不方便跟她一起过去,便又把自己贴在了隔壁墙上。

方晓婉一推那扇房门,便应声而开。王义因为出了气了,就不需再锁上房门了。

当他一看方晓婉走进来了,顿时惊喜道:“晓婉来了?快请坐!”

方晓婉早看出他对自己心怀不轨,但无暇搭理他,而是把关切的目光投向了李老头:“李叔叔,您感觉怎么样?”

李老头因为惊吓、肉体折磨和身心绝症,真是有一种比死亡更痛苦的感受,但这时一看方晓婉走进来了,赶紧精神一振:“我···我没事···你赶紧下班回家吧。”

原来,他也清楚现在到了晚上下班时间了。担心方晓婉会受到王义的威胁,便赶紧撵她走。

王义当然不希望方晓婉立即离开,当即把脸一沉:“您是怎么回事?晓婉大夫听说您难受了,是专程过来看您的。您咋一见到人家,就要撵人家走呢?”

李老头彻底被王义给吓破胆了,真的担心方晓婉会惨遭对方的毒手,于是连连摇头:“我现在没事了。晓婉还是赶紧回家吧。”

方晓婉一看李老头和王义的各自神态,心里就更加怀疑了,但她也看出来了,只要王义在身边,李叔叔是不会跟她讲实话的。

她思忖一下,然后冲李老头笑道:“李叔叔不要撵我走了。因为我今晚就在这里值班。您老人家还没吃饭吧?”

李老头在旁边王义的眼神威慑下,不敢有任何异动,只是轻轻点点头。

方晓婉立即把目光转向了王义:“喂,你咋还不去食堂打饭?如果去晚了,又让李叔叔吃凉饭了。”

王义岂肯在这个时候,让李老头跟方晓婉单独在一起?

“没事。等你走后,我再出去打饭不迟。目前食堂刚开饭,再等一会不会凉的。”

方晓婉一看王义不肯走,心里就更加怀疑了,为了弄清楚事情的真相,她必须要命令他离开。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