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无限之次元幻想 > 第485章

第485章

手机阅读

“顾前辈,你为什么和祈说,要她多想想自已该干什么。”

“这不是当然的事情。”

“林小哥,虽然现在祈姑娘,不知世事,但是保护过度不妥。”

“祈不怎么懂事,我总要照顾她。”

“在说,她和十方玩的来我也没有拦住她,我和祈的事情,会处理的,耽搁前辈那么多时间,真是抱歉。”林潇说。

“小哥,依我这几天生见,祈姑娘虽然天真却不愚笨。”

“她总有一天会明白,她的世界并非只有你们俩个人。”

“莫要让你的私心在你们之间埋下见底。”

“多谢关心。”林潇走了。

他们的名字和日期,还有祈姑娘和就九泉感应,没想到我有生之年见到九泉生变。

既然我窥得天机,也要借凡人之身一搏。

“怎么了,寒江小哥你有心事。”闲情说。

“应该说是也有心事。”

“闲情,你对未来有何期望。”

“无谓的事情。”

“哦之前不知道是为了谁,拼的险些命没了。”

“我愿意为人牺牲,寒江兄反而不乐见。”闲情说。

“兴之所至,可为任何人而死,同样是轻贱生命。”

‘’我为妖千年,这些都看明白了。

“若是如此,二十年前,你因为什么失去数百年的修为,而现在又是。”顾寒江说。

“不过,当时一时兴起而已,况且如果当即了解这件事情,岂不是无趣。”

“看十年之后,你依然无所谓。”

“懒得打赌。”

“你对他们了解多少。”

“我没有寻根问底的兴趣,对那俩个人,你似乎分外在意。”

“还记得吗?三年前我说过在九泉泉眼,看到了异象。”

“林小哥,我昨天算命后,结果模糊不清。”顾寒江说。

“我想也是,随便选的一个日子。”林潇说。

“多半是当天发生了意义重大的事情,听秀儿说,你们不是亲兄妹。”

“那我大胆猜测,七月十四就是你们相遇的日子。”

‘前辈为什么在意?’林潇说。

“三年前,我见识过一桩奇事,想来或许和你们有些关联,这才特别在意。”

“是什么事情啊?”

“秀儿。”顾寒江说。

“不是去景安,那么快就回来》”

“那个,林潇,你不知道,明秀姐有很厉害的宝贝,叫云来石,可以在天上飞。”祈说。

“师父,又要我带他们去哪儿?”

“这次师父也一起。”

“我们要去一处危险的地方,你们先随同秀儿做些准备,然后到山崖寻找我。”

‘有多危险。’

“走吧。”

“三年前的七月十四,师父你想带他们去泉眼寒遂?”

“那么重要的地方怎么可以带他们去?”明秀说。

“如此看来秀儿还有几分守护泉眼的意识。”

“秀儿只是就事论事。”

“算出来的结果,他和你,还有闲情,将来纠葛很深。”

‘而且他们俩个人怕是和九泉关系匪浅,近来灵脉不稳定,预先准备也好。’

“算命只是自寻烦恼。”

“知道了未来却无力改变,不是很别上吗?”

“持有无垢钥匙的人,可能会在泉眼看到未来幻影,你是因此才不愿意姜成无垢守护者?”

“未来的事情可不一定。”

‘师父你太乐观了。’明秀说。

“既然是未发生的事情,怎么说他是注定呢?”

“闲情,你同他们一起去。”

“你究竟有何算盘。”

“不可说。”顾寒江说。

“无妨,我有的是时间陪你们玩游戏。”闲情说。

“闲情,前辈说的奇事是什么,透露一点吧?”

“寒江兄的事情,如果连小秀儿都不清楚,问我也是无用。”

“抱歉,当时我在景安,实在一无所知。”

‘这么说,我们只可以让前辈摆布了。’林潇说。

众人上了云来石。

“祈说会费的石头,我还以为和御剑一样,没想到会是这个东西。”

‘修仙门派,超然于世,险少出世,唯独蜀山派例外,魔教之乱后,蜀山封山。’

“自那时候开始,御剑已经是传说了。”

“我觉得前辈这块石头,应该比御剑厉害多了。”林潇说。

“只是家师所传。”顾寒江说。

“前辈的师父是个很有意思的人。”

“是啊,初次见面欧文还不到十岁。”

“在湖边见到师父和师娘从石头上下来,以为遇到了神仙。

他们教了我很多东西,可惜几年后,师父师娘就离开了。”顾寒江说。

“临走的时候,将云来石赠送给我。”

“师父已经到了。”

“叫大家过来。”顾寒江说。

“顾叔叔你叫我们看什么啊,这里什么都没有。”祈说。

“这是什么,这是无垢的入口。”

“泉眼无垢。”

“世间分为神,仙,人,鬼,妖,魔六族。”

“分居于六界,其中神,人,鬼,魔各占据一界。”

‘而仙妖俩界,为天地间众多洞天福地为统称。’

“这跟这个大水球有什么关系。”

“相传盘古开天后,血脉华为天地灵脉,其中蕴含着世上最纯粹的灵力。”顾寒江说。

“灵脉之中,有九处灵力旺盛的水脉,被称为九泉,分处六界,无垢就是其中之一。”

“盘古倒是知道,但是九泉完全不知道。”

“上古神农,发现其他人引发灾难,而将其隐秘。”

“六界大战后,神农封印了九泉。”

“那前辈怎么知道哦啊这些,还有你的镯子。”

“神农将九泉交给了后人守护,这手镯就是守护者。”

“这么说,你祖上就是守护者?”林潇说。

“九泉守护者并非世代相传,而是让上一任自已寻找。”

‘如果守护人,还没找出继承者就死了,就会成为普通手镯,直到下一位有缘人。’

“不过神农已经是上古传说,九泉守护的事情,早已湮没无闻。”

“如同无垢依然有人守护才是异事。”

“既然如此,何必要守护呢。”明秀说。

“看来前辈说的三年前的事情和九泉有关系吧?”林潇说。

“我虽然有耳闻,还是第一次剑。”

“九泉各不相同,形态各异,一起进去看看。”顾寒江说。

“这是哪儿,安静的让人心慌。”

‘此处临近鬼界。’

“鬼界?”十方说。

“只是临近而已。”

“我们进入的泉眼不是午后?”

“这里可以前往不同的泉眼。”

“若不持有手镯,就会被攻击。”

“你不一起去吗?”林潇说。

“这算是前辈的考虑是不是我们找出来后,你就说出那奇事是什么。”

“那我们就走吧。”林潇说。

“秀儿,你也去。”

“师父。”

“闲情会陪你去的。”顾寒江说。

“我就知道,寒江兄物尽其用。”

“有你和他们同区,我才放心。”

“我三生不幸,二十年前被你所救,这人情要还多久?”闲情说。

‘当年你讲半生修为,险些被仇人所杀,幸好我偶然遇到,耗费许多丹药才将你救回。’

‘不多使唤你一下,不是白费我的丹药。’顾寒江说。

来到深处。

“尔等并非守护,速速离去。”

“是守卫吗,还请现身。”林潇说。

“吾乃司命。”

“真是狂妄。”

“尔等之中,不日就有二人会死。”

“死就死,重新轮回又没什么。”

“公子命悬一线,可不见你这么说啊。”明秀说。

“他不一样。”祈说:“哪儿不一样呢。”

“这是未来幻影所示。”

“睡着到您是否在蛊惑人心,在骗我们。”

“天运命数,人力难抗。”

“尔等因何而来。”

“你动手,我们就还手了啊。”

“我们必须要去寒遂,还请大神您高抬贵手,方我们过去。”

“不过一群凡人。”

“阁下也不过是以生死动摇人心的消小。”

“你们害怕死亡,就是因为有难舍之物。”

“心中也有裂痕还小就是,你们就去看看未来吧。”司命走了。

“这是放我们过去。”

“这么容易就放我们走,不是真的拦住我们。”林潇说。

“走吧,到了那边就有答应了。”

“师父。”

“秀儿别急,司命没有恶意。”顾寒江说。

‘你看了好戏。’

“这司命也是考验?”林潇说。

“司命,怎么是我这个凡人可以驱使,你们来到这里,就说明通过考验。”

“多谢司命放行。”

“前辈,你让我们来这,是做什么。”

“我要告诉你们就和九泉有关。”

“九泉身为田地灵脉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