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香爱 > 第三百八十章 不喜欢阴谋

第三百八十章 不喜欢阴谋

手机阅读

“我和你的关系呢,自然是你觉得好就好,你觉得不好就不好。

人世间所有的情感,都是个人的主观意愿。

喜欢谁不喜欢谁,问谁都没有问自己清楚。

你说是不是?”醋谭知道尤孟想根本就不想搭理李丽蜜,就决定要带尤孟想离开现场。

“老爸,谭女士说想要看看尤孟想穿礼服的样子。

然后欧阳也说要看看有没有什么细节可以调整,给我已经很帅的男朋友稍微打扮一下。

让我们两个的造型的匹配度更高一些。

宴会马上就要开始了,我先带尤孟想上去一下。

你记得看手机啊,等一下,美谭谭妈咪要是准备好了。

我就叫你上去把美美哒妈咪给牵下来哦。”醋谭说完,就拉着尤孟想的手走了。

“醋谭啊,我觉得你们今天的造型已经很搭了,就没有必要再找造型师了吧。”孟雅琼颇为关切地想要留下醋谭和尤孟想。

虽然并不知道事情的全部,可孟雅琼大概也能猜到尤孟想是被什么威胁,李丽蜜接下来又准备做点什么。

尤孟想在这儿可能还能想到一些补救措施,要是走了,就不知道事情会发展到什么地步了。

“真的已经很搭了吗?那我就带尤孟想上去,让我妈眼一看就下来。”醋谭看得出来孟雅琼眼神里面的担忧。

谭女士说,找男朋友,一定要找未来婆婆好相处的,在这一点上,醋谭绝对是幸运的。

孟雅琼一直到现在,都还是彻彻底底地站在她这边的。

这样无条件的支持,除了是对尤孟想的信任之外,也一样是对醋谭的发自内心的喜欢。

“醋谭说自己小的时候,我和她妈撒的狗粮吃过了。

现在长大了,就变成了特别爱在自己的爸爸妈妈面前,炫耀男朋友的人。

自从认识了尤孟想,开口闭口就是‘我们家帅尤尤’。

也不知道这应该算是毛病还是特长。

你要是不让她去,她等下都没有心情吃饭了。”这话是醋文胜对孟雅琼说的。

醋文胜都发话了,孟雅琼要是再拦着,就有些说不过去。

忧心忡忡地放行了醋谭和尤孟想。

“你怎么这个时候把我拉走啊?

我还得找个机会和我妈说,让她帮我把我爸的手机给收起来。

有什么事,至少也可以等到晚宴结束了在说。

我们现在走不太合适,还是先回去吧。

我中午过去找你的时候,就已经有些担心了。

我怕你也跟着担心,就没有和你说李丽蜜早上和尤孟想一起去过我家。

她说她初中的时候,就存好了我爸爸妈妈的电话。

下午再过来的时候更夸张,直接把你成人礼那一天,她拿给我的那些记录,又打了一遍随身带着。

我妈就是看到了她包里面,从医院弄出来的记录,才把事情猜了一个大概。

她刚刚从我家出来的时候,我妈已经把她的包,让司机给锁保姆车上了。

原本以为这样就没事了,可李丽蜜的手机上也存了。

我妈现在也很担心,我们现在这么一走,李丽蜜肯定是要弄个鱼死网破了。

我觉得她至少会把手机里面的照片发给我爸和我妈。

还有没有其他要做的事情,我现在也不清楚。

我还想找个机会和她谈一谈,到底想要得到什么的。

因为徐方达一直在,她还没来得及跟我谈具体的条件。”尤孟想是准备过了今天之后,再和醋谭商量李丽蜜手上的东西要怎么办。

杨一凡这个远道而来的“兄长”的临时加入,让事情变得不受控制了。

如果今天是个单纯的见家长意识,在场的醋了醋谭的家人就只有他的爸爸妈妈的话也还是小事。

尤孟想真正在意的也就只有他妈妈的看法而已。

可是今天来了这么多人,醋文胜公司的人,合作伙伴,游戏代理商……

李丽蜜要是在这个时候,把事情闹到人尽皆知的地步,尤孟想有些不敢再往下想。

“没事的,我都不担心你担心什么?

你刚发消息不是说你妈已经知道了吗?

我看孟阿姨也没有因此就不想理我了。

李丽蜜要是真的给你爸爸妈妈发照片什么的,你就让孟阿姨转发一份给我。

她手上的东西,你看过,孟阿姨也看过,我这个当事人,自己都还没有认真仔细地看过。

也不知道当年让你愤怒到想要去医院打人的记录具体是怎么写的。”醋谭安慰尤孟想。

“你不担心?

如果是我妈我自然也是不担心。

可是我爸要是这会儿知道了,我不太确定他会怎么做。

我还是先去找我爸借个电话再上去吧。”尤孟想不太确定,尤胜坤现在要是知道,当年他的左手为什么会粉碎性骨折,会做何反应。

特别是在因为那些贴上来的空姐和尤胜坤渐行渐远之后。

“随她去吧,该来的总会来的。

醋先生从小就教育我,事无不可对人言。

现在都已经是这样了,担心也没有用。

李丽蜜就算是现在发照片给你爸,你爸也不见得会在今天这样的场合看手机。

从新加坡回来的时候,那么长的时间,你爸都没有一边和我聊天一边玩手机。

都已经这样了,你现在下去也没有什么用了。

如果她铁了心要做点什么,你去拿走了你爸的手机,她不是还可以把自己的手机拿给你爸看吗?”醋谭的心里很不舒服。

这样的不舒服程度,以现如今的李丽蜜在醋谭心里的地位,是不可能做的到的。

让醋谭难过的是,尤孟想今天中午来找自己的时候,她明明就已经察觉到尤孟想的不对劲了,后面却各种话题都跑偏了。

明明是醋谭自己折腾出来的问题,却让尤孟想一直担心到现在。

如果中午的时候,她没有把话题带偏,跟多地关注一下尤孟想为什么会把话题岔开,应该就不会弄得和现在一样,尤孟想担心,孟阿姨也跟着担心。

醋谭有过心灵的创伤,也受到过挫折,但她是肆无忌惮地长大的。

醋谭不喜欢阴谋,也不愿意做一个一直都有把柄握在别人手里的人。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