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医路繁花 > 第四百四十八章

第四百四十八章

手机阅读

这是一处藏在山坳里的村子。村子里的住户并不算太多,也就是有四十五户人家而已,一共也就不超过两百人。

村子建在靠北面的山坡之下,大部分都是搭建的树皮屋顶的屋舍,看起来倒是略微带着一丝破败的感觉。只是此刻的村子里有不少的人影在四处窜动着,时不时便有遮着口鼻的男人端着一碗碗的药汤穿行在这些屋舍里。

而这些药汤则是由村头几个临时垒砌起来的土灶熬制出来的。

偃师皱着眉头,看着那些一直负责运送药汤的人们,想了半响,这才扭头看向了一旁的温邺衍,对着他问道:“温玉尔,我们这样熬,怕也是有些不太妥的......不如,就去接了舒素医一起过来好了。这样只要有不对的地方,也好让她直接把药方给改了,成活率也能大一些的。”

温邺衍闻言,却是连动都没有要动一下的意思,目光专注地看着村子里的方向,声音冷清地说道:“我们现在试的,本就是她给的药方能有几成治愈这疫病的可能,去寻了她来,这治愈的可能自然更大,但是这药方又能针对多少人?偃师你可不要忘记了,泌阳现在的这情况,可不是她一个素医就能治好的!我们现在需要的是能救下大批百姓的药方,而不是把希望全部都寄托在她的身上,让她累死累活地四处去为人诊治。”

偃师的眉梢抖了一下,看了温邺衍一眼却是突然笑了起来。

温邺衍似有所觉地扭头看向偃师,有些奇怪他这是怎么了。

“温玉尔......你果然还是在意她的啊!”偃师一脸促狭地笑着,看着温邺衍说道,全然没有了刚刚那副悲悯的表情。

“偃师莫要胡说!”温邺衍听到偃师的这话,立刻转开了脸,冷冷地说道:“我只是在做最有利的事情。泌阳什么情况,所有的人都清楚,不然师傅也不可能让我来这里......泌阳注定有此一劫,我能做的,也就是让这一次牺牲掉的百姓能更少一些而已!”

偃师一脸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偷偷又看了看温邺衍的表情,想了想,这才又说道:“只是,你既然也听你师傅的话,那舒素医的事情......你就不好好想想?我们从鼎城走了,可是把她一个人留在那里的......这要是真有什么危险的话,我们可是有些鞭长莫及的!你就不怕她出事了?”

“她身边不是有冠羽守着的吗?”温邺衍听到偃师的这话,顿时看向偃师说道:“你不是说,冠羽的本事不错吗?”

“再不错,他也只有一个人啊!”偃师却是微微瞪大了眼睛,看向温邺衍说道:“你不放心吉旸,非要让我把人一起给带走,舒素医这身边可就只剩下冠羽一个人了。这要是出点什么事情,冠羽一个人那里能跑的过来?就那清远园,我可是觉得一点都不安稳的。”

“再不安稳,只要在清远园内,她便不会出什么大事的。”温邺衍却是一脸的笃定,对着偃师说道。

“可她这不是已经被那县主给弄到清远园外去住着了吗?”偃师可是有接到过冠羽的飞鸽传书联系的,自然对鼎城舒沄的情况了如指掌,一听温邺衍这么说,顿时便看向他担心地说道:“而且,那清远园内不是也出了命案了吗?她待在清远园里也不安全,现在跑出去了,肯定就更不安全了啊!温玉尔,你可是要想清楚了,你那师傅送串铜钱出去,可是很不容易的呢!要是舒素医这样就被你玩完了,你这以后怎么办?”

温邺衍听到偃师的话,却是一点都没有要吭声的意思。

“温玉尔,还是说,你又算到了什么?”偃师看着温邺衍那一副淡定无比的样子,倒是有些好奇地问道:“所以才这样镇定的?”

“偃师,我们是算人不算己的!你不要忘记了!”温邺衍似乎是被偃师问的有些烦躁了,忍不住斜眼看着他说了一句,瞧着偃师一派不满意的意思,这才又说道:“师傅说过,一切随缘。”

“就你师傅那老道的话你也相信?”偃师一听温邺衍的这话,顿时便有些恼怒地对着他说道:“说是随缘,说白了还不是让你自己去折腾。你要是真就这样随缘了,要是舒素医真出事了怎么办?”

温邺衍没有吭声。

“温玉尔,你可是要想清楚啊!”偃师却是有些着急地看向温邺衍,对着他说道:“像舒素医那样的女子,能得了你家师傅的青睐已经很不错,又有本事,看面相也不错......你这真要是不管,没了的话,以后一准要后悔的。”

“偃师你怎么时候也会看面相了?”温邺衍却是并没有要正面回答偃师的意思,反而是斜眼看向了偃师,对着他问了一句,看着偃师瞪眼不满地看着自己之后,温邺衍这才淡定无比地说道:“待这些事情完了,我们回去接她便是了......她应该是不会有什么事情的。”

“等有事情的时候你才去担心,那可就迟了!”偃师却是一副很不高兴的样子,对着温邺衍说了一句,看着他依旧神色不动的样子,顿时有些气愤地说道:“算了!随你好了!反正那串铜钱又不是给我的.......”

温邺衍看了偃师一眼,淡淡地回了一个嗯字,却是没有想到更让偃师恼怒了几分,直接甩脸不理他了。

吉旸站在不远处,看着偃师与温邺衍的身影,眉头却是忍不住皱了皱,朝着远处的天边看了几眼,心里却是有种莫名的焦虑和不安,也不知道在鼎城的舒素医大人现在怎么样了?

这冠羽隔几日的书信怎么就还没有到呢?

正想着这个事情,吉旸却是突然瞄见了远处的天空出现了一只鸽子,摇摇晃晃地便朝着他们的方向落了下来。

吉旸的心里一喜,赶紧便朝着偃师喊了一声,指了指那只鸽子的方向,看着偃师伸出手来,等着那只鸽子落到了手臂上后,赶紧上前去有些紧张地问道:“这是冠羽送来的书信吗?也不知道小姐在鼎城里怎么样了?可还好吗?”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