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花样萌鬼来袭 > 20 反目

20 反目

手机阅读

我问:“见着了吗?把他带回去了吗?”

秦臻面色有些僵,摇了摇头:“没有。父母去世了,我都找不到。”

秦臻苦笑一声,看着我,道:“你能明白那种感觉吗?整个天下,就剩下他是我亲人了。没人会明白那种感觉,那种孤零零的感觉,使我变得冷漠,午夜梦回的时候,望着寂静的天地明月恍然间觉得纵使自己死了也没有人会在意。”

我的手下意识收回来,问:“最后你还是没找到哥哥吗?”

秦臻沉默下来,过了一会,秦臻淡淡说道:“八年前遇到义父了,义父说凭借人的力量永远无法找到那个躲避尘世的人。他问我,是不是只要能找到哥哥我愿意付出一切代价?我说是。”

我盯着秦臻的眼睛,又问道:“所以,他把你炼成僵尸?”

秦臻的眼神微微闪烁,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道:“不想说,就不用说了。你为了寻他入了魔道,他呢?他在哪里?”

秦臻睁开了眼,皱眉看向我,“义父帮我寻到他,我看到他时,才明白他依旧是心怀天下,普度众生,斩断红尘,心中了无杂物,光芒四丈的圣人。我们刚好一正一邪。”

这话虽然有点逗,但我却不敢笑出来。

我开解他道:“你想你都算是邪祟,算是妖物了,你哥哥还没宰了你,已经很宽容大度了。”

“流逝的痕迹深深印骨。”冷冷淡淡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我和秦臻顿时戒备起来,不约而同的问道:“是谁?”

夜无欢满眼醉意地从黑暗处走出来,笑着摇摇琉璃酒杯,“阿臻还记得自己八年前看到你的姜流哥哥时候的场景吗?”

我脑子轰的一声大了。

姜流哥哥?

不可能!

我一个激动隔着栅栏抓住秦臻,问:“你的哥哥是我师父吗?是我师父姜流吗?”

秦臻略显冷硬的声音传过来:“是的。”

我终于松开了秦臻,问:“那你岂不是我师叔?”

秦臻转过头看着夜无欢,道:“我不敢忘,我当初只能强笑着对姜流说认错人了,那份心酸,我永远不会忘记,我从那以后没有哥哥,义父才是我唯一的亲人!”

夜无欢笑了,淡粉色的嘴唇弯成了一个很好看的角度,道:“这就对了,在你那圣洁的哥哥眼中,邪祟必须死,你看着他屠杀你的同类,你只能笑着说认错人。冗长红尘中,刀剑描绘半世薄凉寂寞,清殇如水。情真情假亦不必执着。这便是我八年前把你取叫秦臻的用意,愿可怜的你能得到一份真情。”

说完夜无欢转头看向我。

我手一抖。

没好事,绝对没好事!

这变!态大半夜不睡觉来找我肯定没什么好事!

别看我,别看我,看你家亲亲义子去!

夜无欢微微眯起眼睛,大笑起来,却在某个时刻陡然止笑,道:“但那份真情,绝对不可能是妙妙给你的!”

这个……

好像有点误会……

我好像和秦臻并没有过多的交集……

至于真情什么的肯定不可能,不用担心我啦,无视我就好!

夜无欢轻笑一声,道:“妙妙,你猜猜看,毁掉你一生,带走你父母的那场瘟疫是怎么回事呢?”

像是被一桶水浇了一样。

我木然的看着笑容满面的夜无欢。

全身僵硬。

夜无欢的笑容轻蔑而诡异。

秦臻却在那个时刻轻轻颤抖一下。

夜无欢说,“两年前,我就在准备复出的事情了。要试试本教新炼制的毒药功效,还需要焚青教复出的资金。所以那并不是瘟疫,是有人在你们村子的水源里投毒。”

我缓缓地抬起头来,目光怨恨地看着他,冷声质问,“为什么?”

夜无欢嘴角上却是带着笑,嘲弄地问我:“你说呢?不是早说了为了试药嘛!解药卖的贵是为了筹集我们焚青教复出的资金。”

我盯着他,一股恨意油然而生。

夜色突然浓重地降下来,苍凉而雄浑的乌鸦叫声激荡在凛冽萧瑟的秋季夜风中。

“我要杀了你!”我恶狠狠地说。

夜无欢笑得比罂粟花还要邪恶,他伸出手扯住了我的衣襟,把我缓缓地拉近,道:“这怎么能怪我?应该怪你们自己啊,谁让你父母变卖所有家当只能买一份解药啊。贫穷是原罪,所以怪你们自己啊。”

我盯着他的眼睛,缓缓地说:“我会杀了你。”

秦臻盯着我,想要说什么,却什么也没说。

夜无欢轻轻笑了笑,瞄了眼那边的秦臻,道:“你杀不了我的,而且,你猜猜我当初让谁为我办这件事啊?”

我一个字一个字的回答:“无论是谁,都是你命令的,你是真凶!”

秦臻听了之后微微一愕,看了看我,神色中便带了些愧疚,停了一停才又说道:“是我。都是我。是我毁了你的一生。”

恩恩怨怨似乎也说不清了。

胃子里像是藏着一把刀一样难受。

是秦臻做的,是他亲手把毒药下在水源里,冷眼看着我们死掉,他无动于衷。

因为他已经不是人了?所以他没有人性?

我的脑海中浮现那场大火,如红莲般盛开,那时候的妙妙抱着双亲,面对着大火嚎啕大哭,而一切的始作俑者居然是秦臻!

脑袋有点晕,眼前发黑,想要倒下去。

不,不能倒下去!

我说:“当初真不该救你。”

秦臻紧握的拳头终与缓缓地松开了手指,他叹了口气,垂了目光,不知在想些什么。

我淡淡道:“也许,那一匕首应该扎的更深一点,直接杀了你好了。”

秦臻抬头看我,又抬头透过窗子望着天空杂乱的星象,空空地发呆。

我冷冷道:“嗯,当初在你背后用匕首偷袭你的人是我。”

秦臻面色变了一变,冷声道:“这样也好,我们也就互不相欠了。”

“想得美!你还欠我父母,还欠我村子里那么多条人命呢!哪来的两不相欠,我与你们不死不休!”

秦臻不说话。

夜无欢叹了口气,逼近秦臻,笑容阴冷,问道:“你在怨我吗?怨我告诉她那件事?”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