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爱情冒险家 > 第409章 没人值得他胁迫(加更为@凌霜微笑)

第409章 没人值得他胁迫(加更为@凌霜微笑)

手机阅读

“余勒!”他喊了一声。

“丁成天?”

“余勒!”

丁成天半跪在床边,抱住了余勒。

“你是不是去工厂了?”丁成天呜咽。

余勒轻轻拍丁成天的后背:“我现在不能哭。你也不能哭。”

像是沾了余勒的聪明气,丁成天会意两个“不能”的不同。丁成天松开余勒,拿手按在余勒的头上:“你出现得很及时,专家找到了爆破发生的痕迹,虽很很小,却是引起连锁反应的关键点。

下一步,只要提取到爆炸物里有非厂内原料的成分,就可以证实是有人刻意而为。余勒,爸爸余生的自由,是你给的!”

手在余勒头上揉了揉,脸上带着温柔的表情。

这是一直叫嚣着自己是“大哥”的丁成天,在余勒面前最像哥哥的一次。可惜,余勒没能亲眼看到他脸上温柔地能融出水来的表情。

余勒微微笑:“这么说,我身上的魔咒打破了?”

丁成天揣起手:“我虽然没有得到他的亲自授权,但是,现状证实他不过是只纸老虎,不,纸老虎都不算,是狐假虎威里的那只狐狸。我猜想,他再出来,恐怕连狐狸都做不成,只能做只兔子。哪里还有魔咒!”

余勒脸上的微笑更明显了:“太好了。我也自由了。我要辞职。我要去找辛辛。”

说到成辛,像是有感应,有人喊着成辛的名字推门而入。

“余勒!成辛、成辛她要来湘州了!”张滨拧着眉,神色焦躁道。

脱口说完才看到室内还有位面相说生不熟的人。

“你大概是我徒弟的胞兄吧?”张滨打量丁成天后问。

其实,他心里早已有了定论。瞬间,他还推算出了丁家接下来的日子会非常不好过。当年招惹下的是非,明面上都是丁家的所作所为。如今靠山撤离,徒留空架子的丁家,注定会被人登门讨债。也不知眼前这位丁二代,是否镇得住场面!

丁成天不由慎重对待。他知道,这位是胞弟余勒的师傅。

“师傅,辛辛要来?”余勒的声音里满溢藏不住的惊喜之情。

张滨慎重地看了一眼丁成天,缓缓开口:“是的。只是,不是你以为的方式。”

余勒一愣:“什么意思?”

张滨沉默,斟酌用词。

“她被人胁迫?”

果然是他看上的徒弟,沟通起来效率就是高。不用费尽口水前因后果地啰嗦。

张滨再次默然,反倒是一旁的白薇与丁成天纷纷沉不住气。

“当真?”

“是谁?”

病床上的余勒弹簧一样从仰躺变成端坐,他的嘴唇抿成一条线,不见悲喜。唯有紧绷的身姿,泄露了他的内心。

张滨无法准确回答丁成天和妻子白薇的追问:“目前事态还不明朗,但已经确知在来湘州的路上。是火车、飞机还是自驾,并不确定。

之所以获知这条消息,是因为人送‘花二郎’的结拜兄弟花高、花尚的动向被人察觉。这两个人虽然没做下什么恶事,但一直助纣为虐,专门从事类似绑架的事情。特点是不使用暴力,但也从不失手。

有人在上海街头发现,他们两个带了一名姑娘,从一辆车上下来,上了另外一辆车。我偶然看到这张照片,好巧不巧,照片中的短发姑娘正是成辛。

余勒,你别激动!花二朗他们从不做任何伤害被胁迫人的举动!”

丁成天和白薇纷纷看向余勒,余勒依旧唇线抿得很直,后背也绷得很直。他似乎听得太专注,又似乎根本没在听。

“本来大家的关注点在花高、花尚的动向,猜测这姑娘是人质还是朋友。现在,我已经安排下人进行追踪了。”

余勒依然一动不动。

张滨轻咳一声:“余勒,这是你要的新手机。”

余勒没有接,而是开口:“丁成天,你走吧。”

丁成天不由大为紧张:“你不会怀疑是爸爸让干的吧?”

“不是。内部信息,你不宜多听。你走了,我们才好商量。”余勒干脆利落道。

丁成天看张滨,张滨不自在地扭开头。

“好!余勒,你要好好的!”丁成天满脸委屈,却同样干错利落。

丁成天打开门走了。白薇默契地站在了门口放哨。

“说吧,真实的情况是什么?”

张滨一声叹息:以后他上哪儿找这么聪明的徒弟!他甚至蒙着眼睛,没看到他一丝一毫的表情,竟然能听出他说了假话。须知,他说的并非全然是假话!且,他演得那么声情并茂,自认为无懈可击。

瞧,妻子白薇都句句深信了!

张滨捏了捏鼻子:“真实的情况是,之前打入双木集团的卧底报告,双木集团当家的重金聘花二郎,将成辛从上海带到湘州。目前,成辛他们一路换乘若干辆轿车,已经接近湘州辖区。”

所谓“双木集团”,不过是掩人耳目的“林普名一伙”的说法。“双木集团当家的”自然是指林普名本人。

余勒轻微地摇摇头,不知是否认师傅口中的话,还是否认自己头脑中的某种想法。

“我这回可句句是真!”张滨辩解。

余勒入定一般不再说话。足足过了近二十分钟,才又开口:“找主治医生来,我要拆纱线。”

“这,万一留下后遗症怎么办?再说了,你拆不拆又有什么区别,他们人还没有到呢。领导和同事们不会坐视不理!哪轮到你这名伤员再上前线。尤其,你关心则乱,应当回避。”

余勒露出一丝苦笑:“师傅,你仔细想想。辛辛是谁?千万名大学毕业去上海打工的普通学生之一罢了。说起来,唯一的关联只不过是,是我的女朋友。

我又是谁?一个新入职的没背景、没社会名声的普名刑警罢了,就算有我生于丁家的传言,丁家父亲都面临牢狱之灾,在姓林的眼里不过是个笑料!

千里迢迢花重金将我的女朋友绑来胁迫谁?

师傅,你想过吗?”

张滨有些结舌。他尝试想过,思绪太乱,毫无头绪。所以,干脆等待姓林的,准备届时水来土掩兵来将挡。

“没人值得那个人胁迫!”

余勒字字坚决。显然,那个人是指林普名,一名二十年来成功隐藏在幕后的真正大哥。

“那?”张滨不解。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