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重生九零蜜汁甜妻 > 229 救命之恩(表扬蝶舞天堂的康桥柔波加更)

229 救命之恩(表扬蝶舞天堂的康桥柔波加更)

手机阅读

祁子涵却是收起了零钱,好脾气的冲她笑笑,

“我给你花钱,不就是为了娶老婆吗?你的钱留着我不在的时候花,赶紧去给陈婆婆买东西,百货商场要关门了,快快。”

然后,推着秦予希往下一个卖电饭煲的地方走,一路走一路买,商城有送货服务,到时候秦予希卖完了,商城里的人,会将她买的东西,一起送上祁子涵的车。

这一顿买买买,大部分都是买的小家电,最大的就是那台彩电了,但东西数量实在是多,不光光将祁子涵的后备箱给挤满了,很多东西都还塞到了后车厢里,把庹林海的头骨都快挤得没地方放了。

然后趁着百货商场打烊之前,这才回了酒店休息了一晚上,第二天早上开始出发回界山寨,早上走,次日早上就能到镇上。

不过祁子涵周日才回队里报道,晚上时,打算在市里歇一晚,秦予希顺便也在市里逛逛。

市区格局不大,走路的话,两三个小时估计就能将整个市区步行走完,火车站在郊区,市里比起集镇来说,略繁华一些,但与省城相比,还是差得很远很远了。

现在市区没有多少人,更是没有人潮汹涌的游客,整个环境还算是比较舒服的。

祁子涵带着秦予希,找了家环境不错的宾馆,还是开了两间房掩人耳目,然后直接开车出去找地方吃晚饭了。

进了一家装潢不错的酒楼,秦予希都还在埋怨祁子涵,

“为什么要开两间房?你有本事晚上别跟我一起睡。”

“掩人耳目!这里可不是省城。”

祁子涵微微红着脸,带着秦予希,在酒楼里找了个僻静的角落,拿着菜单开始点菜。

他没有秦予希的脸皮那么厚,在市区里,行政执法方面的熟人颇多,总不能教人知晓,他与秦予希还没结婚,就睡在一个房间里了吧。

这当然也是为了秦予希的名声考虑,就怕一个弄不好,这思想保守的地方,人家会拿秦予希当不正经的女孩儿看待。

“好吧。”

秦予希想想,也对,屁股挪了挪,坐到了祁子涵的对面。

这下子,两人的距离又太远了,祁子涵拿着菜单皱眉头,在秦予希那有些揶揄的眼神中,主动坐到了她的身边去,等服务员过来。

他们两人点了两三个菜,一边聊着寨子里的事儿,一边等着吃饭。

大约等了几分钟的样子,前台的服务员走过来,冲祁子涵笑笑,一脸十分有礼貌的样子,

“您好,二楼包厢有位客人,想请你们上去吃饭。”

祁子涵抬头,看看服务员,又看看秦予希,秦予希耸肩,表示她也很莫名其妙。

谁请他们吃饭了?不能刚回来,就运气这么不好,碰上了什么熟人吧?

两人正是莫名其妙的,身后就来了一个身穿黑色西服,脸上带着黑超墨镜儿的男人。

一看这形象,妥妥的某富豪保镖!

“你们好,我们老板有请。”

保镖这话,是对秦予希和祁子涵说的,但是人却是对着秦予希的。

显然,没什么恶意,但透露出的意愿,是很想秦予希去。

祁子涵皱了皱眉头,起身,伸手,牵过秦予希的手,将秦予希挡在了背后,与那保镖面对面,问道:

“你们老板是谁?不说?不说我们不会去。”

这保镖的气势,显然没有祁子涵的强,特别是祁子涵还穿着一身军装,看起来格外有力量。

“是我!”

此时,保镖的身后,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穿着高档的灰色夹克外套,从酒楼二楼的包厢卡座上走下来,冲祁子涵身后的秦予希,笑着眨眼睛,拿下了头顶上的帽子,抬手摸着已经长了不少的头发,道:

“你们不要害怕,我没有恶意,就是想着能够有缘再遇上你们,请你们吃顿饭,聊表谢意。”

这灰夹克男人看着眼熟,身后带了不止一个保镖,而是四个保镖……四个!

秦予希和祁子涵都有些诧异,什么样的人,出门吃饭,都要带上四个保镖的?

不,还不止四个,方才请他们上去吃饭的,还有一个呢,那就是五个?一般人请保镖,不会请单数,说不定楼上包厢里,还有几个。

然后,两人看向这灰夹克男人的头顶,一条隐隐的龙,快要没入了发从之中,秦予希和祁子涵这才是恍然,原来这灰夹克男人,是当初他们俩去省城的路上,在加油站时,秦予希给剃过头的。

想起了这茬,祁子涵和秦予希的戒心便是少了许多,只听得秦予希笑道:

“老板,你这也未免阵仗太大了,剃个头而已,竟然也能惦记到今日,我看,吃饭就免了吧,打个照面,大家聊几句就行了,一会儿我们还有事,很赶时间。”

“不不不,不止剃头,姑娘,你还救了我的命啊,这是大恩,必须得报。”

说完,那富豪老板,竟然当着酒楼里这么多人的面,冲秦予希鞠了一躬,态度诚恳,感激涕淋。

这是怎么回事?秦予希抬头,看看祁子涵,她很莫名其妙啊,只不过给这个有钱人的头上,剃了条龙而已,怎么就变成了救命之恩?

“上去听听吧,看发生了什么事。”

祁子涵牵着秦予希的手,俊脸严肃,那富豪大喜,连忙迎了二位上楼,开了这栋酒楼里最大最豪华的包厢。

同时,将这酒楼的经理叫了过来,财大气粗的将这酒楼的所有招牌菜都点了个遍,这才回身,高兴的看着包厢内的秦予希,突然一下,双膝弯曲,冲秦予希拜了下去,

“救命之恩,没齿难忘,姑娘,受我一拜。”

“这……你这是干什么啊?怎么突然跪下了?”

秦予希赶忙后退,躲到了祁子涵的身后,不受这富豪的大礼。

祁子涵沉声,问道: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先起来说吧。”

于是这拜了下去的富豪,这才起身,将他自剃头完后,来到市里喝茶,差点儿被人绑走的事情说了一遍。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