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看书能变强的世界 > 第十章:自杀

第十章:自杀

手机阅读

“小杂种!老夫收拾你一顿还是可以的!”魔手王心中闪过这个念头。

“老杂种!就等你出手呢!”武跳跳眼神一冷,心中一股子戾气上升。

噼里啪啦~他身上雷光闪烁,神魔之力疯狂运转。

咚~武跳跳拳头握紧,中指凸起,然后狠狠的一拳捶出。

“小杂种还敢还手?”魔手王见状心中大怒,伸出的右手暴涨到蒲扇大小捏向武跳跳的拳头:“废了你!”

噗嗤~武跳跳一拳扎在魔手王的手里,拳头如一把钢刀一般噗嗤一下就扎透了魔手王变得足有蒲扇大得手掌。

唰~如同刀断了劲动脉一般,武跳跳的拳头扎头魔手王的手掌从他的手背穿出,鲜血唰的一下散了出来飞溅在天空。

“啊!!!”魔手王整个人如糟电击,收回手立即一个后跳,飞向了天空与武跳跳拉开数千米的距离。

“你…”魔手王惊怒的看着自己的手掌,那里有一股诡异的力量在不断蚕食着自己。

此时武跳跳七大振荡之道已经融合成功,威力何其恐怖,而且武跳跳的神魔之力残留在魔手王的手掌上,这些神魔之力居然自主吸纳天地间的游离电磁波补充自身,持续对魔手王进行二次伤害。

“啊!!!”魔手王毕竟是成道者,他以成道者的力量生生逼出武跳跳的力量,滋的一下手掌上的伤势恢复。

“什么?”叙来繁复,可一切发生在妙瞬之间,一旁的三叔武涛才反应过来。

“老杂种!”而武跳跳得理不饶人,身上黑色的圣灵之铠出现,整个人瞬间身形暴涨但百米高,周身数米长的电弧不断闪烁。

“给我死来!”武跳跳冲向天空,他背后一杆长枪如同火箭一般嗖的一下射向天空高处的魔手王。

“发生了什么?”普通人根本没有反应过来,武跳跳与魔手王一交手二人就冲向了数千米高的天空,在他们的感官里眼前只是闪了一下。

“那是什么?”然后众人纷纷抬头,只见得天上有一个紫色的东西。

“到底是怎么回事?”三叔武涛想不明白,怎么武跳跳似乎和魔手王打在了一起,看样子还占了上风?

这怎么可能?

魔手王修炼数百年,经过漫长岁月的苦修、磨炼、积累以及沉淀才达到那种程度,武跳跳一个二十岁出头的毛头小子怎么能比得上人家?

三叔武涛不会飞,只能运足目力观察天空的战斗,同时第一时间通知他们这一脉的长老。

“吼~”天空的魔手王怒吼一声,他无法明白武跳跳为什么会这么强大?但是这都不重要,数百年的战斗经验本能的使自己用出全力去对付武跳跳。

哗~哗~魔手王的身形也暴涨到足有百米高,身上浮现一副银色的神甲,手上带着一双带走弯勾的黑色手套。

嗖~圣灵之器破苍带着紫色的电弧远远飞来,直取魔手王胸口。

“好快!”魔手王瞬间计算出以自己的速度无法躲避过武跳跳的破苍,无奈伸出双手,在他身前的天空交织出一片爪影。

魔手王想拦截助武跳跳的破苍!

“嘿~”远方的武跳跳见状冷笑一声,附在破苍之上的神魔之力爆发,瞬间自主吸附了大量天地间的游离电磁波,破苍上的能量骤然提高了数百倍。

轰~水之振荡道的水波振荡突击道爆发,巨大的反作用力使得破苍如同加载了火箭推进器一般速度再次暴涨数十倍。

“枪二天地开!!!”

以往水波振荡突击道的强大爆发力是用来伤害敌人的,而这一次武跳跳却用来提升长枪飞出去的速度。

噗嗤~在魔手王惊愕的眼神中破苍穿过了他的胸口,把他的神甲刺透从他的身体穿过。

这一刻血染长空!

魔手王百米高的身影背后被破苍拉出一个直径超过一米的伤口,鲜血瞬间喷涌而出。

“我可是魔手王啊!”

“我身上的可是至强神甲啊!”

“怎么会这样?”

魔手王的身体不由自主的从天空掉了下来,他万分不解的想到。

可他那里知道武跳跳的破苍是圣灵之器,并且随着武跳跳突破到皇级生灵,已经解封到了中级圣灵之器,那里是至强神甲这种书界量产的制式装备能挡得住的。

当然至强神甲一般的大能者都在书界具现化不起,毕竟是书者能在书界能具现化的最好装备了。

“放肆,何人敢在城内动手!”武城城墙上传来一声怒吼,一个身穿金色铠甲的武将站在城墙上远远朝着武跳跳射出一箭。

显然武跳跳和魔手王动手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

“哼!”武跳跳看着下面城墙上的那人冷哼一声,手指一弹:“风之声波振荡道!”

滋~空气中一股诡异的次声波散播出去,那人射出的箭矢直接被震成粉末。

下一刻,

“哇~”射出箭矢的那人突然脸色涨红,跪倒在城墙上吐出一口鲜血,他双眼充满血丝赤红,整个人全身气血翻滚,如同被人狠狠捶了一拳一般。

“我…我…”身穿金色铠甲的武将不敢相信,隔着数千米远人家只是弹了一指就把自己一个大能者给击到了?

“将军!”武城城墙上的士兵反应过来,纷纷上前去扶跪倒在地上的金色铠甲武将。

“不要过来!”金色铠甲武将低吼一声,那人的力量如同跗骨之蛆一般停留在自己体内,他正全力抵抗,那里敢让别人碰自己。

“不自量力!”武跳跳不在理那人,转头看着往地面电的魔手王,狰狞一笑:“老东西,才一下你就不行了!”

说着伸出手心中默念枪来,破苍重新回到他的手中,然后武跳跳狠狠的朝着坠向地面的魔手王掷去。

“你…”魔手王惊怒,可是严重的伤势和他体内残存的神魔之力使他根本无法躲避。

下一刻轰的一下,魔手王被武跳跳狠狠一枪钉在武城的城墙上。

滴答~滴答~

魔手王的身形已经恢复到正常大小,他被破苍从喉咙扎入狠狠的钉在了城墙上,鲜血滴答滴答顺着武城城墙流了下去,

一直流到了武城城墙脚下。

“小…杂…种…”魔手王狠狠的看着武跳跳。

武跳跳留手了!

不管怎么样,他都不可能杀了魔手王,不然到时就不好交代了!

夏族不会容许一位封王级大能者这等重要战力死于没有意义的内斗的。

当然揍他一顿,

然后再狠狠羞辱一番,

以武跳跳的身份地位和魔手王先动手的原因,高层绝对会默许。

“老杂种!”武跳跳飞到魔手王上空俯视着魔手王:“你倒是继续横啊!”

“你…你…”魔手王闻言惊怒不已,他万般阻止武跳跳回归帝族武家就是忌惮对方的天赋,一旦武跳跳回归帝族武家以他的天赋不久就会在帝族武家掌权,到时那里有他们一脉的活路?

只要武跳跳不回归帝族武家,他在厉害也是外人,没法插手帝族武家的事。

可是他发现自己对武跳跳定错位了!

开始他只是视武跳跳为潜在危险,比如一个猎人看到一只幼虎,觉得其长大会威胁到自己,所以想提前除掉。

可是呢?

当他对幼虎动手时却发现那只幼虎是一条神龙,飞天神龙,足以翻江倒海、逆转阴阳、扭转乾坤的可怕存在。

不仅自己除不了幼虎,还被人家一口吞了。

“小家伙,你回归武家的事准了,你父亲从此以后自由了。”就在这时一个苍老的声音在武跳跳身后响起。

“太上长老!”同时三叔武涛和城墙上的魔手王都叫了一声。

武跳跳转身只见身后的那个麻衣老者,老者和他还有三叔武涛有个共同的特点,高鼻梁,这是整个帝族武家人的特点。

武跳跳拱了拱手:“拜见太上长老!”

漫长的岁月下帝族武家积累了不止一位帝君,这一位就是其中的一位太上长老。

“你很好!”老者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向身后拱手行了一礼:“老朽拜见千机大人!”

“嗯!”空气扭动,吴千机的身影出现,他淡淡应了一声道:“你们武家的事我不管!”

“是!”老者应了一声,心中松了一口气,就怕吴千机趁机插手帝族武家的事,那到时帝族武家的那位老祖宗来也没用。

“发生了什么?”天空传了一声质问,武跳跳一看便知是当年他们参加最强书生战的摩罗王,对方是夏族卫的人,武跳跳猜测应该是他得到消息后赶了过来。

“您是千机大人!?”摩罗王飞近一看神色变得激动,看着吴千机如同看到了偶像一般。

“你去吧!这里的事不用你管!”吴千机拜了拜手道。

“是!”摩罗王闻言乖乖退下,曾经在武跳跳看来霸气十足的摩罗王此时乖乖的退到一边。

“走吧!”帝族武家的太上长老一挥手带走了武跳跳、三叔武涛、以及被钉在城墙上的魔手王。

“到底发生了什么?”众人一走,摩罗王立马找附近的人了解情况。

“曾经的天才公子飞刀轻松击败了魔手王???”摩罗王闻言简直无法相信,这才多久?

满打满算也就四年啊!

当年一个小小的书生就能吊打凶名赫赫的魔手王了!?

“难以置信!”良久摩罗王摇了摇头,心中不在纠结此时,他知道这里头恐怕牵扯极大,属于夏族机密了,不是他能插手的。

“大人!”武城城墙上的士兵把摩罗王请了过去:“还请大人救救我们将军!”

“这是怎么了?”摩罗王看着跪倒在地上满头大汗的金色铠甲武将,疑惑道。

“是…”有士兵站出来解释了一下

“什么?隔空数千米一击就让你们将军失去了行动力?”摩罗王再次震惊,他把手放在金色铠甲武将身上:“给我散!”

轰~可是下一刻金色铠甲武将体内一股反弹力传来,把摩罗王狠狠的弹飞了出去。

“这…”摩罗王一时间又是尴尬又是震惊,对方遗留的力量自己都奈何不了?

可他那里知道武跳跳遗留的神魔之力加上电磁微波振荡道的变向使用之法,可以自我吸收天地间的游离电磁波强大自己,那里是那么好应对的。

最后良久摩罗王才为金色铠甲武将祛除了他身上武跳跳的力量,这时他真的相信武跳跳的实力了。

……

“你父亲就在这里,你进去吧!”三叔武涛把武跳跳带到地下室里,指着一扇铁门道。

“呼~”武跳跳点了点头呼了口气推门进去,刚才他第一时间向武家的太上长老要求要见自己父亲。

武跳跳进去后发现这是一个大概三十平米的小屋子,屋里的角落里放着一张什么都没有铺的床,床上背对着外面蜷缩着一个干瘦的身影。

身影头发很长,乱糟糟的,身上的味道也很难闻,武跳跳远远的就闻道了。

身影并没有因为武跳跳进来动弹一下,蜷缩在那里一动不动。

“爸…”武跳跳看着那个身影眼睛瞬间通红,不由自主的呼唤了一声。

突然身影闻言一颤,缓缓的转过头,门口里照射进来的蜡烛光芒让他忍不住迷住眼睛,良久他才睁开眼睛愣愣的看着武跳跳。

“爸!”武跳跳扑上去抱住这个干瘦的身影再次叫了一声。

“你…是…跳跳?”良久,干瘦的身影才反应过来问道。

“是!我是跳跳!我是您的儿子跳跳啊!”武跳跳闻言应道。

“跳跳…”干瘦的身影似乎陷入了回忆,长久的折磨和关押让他的反应能力变得极为迟钝。

又过了几分钟,他的双眼变得灵动起来,带着激动一把抱住武跳跳:“你是我儿子跳跳!你是我儿子跳跳!我等了17年了,终于在见到我儿子了,我等了17年了啊!17年啊!!!”

干瘦的身影抱着武跳跳大喊大叫,良久才道:“儿子啊!你还没有大名吧!你妈妈小名叫云儿,以后你就叫纪云吧!武纪云就是你的名字了,希望你能永远记着你的妈妈!”

“纪云!武纪云!”武跳跳哦不,是武纪云闻言沉默,这是缘分吗?

他是纪云,

也是武跳跳,

现在他成了武纪云!

“好了,孩子,你出去吧!”突然父亲起身吃力的把武纪云推了出去:“这里脏,爸爸收拾收拾!”

“收拾!?”武纪云不解的被父亲推了出去,这巴掌大得地方有什么好收拾的?只是此时他一时间因为见了父亲和名字的原因心神有些恍惚,没有反应过来。

过了几秒,武纪云突然听到里面碰的一声撞墙声。

“怎么了?”武纪云大惊,和三叔武涛同时冲了进去。

只见父亲已经一头撞在墙上,缓缓的倒在了血泊中。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